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做记者,遇到过形形色色的华人移民。以下都是我认识的在加拿大找到生活乐趣的人,他们背景不同、专业不同、年龄不同、喜好不同,但生活绝不无聊。这些人都算不上富有,只不过一般的中产阶级。要过上这样有意思、有闲趣、有味道的惬意生活,在中国应该会比在加拿大要困难。

郭兄,年纪不大,从小就喜欢收集各种钱币。到加拿大后终于得以把这个爱好变成了主业,在多伦多北边的万锦市开一家古钱币店,店里就像是一个各国历代钱币的展览。时常和同道好友们交流交流、办个讲座介绍钱币文化,不少人都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

老傅,多伦多住了十多年,两年前一抬脚跑到鸟不拉屎的萨斯喀彻温省买了160英亩农地,建起自己的”耕读农庄”,当上了庄主。种地生活有时很辛苦,但是每年有大把的农闲时间,要么邀请朋友到农庄里开笔会,要么到镇上咖啡店里和邻居聊天,深入到当地土著居民中去,还跟我八卦原住民的火并枪击案内幕。

金姐,朝鲜族,有空就和朋友到山里挖野菜,把多伦多附近哪里有山蒜、哪里有蕨菜搞得清清楚楚,还移栽到自己的后院里。也是在加拿大,她渐渐喜欢上了古董,开始时一无所知,就天天到古董市场上看、摸、学,后来还成立了古董协会。

Jun,主业是推拿针灸,在多伦多市中心开一家推拿店。同时却到2个小时车程远的滨湖小镇上买了几亩地,为的就是出门有湖水,可以随时钓鱼。养了鸡,养了鸭,开始的时候没经验,被土狼叼走几十只,也不气馁,继续买来继续养。地上有一大片树林,砍下来自己做家具。

梁姐,在国内学的林业,到加拿大做园艺,住在离多伦多一个小时的Oshawa,所谓的牡丹城市。房子外很大一片地,菜园、花园都经营得有声有色。你能在她院子里看到竹子、香椿、折耳根、荷花等特别有中国味道的植物,彷佛在加拿大建起了个中式庭院。为了得到一个有机、传统、hardneck的蒜头做种,她可以专门跑老远到小镇去淘宝。

老铁,颇有点遗老遗少作风的满族移民,本来搞IT的,后来跑出去自己经营了一家UPS小店。业余时间研究各国文字,逮着人就想给人讲解满文、分析汉语和满文的异同。时常到多伦多各种文艺活动里露脸,既满足了文娱生活需求,又趁机给自己的印刷业务做了宣传。

Phil,在尼亚加拉大瀑布附近经营一家B&B小客栈,不仅交了四方的朋友,还培养出了一手做饭好手艺。尼亚加拉附近盛产葡萄酒冰酒,他又把品酒师等级证书考到了WSET Level 3,品品酒,开开酒会,开拓加拿大葡萄酒市场,也忙得不亦乐乎。

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总而言之,加拿大是一个容易获得生活的乐趣的地方,只要你愿意去寻找生活的乐趣,而不是只想寻找宣泄欲望的途径。如果你的生活重心是消费以及以消费为核心的吃喝玩乐,那么加拿大是无聊的。否则,在这里其实更容易实现对”乐活”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