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的风雪夜,我家新装修好的地库搬来一户中国大陆新移民――李氏一家夫妻及女儿3人来自渤海之滨的青岛。

李先生年纪约莫50岁,身材不算很高,一米七的样子,两眼炯炯有神,说话亲切随和谦虚有礼,常给人笑容可掬平易近人的感觉。

李先生移民前是铁道部研究所的主任,博士学位,曾被外派欧美。与丈夫相比,李太太更显斯文典雅,大有林下之风,那把烫得平直发脚向内弯卷的短装发型很秀慧,我猜她应是为人师表类职业吧,后经打听,她果然在国内一所中学当数学教师。李生李太的女儿其时已15岁,出落得亭亭玉立,身高距父亲相差不到哪去,身型稍胖,但笑容很可爱,性格也很爽朗。

李先生一家抵埠,如所有新移民一样对加拿大一无所知。接应他们的是收费的私营接送公司,租房则是他们的亲戚老远从美国委托朋友代联系的。李先生和我们熟稔后告诉我们,他在加国近乎没有亲戚朋友。那时我和太太都以为,像李先生这样的书呆子,要熟悉加拿大尚有段时间。殊不知用不了多久,李先生一家凭着他们热情有礼不耻下问的钻研精神,手拿一本中文华商电话本上刊登的移民资料介绍及TTC地图,不出两天不但对诸如证件申领和道路分布等情况都已明了,且对商场分布和巴士路线也了然在胸,这是我们最感叹服的。

李先生安顿好生活后,曾打算申请政府的贷款继续深造,而李太太因为英语能力稍差,只能在一间制衣厂工作,他们女儿也插班上学,一切得从头开始。

谈到出国的原因,李生说一切为了女儿。记得李生的女儿入学不久,有天他很高兴地告诉我们,他女儿经过一周的测试,除了英文要恶补外,数理化各科目都已名震学校,连校长也赞叹假若她的语言能力要能跟上的话,各大学的门槛离她不会远。那天我第一次从李先生的闪亮泪光中见到了他激动和满足的情感。我想,李先生如许多国内来的精英那样,为了下一代,在异国艰辛困苦中再累再委屈都无怨无悔。

除了关心女儿学习外,李先生也很在乎太太的感受。李太太因为英文不好,见了份制衣厂的工,这是李先生所不愿意的,

他一直不希望太太在制衣厂工作,因为他很清楚,制衣厂艰辛的工作实非太太所能应付。李先生相信,要改变这种状况,唯有自己。

李先生开始将希望寄托在朋友身上,因为移民前也有几个在中国大陆倾谈合资项目时认识的美加老板或管理高层,之前都曾信誓旦旦表示,假若李先生能移民过来,定会协作他的工作安排。但当李先生真的千里而来拜访时,甚至花费不菲赴蒙特利尔、渥太华相见,但换来的是都莫棱两可的推托。这样的画面一再重现,李先生开朗健谈的笑脸慢慢换成了深锁的眉头,浓密的胡须,深邃而忧郁的眼窝。那段时间是李先生心神最无着、睡眠最不足的日子。熟悉的朋友见了他都说,他与刚来时相比,明显苍老了很多,白发像食肉菌侵蚀那样不断扩展。我们也常常劝慰开导他,但好像于事无补。

对于李先生的失落,李太太也颇为担心。她有天告诉我们,说李先生近期都只是独隅呆坐,对着移民带过来的满箱书籍以及各种学士、硕士、博士文凭和过往的研究成果奖状入神,女儿更因此惊吓得埋头背书。为此我们都很担心,怕他因压力而垮下来。

也许毕竟是读书人,李先生苦思冥想一段时间后,忽然如开窍般,说话比以前更风趣更幽默,雅兴来时甚至还邀人一起打牌下棋围聊天。问起他”想通了”的原因,李先生说:很多人就是因为想得太多太复杂,此路不通就停步不前,其实一条路不通还可以考虑另一条路。谈到以后的打算,李先生蛮有信心地表示,当初想在这里再读学位的想法很幼稚,因为年纪一大把的再挤进满是年青人的校园攻读似乎胜算不高,既然生活已经重新开始,那就当作是起点好了,一切头衔称号都不是重要的。李先生这么说时已决意要从商,他这个想法不单令我们感意外,连李太太也倍感好奇。不过,我们都觉得李先生有目标总比沉默苦思要好很多。

