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听到那些刚刚登陆的朋友抱怨说加拿大和上海和深圳相比简直就是乡下、加拿大真的是比我想像的差太远了,我就会轻言细语地说:这是表面,这个国家需要你慢慢来体验和了解。一个来加拿大10年的朋友说了一句话来表现人在中国和加拿大的区别,我个人认为非常深刻。他说,在加拿大你就是一个人,而在中国,要么你是人上人,要么你是人下人。是的,在中国,你是局长、处长、高级工程师,是上海和北京的,这非常重要,你马上就可以拉开和别人的距离,体会到等级和优越感。有8亿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苦难的农民垫底,我们每个城市的人都很容易满足感和优越感。

一位马上就要全家回国的局长告诉我,他受不了这里的冷清(可以想像他们家以前的门 庭若市),他说,这里他永远请不起保姆,而在国内,不但有保姆而且还年轻漂亮。一位来自哈尔滨的下岗女工告诉我,她非常喜欢这里,她一个人离异后带着孩子移民加拿大。孩子上学不用钱,还有400多加元牛奶金,她上班每月有1400多加元,与国内每月300元人民币 相比,简直就是天堂。人在国内的处境不同,对于加拿大的评价天渊之别。

十年前我曾经目睹的一件事情,使我对于人世间的不平等和对于人性和社会的看法发生 了根本的转变。十多年前,我回老家云南生孩子。临产那天,听到窗外传来痛苦的呻吟声,邻床说,外面冰冷的水泥地上躺着一个待产妇。我心里顿时一愣,蹒跚着出门,横入眼帘的一幕真是人间惨境:一个大肚子的孕妇躺在地上痛苦呻吟,她的丈夫,一个高大粗壮的乡下男人无助地蹲在孕妇身边,双手捂着脸,像是痛苦又像是哀鸣。

人们围在旁边关注地询问着,男人断断续续地回答着。他说:他们住在偏远的乡下,这是他们第一个孩子,医院收费贵,村里的女人们都在自己家里生,女人在家生了三天,孩子还是生不下来。家里人急了,送到县里卫生院,卫生院不敢接,说是胎儿横位要到大医院动手术,这才来到这家医院。他们带上了全家仅有的 150元钱,可医院说,那还不够一天的费用,更别说做剖腹产的手术费了。于是,他 们被拒绝在医院的门外,男人呜呜地哭起来,那种大男人的哭声真的是让人揪心。一个八尺 男儿,就这样,在医院的门口眼睁睁看着他的妻子和肚子里的孩子走向死亡的边缘……产妇们筹起的钱也不足以支付手术费。

真的,十多年过去了,那种揪心的感觉还是那样真切。我不忍心再看产妇那张年轻痛苦的面孔,她是那样无助,那样悲哀。她说:救救她的孩子,她可以死去,孩子不行!我回头去找妇科主任,她是我母亲的好友,我无法相信这一位名牌医科大学妇产科毕业,温文尔雅的医生会这样冷酷无情,因为钱,而拒绝拯救两个生命,一个年轻女人的生命,一个无辜的孩子纯真的生命。

面对我的冲动,妇科主任说,她也很无奈。不是她没有同情心,而是这样的事情太多 了!很多乡下人,因为穷,没有钱,生下孩子后就偷偷溜了,剩下的费用只有医院自己付。 后来,医院就来了硬性规定,谁接受了这样的产妇,谁就承担所有费用。她们也都是拿工资吃饭的,如果都同情穷人,那她们付上所有的工资都不够。我承认这件事情给我心里留下的阴影那样浓重,在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里, 在一个号称是工人农民当家的国家里,人是那样的不平等!一个孩子,一个纯真的无辜的生命就因为冷冰冰的钞票,而被人们拒绝来到这个世界!

这就是当今的中国,拜金主义的浪潮遮蔽了人们的良心、爱和美好!极端的奢侈和极端的贫穷形成了反差鲜明的天堂和地狱。

在加拿大,每一个孩子都享有平安来到人世间的权利,不需要金钱开路,不需要哀求和哭泣。你得到是周到、温馨而全面的呵护和照顾,加拿大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系统。从你怀孕开始,就有专门的医生为你定期检查,搭配孕期平衡营养膳食,服用各种维生素;有各种语言的孕妇班帮助孕妇了解怀孕、生产种种知识;产后,还有护士定期上门探询,教授母乳喂养和育婴知识。更不用说,孩子一出生,就可以享有几百元的牛奶金,足够孩子开销,还可以补贴家用。

最近,一位好友的生产让我领略到了什么是平等和爱。从住院、生产到出院,没有花一分钱,连孕妇和护理的丈夫的一日三餐都有专门的护士送来。一个医生告诉我,如果不是加拿大人,一天的花费在2800加元。这种待遇,在国内,也只有天后级的人能够享受。而我的朋友在国内,只是一名普通工人,他们移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再要一个孩子。

临产前头一天她入住Lasalle医院妇产科。她马上被安排住进单独干净拥有世界最先进设备的产房,不需要一分钱,没有繁冗的入院手续;一个多小时内,前后十多个医生护士检查、询问、探 讨;所有监视孩子胎音和产妇血压的设备全部开动。宫缩开始,为减轻疼痛,两个护士将她送到一个温水喷泉里,在温柔水流的按摩下,每小时的阵痛由十分钟一次减少到二十五分钟一次。羊水始破,护士端来盂盆在产床上接着,一点没有觉得脏或是不情愿。整个生产过 程,亲人和朋友都允许陪伴在身边,给予产妇心理上巨大的安慰。产前半小时,注射了无痛 针水(在国内要几千元),几乎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十分钟后孩子娩出。

一个新生的生命 在温馨的氛围里,在医生和护士一双双黑皮肤的、白皮肤的和黄皮肤的手上传送,人们的脸 上洋溢着欢乐和爱,没有种族的隔阂和偏见;擦洗干净后的孩子马上被送到母亲胸前,接受母亲的初乳……那一刻,我躲进了卫生间,任眼泪汹涌而出,我真的很难分辨我为什么哭,无法竭制地哭,我想到了很多很多。就在那一刹那,我知道,我爱加拿大!


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