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一个为了工作而活着的人,而不是为了活着而工作”,这是新晋律师张牧远的信条。这个从小学2年级移民到加拿大的大陆新移民第二代,经过十年的苦读之后登上了事业目标的第一个台阶。而外人看来似乎理所应当、平淡无奇的成长历程,对每一个第二代移民来说,都有自己对生活的感悟。

张牧远和父母在1993年从徐州来到多伦多的时候一句英文也不会,父母在大多伦多从事家禽养殖和一些贸易工作,是早期大陆移民少有的从事农场工作的一拨人。所以造就了张牧远从小就很喜欢大自然,喜欢在农场广阔的天地间玩耍、野营、打猎、帮父母干活等,大自然让他感到很放松。于是在2004年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报考了滑铁卢大学的环境科学专业,梦想有一天从事环境保护工作。

滑铁卢大学的环境科学专业是一个带实习的五年制专业,在大学期间张牧远曾到四家不同的单位实习,给了他不同的经验感受。在环境工程公司他学会了对遭受工业污染土壤环境的恢复工程技术,在市政工程公司他学会了城市基础工程的知识,在石油公司他学到了防止漏油污染的处理,在交通顾问公司他学会了停车场和道路如何才能匹配物业的学问等。

然而,改变他学业方向最终的一环还是从一堂课开始。张牧远回忆说,那是在大三的时候学习《环境法》,授课老师都是在职律师。他们和大学的教授们有着本质的区别,抛开枯燥的理论,用每一个生动精彩的实际案例来讲解法律,激发了他的好奇心。这堂课一下子吸引住了非常喜欢历史的张牧远,从案例课的一个个故事中他学到了法律的作用,也感受到了每一个律师老师的那种事业激情。他开始对法律感兴趣,也开始考虑日后的前途。

他表示,从小就在农场帮父母打理一些杂务,深感父母作为加拿大第一代移民的艰辛,从那时起他就决心以后决不为了生活而工作。要选择喜欢的职业,能为了工作而生活,享受生活的同时也享受工作,作为第二代他有这样的条件和资本去做出选择。

从滑铁卢大学毕业之后,他选择了到安省最西部的温莎法学院就读。张牧远表示,之所以选择很多人觉得比较偏远的温莎市,是因为那里有一个比较特别的课程设置,可以读温莎和底特律法学院的美加双学历。因为加拿大大部分法律是参考美国法律的,熟悉美加法律有助于以后事业的拓展。

在两个法学院之间穿梭,也让他体会到两国不同的特点。美国的教授比较喜欢古希腊苏格拉底式的教学方法,就是比较在课堂上紧逼每一个学生,不回答问题会被教授点名,因此每个人都不能停止思考,不能走神。而加拿大的教授则比较自由,让你比较放松,不爱回答问题没关系。

他全校的同学中只有三个华人,大陆背景的只有他一人。学生们的专业背景也各不相同,有学音乐的、历史专业、好莱坞演员、冰球运动员等,其中冰球运动员最多,竟然有10%来自安省各冰球队的退役选手。

经过10年的学业,张牧远在今年6月终于获得安省律师牌照,他认为学习律师专业对个人要求最高的素质是自律。他把律师分为两个类别,一类是上庭诉讼,原告被告对着干;一类是为公司起草合同,属于双方合作类的。大部分律师不是从事诉讼,而是从事后者。目前他更喜欢合作类的律师工作,促进合同各方能够达成协议。而未来他还是希望从事刑事诉讼,梦想有一家自己的律师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