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医科院校毕业的医生在安大略省行医,必须获得由安大略省医师和外科医师协会(The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Ontario,CPSO)颁发的Clinical Fellow继续医学教育证书,也就是加拿大之外的国家医学院校毕业医生,在加拿大进行住院医师或Clinical Fellowship培训所持的行医执照。所以,向CPSO申请资质认证,是能不能站在加拿大手术台上的关键所在。

CPSO网站上可下载对于国际医学毕业生(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 IMG)(含外国医生)申请Clinical Fellow职位的申请书。该申请书长达46页,涉及提供全面的证明文件,包括医科院校学位证书、毕业证、在校成绩单、行医执照、医师资格证书、工作经历,上述各类证明文件均要求出具单位证明,并由相应机构直接将证明文件寄给CPSO,不得申请人本人经手提交,以保证所有证书和履历的真实性。

值得重点关注的是,中国的医师资格证书和行医执照必须由中国卫生部开具证明信、盖章,并由卫生部相应机构直接提交CPSO。中国医科院校毕业证书还必须在加拿大政府认可的公正机构进行认证(国内花大价钱在公证处公正的材料,等同废纸)。

仅仅是取得这些证书的认证、公正,就是一个相当艰难的过程,需要申请者从就读的医科大学、工作过的所有医院,乃至北京中国医疗机构的最高主管——中国卫生部,一个一个地办理过来。

遇到制度上的差异,CPSO若是不认可某些证明文件,还必须要通过邮件,详详细细地再解释,之后根据要求重新再开具各类证明信、还是要开具证明信的单位直接寄往CPSO,不得经由申请人提交。

CPSO这些极为全面、细致的审核工作,从根本上保证了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行医的医生都具备足够的学历、资历为安省人民服务,体现出政府的医疗服务以患者为本的管理导向。英联邦的国家的医疗管理体系缘于英国,基本相似,医科院校的培养模式也类同,因此来自印度、南非、东欧、香港等国家的医生比较容易取得行医资格。但鉴于中加两国的医疗管理制度的巨大差异,来自中国的外科医生绝大部分转向基础研究,选择在实验室工作,或者需要重新攻读医科学位或者花费几年时间接受住院医生培训后,经过多次考试取得临床的行医执照。直接能够取得医师执业资格、进入加拿大医疗临床工作的中国外科医生,几乎就是凤毛麟角,

了解了上述情况后,我一度有放弃申请的想法,毕竟人在海外,国内自下而上无比艰辛、繁复的出具证明的过程就不是普通人可以轻易完成的工程。

在一家著名的医院里,只能跟着老板看看门诊、手术室里观摩,让习惯了国内忙里忙外的我非常不习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按照CPSO的要求开始准备各项申请材料,前文提到的慈祥的克里斯汀女士给我了非常详细有意义的建议,并配合出具了多份相关证明文件,能够获取著名医院的Clinical Fellow的邀请函,间接地为我成功申请医师执业资格提供了有益的帮助。

至于国内的各项证书和工作履历的证明,想必每一位在国内接受医科教育的医生都了解并知道如何办理。随着中国医疗体系的全面发展和开放,与国际通行的医学培养、管理模式也越来越接轨,卫生部在相应部门也为向海外出具多语言执业医师证明提供了便利。历时数月,在家人、领导、同事、朋友们的无私帮助下,终于备齐全部所需文件,经由各个机构快递给CPSO。

好事永远多磨,文件齐备后仍然经过了多次反复,经过多方沟通,费劲笔墨解释了中加两国在执业医师制度、法律上的差异(就差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翻译提交了,不过麻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不好意思的)。最后CPSO的工作人员对所有解释表示理解并接受,终于出具了薄薄的一张纸,一张让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加拿大国际医生执业资格证书。

当我从信箱里拿到一个带有CPSO标志的小信封,展开这张证书,百感交集。

接下来的事想着挺简单,拿着证书,做个健康检查,在LHSC注册,就可以在医院门诊开处方、进手术室上台了。

国外计划免疫制度完善,疫苗种类繁多,疫苗接种记录详尽,健康、疫苗证明是一件及其简单的事情。而生长在中国的我们,儿童时代只能从目前胳膊上特有的疤痕上,来判断到底接种了何种疫苗。看着一张冗长的健康疫苗表格,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咬紧牙关,激励自己,万里长征只差一步,再坚持一下,就胜利了。

