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高原,来自陕西神木县,至从我从县城考上大学,事实上就开始一个人不停的移民的故事,用一个”飘”字来形容就再恰当不过了。1991年7月的一天,我从我神木中学高三七班班主任高云霄老师手里拿到西北大学经济学系经济学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那也是独木桥的通行证,这一张纸也开始改写我的人生。

到大城市看一眼就是我当年的梦想…..

当年从神木到西安去上学坐汽车火车是要走两天的,背了简单的行李被褥,母亲把给我带八十元钱缝在内衣里,当年这八十元钱是3个月的生活费,和几天吃的干粮,坐了一天一夜的班车,我们一行几个考到省城的同学从西安的环城南路西北大学北门下了公共汽车,一下子就懵了,车水马龙,站在路边就开始欣赏路边的风景,那么多车,那么多人,面前就是千年古城墙,背后就是我要就读的西北大学,哦,原来大城市就是这样。正当我们还在感叹的时候,只听到其中一个同学大喊:”我的东西给那个人偷了,跑了。”大家一阵惊慌后,小偷已经无影无踪,我摸了摸我的内衣,那八十元钱安在,我这才知道母亲是多么的聪明。我们原来的小县城是没有小偷的,这是我们到大城市上的第一课,我记得特别清楚,这也是我梦想的开始。

对于一个来自贫困老区的大学生,不能和来自全国各地富裕的学生比,我们的生活费用,我们生存永远是我们第一要考虑的。那时我们每个月有政府补贴二十元多饭票,我们除了学习,还得适当的挣学费贴补零花。西北大学有个漂亮的紫藤园,是学生们谈恋爱的地方,被称为恋爱角,上百年紫藤树,盘根错节,尤其在夏天的时候,各种花香,甚是迷人,醉人没有在这个地方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始终成为我的遗憾。这么浪漫的地方,我们却少有时间,一有空余时间我们只能走出去做家教,骑车来回十多公里。每次路过莲湖路的西安古都大酒店,那么豪华多酒店,我都会默默的说一句,什么时候可以在这里住一个晚上啊?

在西安古都大酒店住上一晚,成为我大学时候的梦想……

后来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广州工作,每次回老家路过西安,我必住这个酒店,是的,这是我梦想实现的铁证,梦想又一次实现了。一个不小心,我很幸运成为广州的一个新移民,被选中分配到广州一家国营企业,当年分配到广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单位负责我们广州市户口。广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刚到广州感觉到了国外,满街道的人操一口流利的粤语,根本听不懂,夏天也超级闷热,远离家乡,孤独无助,没过多久当年和我们一起到广东的几个同学毅然回流老家了,有的回陕西,有的回山东,他们的口头禅就是:”咱们不受这个罪。” 从艰苦地方来的孩子,最大的能力就是能吃苦。于是我开始一点点的适应广州的生活,我开始听广东话的收音机,学广东话,首先会听啊;我开始学着吃苦瓜牛肉,吃鱼香茄子煲,我开始学着每天冲凉洗澡,我开始学着用当地的习惯很同事相处。

我在广州物资集团混的不错,我们负责期货投资部门,用集团自有资金在国际和国内期货市场投资,我负责市场分析和行情监控。由于国内期货行业属于刚刚起步阶段,不成熟,充满了风险,成了一夜暴富和赤贫冒险家的乐园。最多的时候,我们的投入资金2000多万在一个星期内翻了十倍达到2亿多。我们也从2亿一个月后成为几百万,每天看到的就是数字,根本不是金钱。这种类似赌博的行业,让人变的浮躁,不接地气,脱离现实生活,于是我开始考虑自己的未来。

有一种幸福是需要经历

一年后,国企的沉闷和浪费让我无法忍受,我决定跳槽到外企,外企不是养人的地方,但绝对是磨练人的地方,让你成长,让你学会适应社会,在社会中生存,而造福社会。记得最清楚的是,刚到外企的时候,我应聘销售代表,培训期半年。培训就是让你从最基础的推销做起,为期三个月,于是我每天早上将当天出去推销的糖果绑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晚上很晚才回家。广州的7月,你可以想象,潮热,就是你在外面走十分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我每天要搭着四十公斤左右的产品。刚开始由于不适应,头轻尾重,车头骑着骑着就翘起来了,有时候摔个人仰马翻。一个人骑行在大街小巷,每天几十公里,一天下来,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有一种幸福是经历无数苦难

