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络上的到了不少帮助, 但长期潜水,是因为忙于上学找工作无暇静心写些自己的经历。三年半的奋斗,现在终于实现了我的安省公立学校的教师梦想,这也是时候和大家分享我的斗争过程。希望我的经历能够帮助那些在苦闷中挣扎的新移民,也鼓励更多的新移民加入到教师的行列中,并享受加拿大的幸福生活。

前言:每一个中国来的移民都在苦苦的寻找梦想中的稳定高薪的工作。和每一个新移民一样我也在到加拿大的第一年里的痛苦煎熬中寻找出路。我绝对不想在单调重复的labor 中度过我的加拿大生活。我非常的幸运有一为朋友领我进入了教师这个行业,并坚持走了下来直到今天。

教师工作的优势:

1、Job security。一旦成为公立学校的permanent teacher,一般是不会被lay off 或者fired,除非个人有严重的行为过失(比如:和学生发生了超出正常范围的关系,触犯法律或者违反了teacher’s ethics)。即使你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老师,也没人敢把你怎么样。这完全要有赖我们的工会(安省中学教师联盟(ONTARIO SECONDARY SCHOOL TEACHERS’ FEDERATION,简称OSSTF) ,它会最大限度的保护老师的利益。

2、中等偏上的收入水平。安省教师的入门收入水平是年薪$46,000,十年后涨到$83,000。当然还有随通货膨胀的调整。

3、一年有大约三个月的假期(two months in Summer, two weeks in Winter, one week in March,5days sick leave, 4 PD days)

4、最重要和最关键的是安大略教师退休金计划(Ontario Teachers’ Pension Plan)。如果一个老师连续工作30年,不管他的年纪多大,如果他退休的话他可以得到每年$40000到$50000的退休金,同时还可以继续兼supply teacher 的工作。退休的老师可以说是真正的financial freedom。

5、教师的工作是比较轻松的,如果你是一个experienced teacher and want to take an easy way out,你不用批改作业,仅仅批改考试就可以了。每天上三节课大约三个半小时。你没有学生升学的压力。学生上大学与否那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你完全不用担心。当然如果你想做一个好老师(象我对自己的要求),你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

初到加拿大:我是2002年的冬天登陆加拿大的,那时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冬天。随着经济泡沫的破裂,股市大跌,找到我对口的专业工作的可能性是零。夫妻俩人从来没有过没有收入的日子。紧张,焦虑,苦闷,彷徨,恐惧,争吵,激烈的争吵。Labor工看来是唯一的选择,毕竟养家是男人最重要的。$12per hour的薪水让我们暂时可以松口气,老婆也不在和我争吵,她也可以集中精力准备她的GMAT考试。我知道她的压力也很大。老婆是那种不服输的人,对我要求也很高总是不断的催促我向前赶,但我不知道路在什么地方。正好老婆的一位ESL同学的老公在私立中学当老师。当时是叫大家羡慕不已的好工作,他是在美国拿的计算机硕士学位,当然可以胜任老师的工作。我最难想象的是他的英语要多棒!!可以当老师!当然这让我下定了读书决心。

Labor工干了10个月我被Lay off。这也是人生的一次重要的体验。不过还好有EI可以支持一段时间。正好当老师的朋友的学生需要一个tutor,问我愿意不愿意,可以不用英语讲课但要给孩子解释清楚题。犹豫中我接下了这个机会,而且可以赚20块一个小时。这是我老师工作的开始。我至今非常感谢这个当老师的朋友。在以后的交往中我开始逐渐的了解老师这一行,如何成为一个老师。于是下定决心开始这条未知的路。目标是成为公立学校的老师。这个当老师的朋友也是想成为公立学校的老师,因为私立学校的工作压力大,收入低,还没有保障,每年续约意味着每年都有走人的可能。于是我们就成为了共同战斗的战友。

定下目标学英语:对于中国新移民想当老师,中学的数理化知识对绝大多数移民来说不是问题。最大的障碍是英语,比如说勾股定理的英文该怎么说都不知道。说来惭愧,我的英语一直很差,大学四级没过,六级更是没有考过。但在老婆的熏陶下和鞭策下,培养出来了英语的兴趣。到了加拿大,在Labor工的工厂就因为英语口语不好,收他妈的越南难民的气和欺负(他们来加拿大的早,靠Labor工也已经有房有车了还有很烂的流利英语)。那时就下定决心,有一天一定要把他们踩在脚底下。

