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最终成功移民澳洲,我们会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呢?我们一同来关注。


我大学毕业后分在江苏省一个地级市的国营机床厂工作,分在科室里做做行政工作,朝九晚五,简单枯燥,老婆在一私营服装厂工作,早晨7点上班,做到晚上7点,整整12个小时埋头工作,回到家直喊腰酸背痛,于是家务和接送小孩的事便全有我承包。

1999 年时,我的每月工资加奖金1000元,老婆12小时工作,有时星期天加班,一个月能拿1500元,我们省吃俭用,连孩子想吃一次肯德基都舍不得,现在回想起来,孩子大概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我们才带他去一次,每一次孩子都要高兴好几天,回去和院子里的小朋友炫耀说爸爸带我去吃肯德基了。十年间我们所有的积蓄为 10万元人民币。那时我们那儿周边的房价已为4000元一个平方。我们没办法自己买房,就住在厂里的分的一间20平米的宿舍里,全家烧煮住宿全在里面。

2000年,企业改制,由我们厂里的厂长买下,于是国营厂就变成了私营企业,厂长总共拿出了800万元,其中600万元是贷款,把厂买下来了,实际上那时我们厂里刚造的一幢车间造价就达1500万。

国营厂变成私营企业后,厂长就开始着手裁员,原来厂里有300多名工人,只留50多人,遣散的人员一次性拿到遣散费按一年一个月工资计算,二十年工龄的能拿20000元,有些只能拿几千元,就成了无业人员了。

我算是个幸运儿,留了下来,但原来我科室里有五个人,现在只剩我一个,但工作量没有减少反而增加,连原来我不懂的海关的报关我都要去。原来叫厂长,现在统一要求叫老板。买了一辆崭新的宝马,派头十足,他老婆也买了一辆别克,成了我们的财务总监。

本来以为改制了,人少了,工作量增加了,工资可能会涨一点,但没想到半年过去了一分钱也没见多。

而且有一天老板说宿舍区要改造,通知我外面自行找房搬迁,后来我才知道老板开始涉足房地产,和另一个老板把我们宿舍区周围的一片地圈下造两幢商品楼,因为我们厂的厂址在市中心,可以卖个好价钱。

在这种情况下,我萌生了离开这个厂的念头。

说实话,我不是个十分胆大的人,我本来想虽然工资不高,但我也没有其他的本事,就在这个厂里混混日子干到退休算了,但现在我连个容身之地都没了,要自己买房的话靠我这1000元的工资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离开容易,往哪儿去呢?

我想过自己办个小机械加工厂,但我区区的10万元,根本连最基本的加工设备都买不齐,我也开过小门市,但半年后还亏了几千元钱。

我能往哪儿去呢?但我是个生性乐观的人,我总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2001年6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表明我转折的机会终于来到了。

6月,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从澳大利亚回国探亲,还特意来拜访我的父母。在闲聊中,他了解了我的处境,他沉思了一下后说:“你为什么不想办法移民呢?你在澳大利亚的话在餐馆洗碗也能拿一千多澳币一个月呢”我算了一下,1000澳币相当于6000人民币呢。

这如同一声震雷,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

说实话,在这之前,移民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连闪都没闪过。什么叫移民?怎么移?有什么好处?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困难?我一无所知。我甚至想过抢银行我都没想到过移民。

在接下去的交谈中,他告诉我移民澳大利亚是需要打分的,必须要够到移民所要求的分数才行。

我当时只知道如果国外有亲戚的话是可以担保的,我就问他可以担保我出去吗?他回答说不行,第一他不是我的直系亲属无法担保,第二即使是直系亲属,现在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作用,只能加区区的几分而已。

那我凭什么能移民呢?他想了想说:你试试技术移民吧,它有两个要求,一个要考雅思,一个是你的职业要在澳大利亚的紧缺职业清单里。他告诉我一个查询的网址。

我的亲戚能告诉我的就这么多,但无异以我捞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因为当时我已走投无路。

于是,从那天起我开始了我的探索之旅。我的英语应该说有点基础,当时高考的时候我还考得不错,但雅思我没考过,能考几分我心里无数。英语放在次要,我先要查查我的职业是不是他们需要的。我上网查了澳大利亚的移民紧缺职业,但发现我的办公室行政工作并不在上面,即使我说我是办公室主任也不行。报关员也不在上面,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报关员。