1999年我有机会去了一趟欧洲,德国,法国,奥地利,意大利,这也是我第一次跨出国门,让我见识欧洲的古典与现代,第一次经历西方文化,尤其让我惊讶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坐火车从德国的慕尼黑到意大利的罗马,第一次发现坐火车自己买票,自己上车,没有人检票。2001年我又有机会去一趟美国东西海岸,这一次让我特别震惊,美国的现代化和发达的四通八达宽广的高速公路。这一次我走了东西海岸的10多个城市和大学,一道路。

回国后和妻子商量了很久,我决定移民,主要的原因:第一我到了美国或者加拿大可以自己买车开车,不再有残疾人不能开车的歧视,这个让我内心受到屈辱;第二,看到周围的邻居为了孩子的教育到处说情托关系找学校,我不想自己过的屈辱,我想过的简单纯粹;第三,我确实喜欢那种蓝天白云,那广阔的马路,自己的前后院,我想挑战一下自己过另外一种生活。说实话,我在广州的生活算是安逸的,有自己的房子,在外企工作,写字楼,西装革履,出入飞机,住五星酒店,也开始负责区域销售,收入也不错,可以说是一个标准的白领,但我决定再一次搬迁,我的生活注定是飘的。

有一种幸福是不断的憧憬

经过几年的申请,雅思考试,面试,2006年5月,我放弃国内的一切,包括卖了我的房子折合8万加币,带了老婆和一岁多女儿和一些旧时的照片就上路了,广州-香港-汉城-加拿大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说实话,从来也没有设想过后路和前途,就是这么走了,对外面真正的生活一无所知。心里唯一有的一个信念就是:人家能活下去,我也能。对于一个来自陕北山沟里的孩子,现在想起,移民这一步都有小许后怕,可以说完全是冒险。

异国他乡,一切清零,一切都刚刚开始

由于有时差,早晨很早就起来了,到住的地方外面马路走走,那天有点薄雾,一栋栋的别墅隐约在一颗颗茂密的枫树里,树叶那么绿,好像假的似的。鸟语花香,花瓣上有滴滴雨露,擦肩而过早起遛狗的老头老太太和你主动打招呼,说一声早上好,偶儿也有有汽车开过,安静,写意。这就是我以后要生活的地方,内心充满了激动。那我怎么活下去啊?一边走,担心和害怕油然而生。几天的新鲜之后,接下来就是现实了,怎么生存。那个时候网络信息还没有那么发达,人生地不熟,语言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一直以为自己英文不错,那是因为外出旅游,你是买方,人家都会设法迁就你,但当我们成为卖方的时候,沟通就是面临的巨大的问题了。有时候一句话要反复听几遍才能听得懂,突然觉得特别沮丧。生存和旅游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到一个叫esl (政府给新移民的免费英文教学培训)上学是所以移民到了加拿大后必须迈出的第一步,这里是学英语的地方,更是一个新移民聚会和交流信息的地方。

一抹黑,是所有新移民的第一感受,无亲无故,眼看带来的那点点变卖家产换来的外币一天天减少,心里的恐慌与日递增。

登陆已经3个月了,一切的新鲜都已经成为过去,生存问题就摆到我的面前,8月份我开始到处求职,由于没有任何加拿大工作背景,前后简历投了50多份,所有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这对于在国内一个超级白领的我构成巨大的打击。再也没有心情欣赏蓝天白云,枫叶,嫩绿的草坪……,老婆孩子,生存问题实实在在摆在自己的面前。那种内心的压力,急躁,苦闷无人可以理解。无法排解的苦闷,周围又无亲无故,无人可以分担,有时候只能自己一个人走在旁边的公园里,躺在那个小山丘上,呆若木鸡得看着头顶的白云一朵朵朵飘过,但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

加拿大地大人稀,车是生存生活必需的工具,由于在国内我的身体从小由于小儿麻痹后遗症引起的残疾,国内不允许开车,这种歧视不但给我造成巨大的伤害,而且给我的生活造成很多不便,我移民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什么我可以开,而法律不允许我开车?。在广州工作的时候,每天看着同事们开车回家,我心里充满羡慕也充满了对官僚政策的恨,而在任何西方国家,任何人只要能控制车就可以开车,不论你身体是否有残疾或者年龄。这也是我要移民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而从学车到开车需要一年的时间,这就限制了我的行动自由,在北美没车寸步难行,也没法找到工作。于是我开始找苦力活。弄了一个二手自行车,我开始逐个披萨点去问,过了两天,终于找到一个披萨店,但人家要求开车送,这样保证速度和新鲜,我又被拒绝了。我试着和店长沟通,我也和他说了我的实情,我非常需要这份工作,希望他能给我机会,我也答应,我骑车速度不慢,保证10分钟内都能送到,出于对新移民的同情,这个墨西哥后裔的店长答应给我机会…..这样我就开始在加拿大的第一份工作,骑车送披萨,一天能挣60加币。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但毕竟开始了。