我学英语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能够站在讲台上让我的学生明白我,再就是通过找老师工作时的面试。我卖了最便宜的收音机,每天只要有空就听,只听一个台CBC Radio One坚持了三年。每天早晨挤出一个小时朗读一篇Toronto Star 用以提高口语和发音。看电视尤其是Discovery Channel,对于感兴趣的节目录下来反复看。最多的看过几十遍以上,和老婆一起看直到每一个单词和发音都明白为止。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学英语的捷径,那是BS。还有一点学英语的体会就是一定要脸皮厚,敢于找到所有的机会开口。我和一个退休老头聊了一年多。三年多的努力总算是把英文过了关。

教师学院(Teacher’s College)在安省想当公立学校的老师就一定要有教师执照。私立学校不需要这个限制。加拿大没有师范大学。想当老师的学生,通常是在完成了四年的bachelor degree后,再到教师学院上一年就可以拿到Bachelor of Education degree。所以很多大学学生选择,学习五年可以拿到两个学位。有了Bachelor of Education degree就可以申请教师执照了。很多大学提供teacher’s college,例如:Oise at Uof T, York, Queen’s, Wetern, Lakehead, Brock等等。但是要进入teacher’s college 的竞争非常激烈,Oise at Uof T 的申请成功率是六比一,York 申请还要面试。我的老师朋友申请两次York都没有成功(他的条件非常好国内北大毕业,美国硕士生,两年教师经验)可见竞争激烈。刚开始我也是抱着申请两三次的准备。第一次我申请了Queen’s 因为我老婆正在那儿上学(老婆也是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上了学)。因为没有想到一次成功,我就只申请了这一所。我找到机会和负责招生的director聊天,再看了我的essay和面试后得到了录取通知。记得当我拿到大信封的时候,手都在发抖。我真是很幸运,这样一来就大大缩短了我的五年计划。那天,老婆真的很高兴。

入学以后才知道Queen’s有六千人申请总共招收了七百名学生。其中只有两个中国人,我是其中一个。

Teacher’s College事实上总共是8个月(9月到4月)其中有五个月是在Queen’s安排的一所中学实习叫做student teacher。有一个associate teacher帮助你,并把他的班给你教。幸运中的幸运是我碰到了一位非常好的associate teacher。他的无私帮助、严厉批评和细心指导给了无穷信心。他认为我最担心的英语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要适应加拿大的教学方式。说实话真正上讲台的第一个月恐惧和尴尬的冷汗在我的背上就没有干过。学生的轻视、不信任和嘲笑让我几乎蒙生退却的念头。感谢老婆的支持,鼓励和陪伴,我终于还是熬过来了。经过三个月地狱般的考验后,我逐渐和我的学生建立互信。同时,英语也有很大的进步,因为你每天都生活在加拿大人的环境中。我能完全明白我的学生的问题,学生也能明白我了,尽管还有发音和语法的错误。

找工作teacher’s college:毕业后面临的就是找工作的压力。这个时候才真正明白teacher’s job market。因为教师工作的优越性,很多白人和CBC都把当老师作为他们的选择,新移民必须费很大的力气和他们竞争。他们有无法抗衡的语言和networking的优势,有些学生都已经有潜在的职位在等他们。但是,作为中国移民也有我们的优势,白人由于数理化很差,他们主要都集中在英语、历史、地理、Arts 和Business等学科上,在数、理、化科目上我们完全可以和他们竞争甚至还有优势。另一方面,teacher’s job market已经逐渐趋于一个饱和的市场职位少,appellants多。

我是有机会就投简历。大概投了400封的简历,只得到两个面试。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 (TDSB)多伦多教育局给了我面试,战战兢兢中走入了面试,很幸运我通过了第一轮,进入了TDSB “Eligible to Hire List”。然后等待校长的面试。其间,我得到了一个美国中学的offer,但由于地点和薪水的问题我没有去(因为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工会组织,美国教师的待遇比安省差很多)。在焦急中等待,同时又象无头的苍蝇乱发简历。六月底有一次和校长的面试,但是没有成功。四年没有回国了,决定乘中学放假我也回国探亲一次。一离开多伦多就有两个面试的机会,但人家不会等你的。

八月回到多伦多直到开学都没有机会,整个人都快疯了。TDSB最后提供给我supply teacher的工作(其实就是零时教师,有工作就叫你去,没工作就没有收入。完全没有保障)。头几个月工作机会和少。没有办法我还要想其他办法,我又去找到tutor的工作。这样才可以维持生计。在TDSB里呆久了慢慢发现,想进TDSB的人很多很多。让我觉得找到permanent teacher机会很小。由于慢慢适应了老师的生活,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朋友之间的相互介绍机会非常重要。今年夏天又有多次面试的机会,但都没有成功。终于,八月底的最后一次的面试,经过精心准备终于取得了成功,成为公立学校的permanent teacher。

四年时间无数的艰辛,真的很感谢我的老婆的支持和鼓励,终于可以达成心愿,在加拿大安心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