看来路是走不通了。我也不能瞎说一个什么职业,澳大利亚移民局绝对不是呆子,他们会上门调查的。我在网上就看到好几个因提供假材料给终身拒签的。假的终究会露馅的。

我仔细研究了它的职业清单,发现我堂堂的国企办公室行政的位置不在上面,但厨师、美发师、管道工的职业却赫然名列其中。太不公平了。

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之下,我突然想起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的: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不对,最重要的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于是我开始和我可敬的老婆商量,我开始转职业,手头的10万元钱全部为我们移民作本钱。不成功便成仁。万一移民不成功,10万元剩下的留给儿子做生活费,我们夫妻俩就找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悄悄的吊死算数,也算不给国家添累。

第二天我就找了我原来认识到一个搞建筑的小包工头,告诉他我要在他的工程队里打工,我要做管道工。他一脸的惊讶:“你吃得起这个苦吗?”

我明确的告诉他我的目标是要移民澳大利亚,我必须要有三年的工作经验,而且我必须拿到技术职称证书。

下午我便开始了我的管道工生涯。我跟在一个师傅后面,从各种杂工开始做起。

这段时间,现在回想想,真的觉得很苦,但心中有目标,哪怕千钧压身不弯腰。我也整整涯过了三年的管道工生涯。在这三年中,我转战了好几个城市,最远我到过银夏,我已知道怎么排管,怎么放管、怎么接管,从整幢高楼的基础排管到卫生间的冷热水接管,从施工图到操作规范,从铸铁管焊接到PE管热熔,我都一一从头学习。

两个月我拿到初级技工证书,8个月我拿到中级技工证书,但高级技工证书就比较困难了,因为有个较长的间隔时间,而且是省里组织考核的,但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通过市里的劳动局的关系,允许我提前报考,理论和实践我都一次性通过。(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在当时的管道工的考试中,我的学历可能是最高的,因此考核者可能对我也是另眼看待了。据说现在考试比以前的难度更增加了,要拿个高级证书不容易了。)

在这三年中,我一直没放弃英语学习,什么机经、什么剑桥真题,做了厚厚的一大堆。工作之余,工友们在打牌,我在看书,他们都叫我秀才。

2005年春节,我一直在网上查找资料,我上了很多的移民论坛,了解了很多关于移民的信息,最终我决定我DIY,不通过中介,这样做的原因是最主要的可以省下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另外在于通过大量的信息研究我对如何申请已有相当的把握。

2005 年3月,我正式提交了职业评估,我自己用英文写了工作介绍,两部分整整3页纸,仅仅一个月,职业评估通过。5月,我参加了第一次雅思考试,地点在南京东南大学,结果,阅读6分,听力6分,写作5.5分,口语碰到一个印度的老女人,口音特重,得了5分,总评5.5分,正好通过要求。哈哈。

4 月,向澳大利亚移民局提交移民申请,一个月拿到FN,接下去就是让人心焦等待。整整10个月基本上处于无声无息的状态,发查询邮件,也只得到自动回复的官版信,叫你耐心等待。有时老婆说是不是已经没戏了?我安慰她不会的,其实我自己比她可能更焦虑,有时晚上睡觉醒来觉得枕头上湿了一片,自己在睡梦里哭了。

2006 年2月,终于接到了通知,要求补充无犯罪记录证明,一个月后又接到通知,全家体检。在上海电力医院体检完毕,又是一段漫长的等待。虽然在我的心里觉得已经到了体检这一步,已经万里长征走完了9000里了,但毕竟没拿到最后的签证,心里仍是忐忑不安。而且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仍到建筑队报到,因为我觉得大使馆随时都有可能来核查。

果然,6月,我正在楼面上铺管,包工头急匆匆的走过来:“快,澳大利亚大使馆来人了。”

我刚要下楼,就看见一个中国美女带着一个老外过来了,我就干脆站在楼面上等他们。他们过来后看见我脸上黑乎乎的,手里还拿着一把钢筋钩子。

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包括一些技术上的细节。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已经问了包工头很多问题,包括看了队里发工资的银行清单。

当他们走后,我不断的自我安慰自己:一定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的……一边说一边眼泪就出来了。

7月12日,当我打开我的电子邮箱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了一封信,一封由澳大利亚移民局发来的信,一封我魂牵梦绕的准签信,准许我全家移民澳大利亚。

那一年我整40周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