好多年没有骑自行车了,多伦多都是别墅区,距离远,第一个星期下来,每天大概要骑车到60公里左右,速度要快,我的屁股都踹烂了,晚上到家疼痛难忍,经常睡觉半夜醒来,对于一个在国内出入飞机,住五星级酒店的白领来说,差距可想而知。但我知道,路就在远方,就像我当年毕业到广州一样,听不懂广东话,经受了那么多苦难,我深深的相信苦尽甘来。我的妻子也找了一份苦力,这里叫labour,在一家犹太人店面包店生产线上做检验。我的妻子一句英文也不会,她在食品工厂里面主要靠老移民的帮忙,平时和一些当地工人交流主要靠手势。我们就这样开始生存。

这一年我35岁。我的骑车技术有深厚的功底在于我当年大学毕业到广州后在一家外企做销售代表培训,骑车铺市,把我们的糖果产品推销到小店的一个训练,足足在广州大街小巷骑了三个月,在这里又一次派上用场,任何苦难的经历都是无尽的财富。很快就到了多伦多的冬季,由于冬季不能骑车,我要一年左右才能拿到驾照,我又失业了。但这一次我没有惊慌,我开始了解这个世界,我感觉只要能吃苦,一切都会好起来。我开始试着了解找回以前在高露洁加拿大公司的工作,人家说公司员工基本上20年没变过,没人走就没有空位,失败了。我开始试着了解考公务员,不会法语,连门都没有,失败了。我开始到一些建材超市home deport 等大型专业超市去找工作,失败了。和我一起上英文课的一个兄弟,准备打道回府了,我们叫回流,他说他没法重新开始,太苦了,充满折磨。

12月的多伦多,开始下雪,我一个人走在大雪地里,就一串脚印,任凭雪花吹在我的头发上,衣服上,漫山遍野,白茫茫一片,干净,轻柔,我没有心情欣赏这美丽的雪景,就这么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个早上,旁边有呼啸而过的汽车,他们都忙着去上班呢,多么羡慕他们啊,有工作有车有房。我不是出来踏雪,我在思考我的出路在哪里,我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走了半个小时,到了一个社区中心,这里有一些招聘信息,突然发现有个招聘销售的,团队工作,不需要自己开车,撕了一个角赶快回家,赶快打电话生怕这个机会失去,对于找工作我是多么的饥渴。好工作不容易找,不好的工作容易找,我找到了一份户外销售的工作,就是走家串户,敲门,推销煤气和电的合同。我没有选择,买了几件特别保暖的外套,羊皮帽,手套,北脸防滑登山鞋,在12月底的多伦多,开始做户外销售。

一个小组一台面包车,从多伦多出发,拉到周围的卫星城市里,早上7点起床,去到公司,10点把我们放在一个小区里,只会看地图,周围都是陌生,按照地图划好区域,开始挨家挨户敲门,晚上8点接我们回到办公室,中间如果运气好,周围有咖啡厅可以去休息一会,那时候没有gps,全靠手里那个地图,绝大多数时候你周围根本就没法步行去周末吃饭休息的地方,所以只能不停的走不停的敲门推销。不论狂风暴雪,我就这么每天敲门推销,一周只有一天休息,晚上回家,鞋子衣服一般都是湿的,放在暖气出口烤干,明天继续穿。一到家洗澡就睡着了,那半年我从来也不知道做梦,人实在太累了,每天步行大概在20-25公里。我一干就是8个月。

敲开门的时候,我们一般只有1-2 分钟时间介绍自己的产品,没有人愿意在零下10度的门口听你讲故事,所以成功与否就只有1分钟的时间。所以敲门的时候基本上要判断这个人的脾性,开门的时候,从屋子里飘来的味道要判断这家庭的背景,是犹太人?白人?印度?穆斯林?亚裔?宗教信仰,年龄,收入状况,是否吸大麻等等。有的很友好,有的态度恶劣,也经常吃闭门羹,或者被辱骂,经常也会遇到变态的人,社会那么大,而且门对门销售经常在期望廉价比较多的社区里,在加上有的主人有不好的被上门推销的经历,他们的怨气就会发在你的身上。被人谩骂是常有的事,一个黑人提着枪出来开门也是经常遇到的事情,危险可想而知。有一次就遇到迎面扑来的一盆冷水,整个把我的浑身都浇湿了,记得那天零下15度,刺骨的西北风……委屈和屈辱可想而知。就这样,我从第三个星期就是120名销售队伍里面的十大销售代表,虽然每天疲惫,虽然经常在冰雪里摔倒,但你必须爬起来,必须健步如飞继续奔向另外一个住户,为了那张可能成交的订单。

