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销售淡季,先生的销售额达不到拿提成的最低线,只能领取最低时薪,收入比在防盗公司工作低很多。但先生还是非常敬业,很耐心地对待每一位客人,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解答了很多顾客的问题。顾客对他的反馈意见非常满意。经理也喜欢他,经常和他聊天。熟识后先生忍不住问经理:”当时那么多人来面试,什么国家的人都有,为什么就看中了我?只录用了我一个?”经理回答说,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他面试的表现不错,二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店里买东西,而那些人的英语水平不是很好,所以店里希望有一位会讲中文的工作人员。我想第二个原因是很重要的。记得有一次我和先生到列治文市一个卖皮衣的商场逛,当时有两位女性中国人在选购皮衣,对一件价格较贵的皮衣有很大的兴趣,有些问题想找店员咨询。无奈她们的英文不好,而店员又不懂中文,根本没法沟通。店员情急之下拉先生来当翻译,在先生的帮助下,打消了女客人的疑虑,很高兴地成交了。经理见了马上问先生是否能找到一个既懂普通话,英文过得去,最好还懂广州话的人到该店当售货员。在列市居住的中国人特别多,有1街之称,因为没有一个会中国话的店员,她们失去了很多生意,所以她很迫切需要一个能和中国人沟通的店员。能感受到她对先生的表现很满意,但担心先生已经有工作了,所以很委婉地去咨询先生。但先生对在服装店当售货员不感兴趣,而我怀孕了,所以拒绝了她的好意。

先生工作了一段时间,发现来买东西的中国人真得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比较慷慨。当对一种商品感兴趣,价格不是他们主要考虑的因素,相比起价格更关心的是商品的功能、款式,在商品自身能满足顾客的条件下,即使价格高点也能成交。而且中国人买东西有跟风的习惯,看到别人有了才来买,对所选购的商品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所以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其他的店员都很喜欢做中国人的生意。当先生告诉我这一切的时候,我表现出很大的怀疑,看我们认识的朋友,不管是有专业工作的还是打工的,大多都很节约,买电器总会选择有特价的时候。先生说我是井底之蛙,说那些群体是我们很少接触的,买东西很慷慨的有很年轻、看起来应该是留学生的人,更多的是光看外表都能感觉出满身铜味的”成功人士”,这群人要不就是在国内有生意的投资移民,要不就是逃难的。他们和技术移民的人是不同范畴的,前者是到加拿大享受,后者到加拿大创造。中国到底有多少有钱人在温哥华,他们有钱到什么程度,那是发挥你所有的想象力都想不出来的。

先生还在防盗公司干的时候到西温一户中国人家装防盗系统。这家同时也在装修。整个属于他的地多于三千平方米,房子投影面积大约有五百平方米,共三层,游泳池是半封闭的,一半在地下室,一半在院子,面对着大海,坐在游泳池边可以极目远眺,远山近水尽收眼底。和游泳池一道之隔的是地下家庭影院,酒吧、控制室一应俱全,豪华富贵。一楼二楼更显气派,光是从德国进口的玻璃窗就耗资五十万加币。院子是中国园林设计,假山与亭台辉映,小桥流水,一派幽雅。听装修的工人说装修从冬天开始,一直到夏天还没结束,光是装修费用和材料费用已经上千万加币。院子周围是用树墙隔离。先生去装防盗系统,院子外面使用激光防盗。里面共装了十五个摄像头,连上网络,可以使用互联网实行远程监控。女主人大概四十来岁,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儿天天在家,轻易不和别人聊家常。她透露是从台湾过来,家族是做生意的,但满口纯正京腔,从来没见她谈论生意之事。装修工人说附近还有好几家类似的房子都是中国人的,光是装修已经花费浩大,还没算上买豪宅的花费。装修过后整个房子价格更是惊人了。西温住的很多都是当地人,原来房子价格根本没那么贵,现在价格让很多白人都咋舌了,而中国人却在这时入市,更多的人还不选择贷款,或者贷款额不高,难怪洋人都说中国人有钱。

