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88年,随着周围朋友移民加拿大的大潮兴起,李大伟通过一家设在北京的移民公司办理技术移民。他先后两次共交了5000美元的费用,终于在1999年登陆加拿大。充满着对新生活的憧憬,踏上异国的土地时,李大伟对加拿大的第一印象是自然环境非常美丽,天湛蓝、草碧绿、水清澈、山巍峨,到处花团锦簇,令人心旷神怡。

过了不久,他找工作时到处碰壁,才体会到“一个真实的加拿大”。亲人远在国外,没有朋友可以依靠,华人在当地不受待见,生意难做,打工辛苦,前路茫茫,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加拿大从传说中的“大家拿”变成了现实里的“艰难大”。

李大伟虽然凭着技术获得加国国籍,原本意气风发的他踏上加国土地后一筹莫展甚至怀疑人生,这主要归咎于加拿大技术移民引进中的一个奇葩的现象。加拿大在引进人才时分门别类,强调“专才”。但引进后,人们的境外学历、专业资质认证和境外工作经验却很难得到承认,甚至有人就算是在加拿大企业境外分支工作,移民后同样被告知“缺乏本地经验”。

结果就是,很多华人始终难以获得满意的工作,长期在低薪、非固定的“小时工”圈内徘徊,“怀才不遇”、“大材小用”成了很多技术移民加拿大华人的真实写照。李大伟说,移民前中介公司都会鼓吹加拿大居住环境佳、社会福利好、工资也比国内高,却丝毫不提加拿大那令人胆战心惊的高税负。“就算是年薪10万加币,但是一旦交完高达近45%的税以后,你的实际收入才5万多一点,”李大伟说,“原来在外资企业月入6、7000元人民币跟加拿大的2000多加币一比,挺后悔移民加拿大的。”

2004年3月,李大伟还未等到加拿大公民护照到手,迫不及待“拔腿就跑”,因为他有一个回流机会,一间加拿大外资企业设在北京的分公司,聘请他负责开发中国大陆市场。

李大伟说早就等待回流这一天的到来。

他认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来加拿大最好的选择就是读书,因为读书可以抵掉一半时间的“移民监”,而且以移民身分读书学费较低廉,比留学生要省至少一万加币,与加拿大公民的待遇相同。硕士毕业后可以在加拿大工作一段时间,拿到公民身分后就挥洒自如。而且大陆比较认同北美学历,而中国大陆的文凭出了国门就不吃香。

移民对一个人或一个家庭而言,总是意味着迁移和动荡,而要重新扎根一片陌生土地,需要付出辛勤努力和巨大代价。加拿大不是天堂,每一个移民国家都不是天堂。如果说移民是一个“梦”的话,那么也只有巨大的决心和辛勤劳动才能把它变成“美梦”。


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