李先生坐言起行,他电告在美有生意的亲友给他寄来他们所经营的来自中国的手工艺编织品等样板,之后依靠两条腿从附近的太古新世纪继而向南,各商场推销介绍那些产品。那种苦况,如果我告诉你李先生就像我们儿时读过的张思德故事一样,风雨雪冰的路上,他将两条胶绳穿起那些稍硬的包装纸箱,放上产品后再裹一层薄膜防湿扛在肩上,高低深浅的脚步印迹在居屋与巴士站的路上。清早身负样品缓慢而去,傍晚夕照西沉才姗姗归来。开始我们看见他这个样子有些心疼,时间长了也见惯了他因销售不佳甚至白跑的苦笑。

李先生的性格很倔,同屋的住客看他负重远行心有不安,让他将货放在小车上顺带一程帮忙,他每每以车站不远为由拒绝。有次我对他说这样客气不好,李先生听了很固执地说,他读过很多有关销售成功的书,只有不断将自己自尊虚荣的心态磨去才会有收获。他还说,营商是他的新课题,除销售技巧质量价格取胜外,在失败中找乐趣至为重要。那怕走了一千家,只要有坚信下一家就是大主顾的精神就一定能成功。

在李先生尝试从商这期间,全家为减轻他的压力同心协力,李太太加班加点的日子更加频密,连那千金女儿周末假日也到一间中餐馆打工帮补家计,这样过了3个多月,李先生身背的纸箱换成了更轻巧点的布袋,产品推销的样板已集中在各种帽子及挑花图案编成的女式工艺袋上,博士的腰杆此时挺得更平直脚步也快多了。

日子如此地往前走着,那UPS的邮递专车从每月一趟慢慢增加到每周两三趟,邮递包裹的箱子也逐渐多了起来。不到一年,李先生终于购置了一台二手稍旧的货车并顺利考取了车牌。从住所的窗里往外看,春天雨雪的路上经常能看到李先生那辆发动机声略响的货车出出入入。李太太说,先生现在算是如鱼得水,生意总结出了门道,也有几个固定的客户,很多时交完货后,他干脆徘徊在人家商铺附近门外观察别人的生意状况及哪种产品更为畅销。这样又过了些时间,李先生看中了西区闹市一间方便店铺,他算了一下这年多来的积蓄,决心一下就将店铺顶租下来,然后重新调整经营项目,加入自己经销的产品,李太太也辞去了制衣厂的工作一心一意帮助李先生。

由于生活的好转,李家没多久就从我们家的地库搬出。搬家那天,李先生与我们握手话别,并送了些他们经销的小工艺品给我们,看着搬家公司忙出忙外整整装了3大集装箱车,我不禁感慨:李先生今非昔比,成功的秘诀在于敢于放弃,然后才有收获。

博士在加国没有再拿文凭,博士如今成了方便店铺的老板,他们夫妻经营的店至今已3年多了,从小食饮料香烟杂货彩券到工艺品批发销售,最令我想不到的是,李太太就着附近社区教堂人士的习惯,在对单调的国货工艺品进行改装,博士说,一件加工后的产品足以维持他们一家一天的开销,李太太同样是李家创业的最大功臣。而李先生的女儿,如今也不用到餐馆去打杂工了,她现正在着名的滑铁卢大学读书,据说成绩斐然行将毕业,已有公司在游说她加盟。谈到女儿的未来,李先生说希望她继续或赴美深造,以圆他未圆的梦。

李先生从走路推销到有了自己的店铺可谓一路坎坷也一路风光,我相信李先生一路走来,目前他的经济状况比许多移民都要好,这些年唯一不变的,是不管生活怎么变化,他仍如当年一样开着那辆旧货车。谈及他今日的成绩,我笑问博士,做生意与他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有否觉得遗憾?李先生听我这么问,他耸一耸肩后颇为轻松地说:其实知识不能以学位来衡量,营商何尝不是一门高深的学问?现在很多新移民都在抱怨加拿大的移民政策,我觉得这是不公道的。因为当日踏上移民路是自愿申请的,要生活,要生存,就要拼搏,移民不移民都要面对的。他说他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谈到”成功”两字,李先生这样解释:当你回头,你并没有因虚度光阴而后悔,这就是成功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