也许是我们没见过世面,不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是怎样的,又或者是我们多疑,总觉得这家人不是从台湾来,也不是做生意的。联想到新闻报道中提到国内很多**逃到温哥华了,怎么看怎么觉得那家人有成员是**。希望是我们看错吧,不然能够在温哥华这样挥霍,得贪了国家多少钱呀。再说我知道**在温哥华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的,虽然一时逃过了法律的制裁,却永远逃不掉心灵的煎熬。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大统华买菜的时候听到两个小贪的对话,终于亲耳听到了他们的无奈。甲在超市遇到乙,很熟稔地攀谈起来。首先是聊房子装修,甲的房子正在装修,师傅是乙介绍的,甲对装修效果非常满意,说跟上了国内的潮流。聊到国内,他们的嗓门压下来,以为没人听见,但我就在他们的盲点,很清楚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甲问乙:”想国内了吧?”乙说:”对,但不敢回去呀,谁谁谁又被请去喝茶了。前段时间说我妈病得厉害都不敢回去。怪想家的。”甲说现在还是憋着吧,他有个朋友回去后就出不来了,想回去就要等一切都成老黄历再说了。乙说这一切都没法对家人说,天天听老太太在催回去看她,就没法对她说真话,心里堵得慌。甲让乙办理父母移民,乙说他们不知道他到了温哥华。他在温哥华的事国内没一人知道,一直都是他打电话回去给老太太,为了防止别人知道自己的踪影,连自己的娘亲都不敢说真话。

虽然在物质上给家人带来了享受,但精神上却随时会给家人带来无尽的伤害。多伦多有一个女孩的父亲是北京某部队的*,靠父亲的不义之财让她全家投资移民到了加拿大,日子过得还算美满。但父亲突然被*了,主要的靠山倒了,父亲前途未卜,女孩突然变得暴躁无比,有暴力倾向,在家经常为芝麻绿豆的事情对老公施暴。老公还算正常,知道在加拿大家庭暴力的后果非常严重,控制着自己不和妻子对打,但有家不想回,经常在外面闲逛。儿子便有爹娘如没爹娘。好在丈夫在网上诉苦后网友对妻子的责备劝说让妻子看到了,慢慢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才往好的方向发展。

先生当售货员的日子我们真的很穷,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我们最穷的日子,收入刚够日常最基本的开销,而原来存的钱也所剩无几。但经历过为工作为钱劳燕分飞、奔波打拼的我们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坦然。我们快乐地过着掰手指数钱的日子,开心地交朋接友。正当我们打算面对这样的生活进行持久战的时候,喜从天降。

六月中旬的一个星期五,先生接到美国西雅图一个代理电信工程业务的代理的电话。告诉先生说他在网上看到了先生的简历,对他的专业和经历很满意,现在某电信公司在堪萨斯洲有一个为期两个星期的合同工作,问先生是否有兴趣去干。如果有兴趣,下午和先生联系的人会详细告诉他该怎么做。这个电信公司正是先生以前工作的公司,而要去干的工作和先生在国内干的完全相同。难怪代理会看上他,也幸亏先生一直在一个专门是电信招聘的网站上一直更新自己的简历。

下午打电话来的是电信公司的员工,在确认先生接受该工作后,他告诉先生要自己准备电脑,自己出机票,下星期一到指定的地方找某某人开始工作。薪酬是按小时算,每小时五十美金。先生知道该公司的合同工是只要一开始,后面的工作会接踵而来。接完电话后他高兴得在地上直打滚,大声喊:”我要到美国了!我有工作了!”

就这样,没有人介绍,也没有目标明确地向某个公司发简历,甚至在电话里连面试也没有就直接谈工作内容、报酬,先生轻松地获得在北美的第一个专业工作。先生不由得感慨:”电信业的春天来了,是金子就肯定会被别人发现的。”

星期五下午确定工作,星期一就要飞到目的地工作,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做准备工作。要准备的东西不少,最麻烦的就是买手提电脑安装好。因为先生还属于RADIOSHOP的员工,在店里买东西可以有15%的优惠,先生买电脑和手机便宜了不少,又让他感慨到那工作是天意,就知道他要自己买电脑用在工作上。先生就是那种打蛇随棍上,有风说成雨的人,平时我还忍不住泼他点冷水,这次我也跟他一起兴奋起来。登陆加拿大一年半,朝思暮想的就是能找到专业的工作,如今得偿心愿,怎能不叫人激动呢。

两天过后,先生取道西雅图到了堪萨斯开始了他的工作。一切发生得又是那么突然,让我又有了做梦的感觉,不过这次是美梦。虽然先生走后我要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温哥华,但我没有抱怨。先生有了工作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去应付独自一人带孩子的艰辛。也是因为不用担心我,先生这两个星期的工作表现出色,没完成就又获得了另外一个合同,到达拉斯去工作三个月。从此以后就一直从事着他的专业工作了。

北美的经济慢慢复苏了,在先生工作一个月后,我的好朋友的先生也在一家世界五百强的美国公司在温哥华设立的研发机构找到了工作,年薪六万多,在温哥华算是不错的待遇。那段时间找到专业工作的就是他们俩,都是刚当爸爸,所有人都说这是孩子给带来的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