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切地说,也就是我在这十年之间的一些个人感悟,当然不全面也不完整,可能也有点儿七零八碎不成整块儿,只是想到的就说说看吧!看不下去您尽管翻篇儿!

04年初,我陪太太落地温哥华,一路上在天空中飞翔的都是无边无际的对这个我们人生新大陆的想像,并没有太多的素材,也没有任何的准备,甚至在收到落地纸之后直到启程前一个多月,都没有确定是前往东部的大多伦多还是西海岸传说中海天一色的花园城市温哥华?一切都是在未知的未来与不确定的明天之中飘忽摇晃着,就这么着摇摇晃晃地飞过来啦……哦,机票订的温哥华,取决于两个原因:一,可以先住朋友的姐姐家。二,海龟同事大赞这里的中华美食可以绝杀欧美任何城市!这里插一句,04年落地,并未立即扎根,而是因为突发状况一个月后就回了北京,再次晃悠回来,开始深入生活搭窝筑巢,已是两年后了。所以十年,如题所计。

温哥华,是我到过的城市里面最为独特和令人难以一言以描述的,借用一位日本音乐家老人的话:这个地方,待久了,人是会变的……由于我们的专业及工作性质的不同,太太在这里逐步建立和完善着她的事业发展,一步步地继续在从业和创业上实现着人生价值的体现,从通过认证,打工,中医学院兼职讲课,到开了自己的诊所,正好至今十年。

我从事的工作有点儿简单而跨界,做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在交响乐团单簧管演奏一干将近二十年,自九十年代起爱上了摇滚与爵士乐吹起了萨克斯風,同时还开起了饭馆儿做过音乐俱乐部,各地巡演走遍大江南北,期间起起落落沉浮于热闹与清冷,感受到了烟云过眼,世间虚幻……而温哥华,瞬间使人安静,随手可以触及暂停键,我惊喜于这一份温和平静而踏实的包围,顿然赶觉生活之船驶入了一片宁静的深湾,我还寻得一处极其贴切的实地:Deep cove,常以此拿来印证着我的思维虚幻与现实说明。

生活的现实在任何一处都是眼前的存在,温哥华虽然常常阴雨绵绵云山雾罩,太阳在这里难道不是照样升起?日子还不是以每天计?生活还不是在时刻继续?这十年,没有倒退键,没有快进键,更没有暂停键,有的,必须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必须是实实在在,一日三餐。我在北京与温哥华两地晃来晃去,这边帮帮闲,那面帮帮忙,温哥华与北京是小家庭与年迈父母,中国南方与加拿大东部也都偶有演出,毕竟尽孝是华人骨子里带的,音乐是我一生不可或缺的。

经过多年感悟,谈谈感受。我们新移民一代从小接受的教育,在国内几十年环境变化中形成的思维定势,无不影响着我们的行为举止和社会认知,致使我们与从小在本地成长的人之间在观念,习惯,价值观等反面互不了解,加之语言表达能力不足,必然形成从沟通上就不够顺畅,此为一大差异。而华人族群之间的关系,较之在国内而言,也存在着一些表面平静实则内敛含蓄的微妙,这与人在他乡异国,社交关系骤然压缩成为狭长地带有点关联,不同的移民背景,文化差异,在国内毫无交集的人群,突然同处一个环境,​​那种无的放矢无所适从的社交疑虑。再有,生活方式的改变与否倒在其次,自我身份的落差倒是使一些一时难以找到位置的新移民产生焦虑,专业难以发挥,价值不能体现,习惯性的原有文化趣味与此地的条件与方式大相径庭。

十年以来,社会在变化,温哥华也在经历着几十年来步伐最快的变化,这种变化是潜移默化的也是显而易见的,给我们带来的是不断地需要面对与思考,我认为我在这十年的经历促使我在不停地成长和成熟,同时也深切感受到需要努力学习,我从小时候就开始对西方文化的热爱程度,远远超过我的英文水平,所以我在这几年只要在温哥华,都去参加英语课程的学习,同时也努力参与到加拿大的音乐环境中,今年,与杰出的华人作曲家指挥家同是来自北京的张进大师兄一起刚刚筹备组建了不列颠哥伦比亚交响乐团,将在加拿大建国150周年之际的六月三十号举办首场音乐会,为加拿大伟大的多元文化彩虹添一道色彩。我个人觉得,相对于”是金子哪里都发光”这句话来讲,倒不如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更加贴切地反映了新移民之路,然而,除了积极面对努力融入之外,不忘初衷,坚持情怀,闪闪发光的不一定就是金子,是根儿铁棍儿何必非要磨成针?在这地球村的任何地方,做你自己,你就是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