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澳洲的政治,2017年度最大的政治事件,一定是澳洲同性婚姻合法化,于是澳洲也成为了世界上第27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我已经移民澳大利亚,刚刚收到了永居签证。对我来说,国外不是天堂,我只不过想找一个正常的人间生活。

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同性恋, 出国既是为了自身的未来发展,也是为了能够正常地生活。出国之前就下定决心,如果能够离开,绝对不再回去了。国外不是天堂,经济压力和语言压力对于第一代移民来说都是挑战,我也知道可能无论我再努力,我在这个国家都永远是个“外国人”,但我至少不是一个“精神病”或者“变态”。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无暇关心政治的事情,但我知道,在澳洲,如果我家里需要一个垃圾桶,我给市政府打个电话,第二天我家门前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垃圾桶。如果邻居深夜大声播放音乐,我给警察打个电话,20分钟之内音乐就会消失。如果我需要去政府部门办材料,我不用排长队,不用找人,不用给钱,不用受气,不用走冤枉路。

在这里,当我出门买东西,遇到的所有人都是微笑相待。当我需要帮助,街上随便拽住一个人他就会愿意伸出援手。当我工作的时候,没有人嘲笑过我的口音和语法错误。我打开门,呼吸的是无毒的空气;开车15分钟,看到的是蔚蓝的海岸和翠绿的群山;去超市,买的是安全无非法添加剂的食品;去医院,医生会反复给我解释我的病情,护士在做一切操作之前都会询问我的感受。这些最基本的生活大事小情,让我在澳洲倍感温暖。

我觉得最终让我下决心移民的,是我在澳洲感受到了我在中国从未感受到的一样东西:尊严。虽然我目前的收入仅能刚刚满足生活需求,虽然我是个英语不熟练的外国人,但是我在这个国家获得的温暖和尊重超过了我在中国体验过的一切。从未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在街上牵着我的女朋友,从未有学生、同事和领导因为我的性取向而对我提出过任何疑问。没有任何人把这当成一个奇怪的事。

我的女朋友作为我的配偶,跟着我去法院办申请永久居留的材料的时候,公证人胸前挂着十字架,手边一本圣经。他严肃地指着我女朋友问:“这是谁?”我说:“是我的女朋友。” 他低下头没有说话,帮我们办好业务后送我们出门。看得出这和他的宗教信仰相违,但他没有表示出任何的迟疑和不满,这不仅是因为法律规定了人人平等的权利,更是因为这是这个国家的被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因为这个,我不用再担心别人怪异的眼神,我终于可以自由平等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周围的澳洲朋友没有任何一个抱有“你们是来沾光的”的心态,相反,他们和我说,他们相信像我们这种最后能留下的都是经过了筛选的优秀的人,是来和他们一起共同建设我们的国家的。就像国歌里唱的:For those who’ve come across the seas, we’ve boundless plains to share, withcourage let us all combine to Advance Australia Fair。

其他的国家我没有去过,不是很了解。但是目前我在澳洲这几年的浅显经历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而我希望把这份幸福尽可能地延续下去。另,种族歧视我不是没遇到,但是我的澳洲朋友告诉我,只有那些没有任何能力的垃圾,才会用自己出身和种族来歧视别人,因为他们除了这个也没有任何东西了。

至于“透明的屋顶”,我们市长是华裔第一代移民。对我来说,我可能未必有优秀到此生能碰到“屋顶”的地步,所以我暂时不是很在意。说了这么多,其实移民就和搬家一样,如果你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更符合你要搬去的那个地方而不是你离开的那个地方,那就走吧。


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