按照LHSC提供的健康表格,逐一核对,查阅、编写自己的疫苗接种史,再发回国内,找到相应单位盖章确认,总算自己从事医疗工作多年,操办起来还算容易。收到国内的证明后,一面感慨着国外疫苗检疫的严谨系统,一面又有些庆幸国内的”宽松”管理,让我可以顺利度过这一关。

当我拿着”来之不易”的健康表来到LHSC员工健康体检处(Occupation Health)时,竟被告知中国的检疫结果一切无效,我那张费劲苦心”炮制”的表格竟然是一张废纸。早知道是这种结果,还不如老老实实地直接来,何必在国内费尽心机呢?

于是只好乖乖地接受体检,抽血检查、接种TB、拍胸片,根据LHSC的检测结果,我接种了小朋友才接种的破伤风、白喉、百日咳联合疫苗,里外里被折腾的很辛苦。

一日,打开邮箱,看到了来自LHSC的一封email,通知我已通过体检,可以正式行医了。Anyway,I will persist,I will win!

下面通过一些相关医学职业名词的解释,和国内相应制度的对比,从中可以窥视一二:

医学学位(Medical Doctor Degree,简称MD),加拿大这一过程通常需要8年时间,包括4年预医学本科教育和4年医学本科教育。而我国的医学本科毕业,颁发的证书,就是他们的MD证书,在这方面,一开始我就搞错了,把自己的医学博士学位证书当成了MD。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

加拿大国家的住院培训匹配服务(Canadian Resident Matching Service – CaRMS)进入加拿大各综合大学医学院所提供的住院医培训计划。在中国的上海,叫做住院医师招聘会,由上海市政府指定的几家获得资质的大型三甲医院自行组织,也才刚刚起步。

住院医培训制度(Postgraduate Training – Residency,简称住院医培训)。这一过程加拿大一般需要2到7年的时间。家庭医生需要2年的培训,专科医生则需要5-7年的培训。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上海,才刚刚起步,一般医学本科学位获得者,需要5年,医学硕士需要3年,医学博士1-2年。

医师证书,加拿大的医师证书分为两种:

——CFPC证书。家庭医生需要通过加拿大家庭医生协会(College of Family Physicians of Canada – CFPC)证书考试。

——RCPSC证书。专科医生必须通过加拿大皇家医生及外科医生协会(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Canada – RCPSC)的专科证书考试。

根据加拿大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Faculties of Medicine of Canada)的介绍,加拿大医学生一般在住院医培训的第二年就可以参加家庭医生证书考试;而专科医生必须经过至少4年的住院医培训才能参加专科证书考试。

在中国,医师资格证书,1998年中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并于1999年5月1日正式实施,每年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由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组织实施。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在执业医师指导下,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的可参加考试,通过后颁发医师资格证书。在1999年前的毕业的医师,就很麻烦,因为证书的颁发日期是1999年,所以,还要提交之前的行医证明是合法的,找卫生部开具相应证明材料。因为对于加拿大就是这样一个法治国家,一切都要法律文件。

医师执照,加拿大所有的省和地区,都承认加拿大家庭医生协会(CFPC)签发的家庭医生证书和加拿大皇家医生及外科医生协会(RCPSC)签发的专科医生证书。也就是说,持CFPC证书或RCPSC证书的人有资格在加拿大任何省或地区获得行医执照。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医学会签发的LMCC证书并不能确保持证人在加拿大获得医生执照。在满足其他要求后或一些特殊的条件下,加拿大一些省和地区可以给LMCC持证人签发医生执照或有限医生执照。

在中国,医师执照叫做医师执业证书,规定你行医特定的地点和区域,异地行医,就是违法,军队和地方的证书还不一样,颁发单位也不同,加拿大只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的医师执业证书,所以军队颁发的军队医师执业证书,在认证的过程中,非常麻烦!!要通过军队的相关部门和中国卫生部协调,最后以中国卫生部的名义,出具证明信函。

另外,在加拿大很多主治医生的名片上,可以看到印有FRCPC和FRCSC,这是加拿大皇家内科医师协会会员(Fellow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Canada,FRCPC) 或加拿大皇家外科医师协会会员 (Fellow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of Canada ,FRCSC) 的称谓,而不是什么国内翻译的院士,但这也代表着一种荣誉。一种医学专业专家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