有时候,遇到暴风雪,大片雪花,夹杂狂风,你连方向都搞不清,有的时候就躲在住户的车库旁抽一支烟再仔细看看地图往哪里走,最好的状况是周围有一家咖啡店,进去里面休息一下,上个洗手间,烤烤壁炉。那个时候没有gps ,手机也没有现在那些数码功能。这几个月,我几乎走遍大多伦多地区的大街小巷,我知道了社区,知道加拿大多元文化,我知道贫民区在哪里,我知道普通人的生活状态,我不需要指引就能找到什么人住在什么地方。我知道我不会永远做这一份工作,我的明天一定可以,我的未来不是梦。四个月后,我被派往加拿大很北部的一个城市叫卡尔加里继续做同样的销售。那里天气更冷,动辄零下20-30度,突然又很暖和,反复无常。有的时候走着走着,大雪已经10多厘米,你可以看到人家的前门,但楼梯已经给大雪完全覆盖了,上不去,一不小心就踩错地方,摔个人仰马翻,浑身都是雪。路上是雪,其实下面覆盖的是冰,一滑就摔到几米外….。有一次,实在太累了,看阳光暖和,我就躺在一个公园椅子上睡着了,等睡醒来,我的身上又被盖满了雪,突然间下雪了,周围没有一个人,我竟然毫不知情,实在太累了。爬起来,抖抖身上的雪,继续前行,继续敲门….现在想来真有点害怕,万一一觉睡过去呢?!生死就是一刻间。很佩服自己当时的心态,我没感觉害怕,没感觉危险,就是觉得自己每天身体很累,就这么继续走下去…..

这么一干就是8个月,没有计算过走了多少路,但我磨破了四双那种专业登山鞋,换了二十多双袜子,估计起码上几千公里吧,只有神才知道。我的体魄比任何时候都健壮,我了解更多加拿大的文化,我了解更多加拿大的社区,我也赚了一点生活费,接下来一年衣食无忧。这归功于我每天走家串户,和不同文化,不同肤色,不同背景年龄的人聊天和脚踏实地的工作。我懂得生活的不易,我懂得珍惜,我也懂得理解别人,这些都是在吃苦中琢磨的。但我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很乐观,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我可能必须这么起步。人在异乡,无亲无故,只能靠自己,只能靠自己经历和琢磨,从不放弃,从零开始。

“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阳下低头,流着汗水默默辛苦地工作,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漠,也不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 。每当我内心彷徨的时候,这首”我的未来不是梦”陪伴着我,哼出这首歌就能让我充满能量。我虽然行走在小区街道上,但我时时刻刻在想我的方向。我开始了解地产行业,那个时候由于地产行业比较沉闷,中国人太少,华人从事这个行业也少。但我但选择不多,没有技术,只有这么多年当市场营销经验,而且通过折磨一年的户外,我了解大多伦多地区,竟然很难找到一间被空置打别墅,我觉得这个机会应该比较多。我辞职了,开始报名考地产经纪的牌照,这个考试一般至少需要半年。很多人劝我不要考虑这个行业,基本上吃不饱饭,我没有理会。

我每天早上去图书馆学习,图书馆的人都认识我,以为我在考大学研究生,直到晚饭才回家,除了周末。这个时候我有了自己的驾照,这个驾照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没有太大的意义,但对于我来说,这个代表我活着的尊严,这也是我移民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之一。残疾人不能考驾照,感觉被受到严重的侮辱和歧视。在拿到驾照那一天,我真的流泪了。在我的内心世界,没有比尊严和自由更宝贵的,吃苦真的不算啥。那一天,我买了一个二手丰田车,我开在路上,绕了几个小时,不想停下来,梦想成真,我可以开车了,这在国内对我来说是不可想象和实现的,就像我当年实现去古都大酒店住一晚的梦想一样,我可以开车,我可以活的有尊严,我可以自由驾驭自己的未来。我经历了那么多没车的辛苦,风雪中推车去几公里的地方买菜。我也知道有些新移民可能像我那样需要别人的帮助。

这里很多人去教会做慈善,做义工。和太太商量后,我决定每个星期周末择出一天的时间,专门做义工,义务帮助没有车的新移民飞机接送,买菜,买米,拉一些重的东西,能做多少算多少,帮助周围的人。我加入几个qq群,那个时候移民没有那么多,每周约定10多户人家,周末出去义务开车到处帮他们拉货,买东西,偶然去机场接送,开车是我的一种乐趣。一边考试学习,周末一边做义工这样我就做了好几个月。每次想到帮到了别人,我也开了车,就特别开心。几个月后我拿到地产经纪的牌照,我也继续坚持义工。没有想到的是,我的第一个客户就是来自我这些帮忙的新移民中,我其实早就不记得他了。记得他说,他从认识到那天开始,他就要回报我,他买房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我。

