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继续赌场工作,开始做销售

日子继续无惊无险一日复一日的进行。但我知道,我来加拿大不是为了在赌场工作一辈子,不是为了一个小时20块的工资,如果那样,不如不来好了。既然已经站在一个巨人的肩膀上,也不能只在肩膀上发牌啊。

3月的时候,决定去做Door—To—Door销售。Door—To—Door销售是挨家挨户的上门推销,比较有挑战。你想象一下,你一个人拿着一个夹子挨家挨户地上门去敲门,要面对可能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而且这些人可能正在屋里干着各种各样的事情,正在酝酿着各种各样的情感,忽然,叮呤一声,你直插进来,会发生什么?

开始做得还是比较顺利的。第二天,很lucky,上午签了5张单子,下午签了3张,如果客户不cancel,我当天的收入至少是800加元。那天非常兴奋,来加拿大我还是第一天挣到800加元呢。正是这800块让我一直坚持下来。当时感觉是不少,后来一天1000元多也常有。

上门推销是西方的一种文化。选举的人要到选区各家去拜访,叫拜票,学生可以到各户去卖巧克力筹集公益基金,一些公司靠上门推销去拓展客户,如煤气公司和安全防盗公司。对上门推销的接受度来说,除了华人之外的其他族裔移民最容易接受,本地白人对上门推销的人员非常礼貌,华人呢,不多说了,免得又被拍砖。

经常跑的销售人员对各个街区的居民分布,族裔特点都比较了解。经理把各个销售员分散放在不同街道,每个销售员负责几条街道,挨家挨户去敲门。到中午吃饭和晚上下班的时候,经理再到各个街区去接销售员。

这种做陌生市场的工作是非常锻炼人的。我们去敲一户人家之前,用眼一扫就知道这户人家的人种特点,经济状况,工作性质,说服的可能性,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说辞。从他花园的整洁度,草地怎样,杂草多吗,可以看他是不是有闲阶级;从门口的装饰看他的品位;从房屋的大小看他经济能力。一般来说,门口有鞋柜的,90%是华人和印巴人;如果有鞋在门口,看旅游鞋多还是皮鞋多,可以判断他的工作性质;门口有斜着钉着一个犹太标记的,是犹太人,要小心了;门口有咖喱味道的,印巴人多;有小孩东西的,可以推算这户人的年龄状况。当主人开门的时候,看他的第一个表情,看他穿衬衫还是其他衣服,然后看他说什么话,他的反应,决定推销员怎么说,力度怎么控制。

很多人不相信的一点是,在推销中,语音并不是占主要因素。你的表情,你的形态语音,肢体动作,你的穿着也是比较重要的。我的一个Top sales, 英语非常不好,几乎是不能交流的地步。但是,她是我们团队单星期成单最高记录保持者。一个星期成了49张单,就是一个星期5000多元。她给人的感觉非常nice,充满了微笑,让人非常容易相信。如果有华人说,我英语不好,要不是这样,我也能怎么怎么。其实,英语就是一个工具,你的自信心和气势胜于语音,你的抱负和决心才是最重要的。其他全是借口。

我的团队发展很快,我也很快成为经理。赌场的工作,我改为只在星期六日上班,其他时间做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