这样从2008年开始我陆续开始进入地产交易的行业。这个行业在加拿大有严格的法规和约定,非常严格,而需要专业知识,尤其是对社区的了解,这些对我一个步行走遍大多伦多地区的人来说实在是太轻车熟路了。可以说后来我在地产行业的成功,完全归功于我那一年在加拿大土地上的两脚行走,别人出行要gps地图指路,我完全不需要,我知道社区,了解社区,轻车熟路,这为我从事地产奠定了最好的基础。在加拿大所有人的成功都是建立在聪明和勤劳的基础上,缺一不可。所以你看到商店的老板自己进出货,既是老板也是售货员。很好企业主没有私人司机,就是市长也得自己开车,没有司机。我也不例外,必须勤劳。

2008年底全世界经历从美国开始的金融危机,金融地产行业一片狼藉,这是入行第一天就遇到的,很多从事地产行业的人开始转行,生意冷清,但我看到了希望,不是我的精明,正是基于我这一年来的行走和对社区的了解,和我经济学专业的背景。当我一天敲大概80-120户别墅的时候,我几乎见不到一家房子是空置的,这说明刚性的需要,和市场毫无泡沫,而且加拿大市场10年来没有像样的上涨,暴跌除了心里的恐慌,没有任何理论和市场做支撑。于是我反反复复和客户开研讨会,拿出大量的历史数据和我的实践做证据,推动客户买入。

我的经验起到了明显的效果,从2009年一月开始,我的客户在无人问津的地产市场开始买入,这个时候的价格和金融危机开始之前大概有15%点跌幅,机会总在别人最悲观的时候。我开始马不停蹄的在大多伦多地区奔走,从我正式开始工作的第五个月开始,我就在公司名列前矛。历史上移民的多为广东,香港,福建,台湾人,我会说流利的广东话也是我顺利起步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我可以南北通吃。

2009年下半年开始大量的北方投资移民开始登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多的一次投资移民潮,之前移民的多像我们这种技术移民,有一定对技术基础,但普遍经济基础一般,这一次就完全不一样,北方说普通话的移民举家携带大量的财富开始源源不断的涌来。由于他们普遍都是私企的业主,普遍不会说英文,而我们刚来自国内,又懂这里的文化和语言,这给我们创造了难得的机会。

其他经纪只负责带客户买房,而我却可以帮助新移民免费做所有的安家服务,我从机场接飞机,安排临时住宿,办理登陆手续,申请移民福利,考驾照,帮客户买车。。。。。。甚至去超市买菜,教客户加油,带客户去医院,出门做翻译等等都帮助他们,当然包括看房租房,买房。我是唯一一个这么服务客户的地产经纪,这样我的客户越来越多,我一个人开车从早上7点出门,一般晚上12点左右把客户安顿好才回家。那一年我的车跑了42000公里,那两年我一天都没有休息,包括圣诞节,包括中国的春节,两年没有休息一天,我必须勤劳,我必须做最好的服务,做专业的引导。

天道酬勤,第一年,我一跃成为前10名点地产经纪,一直到今天,连续10年top 10 ,多伦多10大地产经纪。多年来服务了无数国内来的移民和帮助很多年轻人安居乐业。帮助客户买卖房屋,翻盖,修建房屋,这让我们忙碌而充满挑战。在多伦多华人地产界,这十年,我成为一个超人,没有一分钱的广告,没有任何宣传,我成为豪宅方面的专业人士。我在地产界的成功,一方面归于我的勤劳,主要方面是归于我这几年的积累和对社区的了解以及扎实的专业知识。销售是一个大学堂,你可以遇到世界各地各类人士,各种肤色,各种文化,各种层次,各种年龄,我从中也不断多琢磨他们成功的原因,那些屡屡失败的人的教训,不断的让自己成长,豁达。我也加入各式慈善活动,比如捐助医院等等,把别人曾经给我的关爱,适当的帮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作为移民,我们永远是龙的传人,永远是中国人,永远是神木人,关注和骄傲祖国的巨大成就。当你漂洋过海,走的越远,你的心就和故土贴的越近,我们的父母,同学,老师,我们的二郎山,窟野河,神木中学,东大街….那些都是永远刻在我们心里最真实的元素,藏在心里的最爱。走的越远,爱的越深。


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