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加拿大都市报报道,温哥华的水土似乎很适合女人生存,女人往往很快地适应这片土地,安居乐业,享受生活,发挥才能。虽然有些女人在家做专职主妇,相夫教子,但大多数女人,还是做职业妇女,与男人一起,或者独自撑起家庭的一片天。对于职业妇女来说,平衡工作和生活,可谓不可或缺的功课。

天平的一头是家庭,另一头是工作。为了家庭需要去工作,但工作的繁重,往往会影响生活质量,侵吞了与家人共度的时光。在工作、家庭之间找到平衡,就像在平衡木上跳舞,需要很好的协调能力,或许还不得不放弃一些梦想。

沉琰(Nina Shen )是英文翻译学硕士,移民前在中国做大学英文教师,2001年来加拿大后,与丈夫张一冰开了针对报考美国名校学生的英文补习学校。2009年后,丈夫回流到中国开分校,她就独自扛起了学校的教学,还要带两个年幼的孩子。

小女人边带孩子边管学校

他们当时是从做家教开始的,一个学生一个学生地攒下了很好的资源和口碑。教过GMAT、GRE、TOEFL、LPI,但最终目标锁定在SAT上,现在许多学生都已大学毕业了。学校专门辅导学生SAT,并帮助孩子申请美国重点大学。

张一冰希望用在加拿大的一些成功经验,去帮助在中国大陆的孩子,终于2009年下决心回中国去办学。2009年成立上海中国总部,2011年深圳分公司成立,2012年成立杭州分公司。他们在国内的营业面积比温哥华大很多,但是分支机构再多,温哥华”火种”地位还是不能动摇的。

丈夫的精力放在中国学校,沉琰就肩负起温哥华分点的教学。刚刚全盘接手公司时,沉琰非常害怕。

首先是身后一直在作为支柱的丈夫回国了,家庭和公司两个重担都落在自己身上。一直小鸟依人,现在要单飞,还要带两只小小鸟,很是惶恐。学开车出几个车祸、孩子生病、学生减少,压力山大。

她说,倘若没有孩子在身边,这个开端也许会顺畅很多。一开始,没有办法把孩子留在家里,便带孩子去公司上班。两个办公室,一边是她声嘶力竭地讲解SAT的各种文法规则,一边是自己的孩子在拉让人不忍卒听的小提琴。中间课间休息只有15分钟,她几乎是像猪八戒一样把带的饭倒入口中,然后揩揩嘴就又继续讲课了。

后来孩子们抗议说办公室特别不好,沉琰于是到处找人看能不能托儿出去。但是大家的回答都是:你家孩子可以自己在家里了。作为一个母亲,留孩子在家其实是一个心理槛。她必须克服心理泛滥的内疚感。孩子们开始自己在家里过周末,会在附近的街区活动中心去借书,随着孩子在家的次数多起来,她心理也能接受了,不再百爪挠心。两个女儿学会了对自己负责,这倒是个意外的收获。

沉琰接手学校后三年,虽然遇到了不少困难,但也很有成绩。培养过的学生进入的名校有:普林斯顿、斯坦福、宾州、哥伦比亚、康奈尔、加州伯克利,等等。2010到2011年度,沉琰在温哥华所做的申请个案是15个,其中13个都被美国排名前35的大学录取。2011到2012年度,申请个案是13个,全部都被美国排名前35的大学录取。

十几年来,她一直跟9到12年级的学生打交道,所以很熟悉他们的心理特征,非常喜欢也很习惯与学生打成一片。SAT学习也许是孩子们人生中最难的考试,学得很辛苦,考过的孩子都有一种”死去活来”、”化蛹成蝶”的感觉,她力求给孩子们创造一种快乐、快节奏的学习环境。

太空家庭的准单亲妈妈

回首往事,沉琰发现自己其实选择了一条难走的路,而且还没有回头路。她说:”我是特殊城市中的特殊妈妈。”

她说,之所以说温哥华是个特殊的城市,因为这个城市有太多伟大的女人们,在默默承担着家庭的责任,在男人缺位的世界里,培养着孩子。她作为一份子,也在品味着作为”准单亲家庭”的各种辛酸。和家长之间,可以说是心心相通,特别能理解对方的难处与苦恼。

在她看来,千万豪宅也好,小公寓也好,上班的也好,不上班的也好,都有共同的和各自的烦恼。但孩子带来的压力其实成熟了一个女人,也成就了一个女人。她见到的很多台湾妈妈和潮汕妈妈都特别能烧一手好菜,让人很羡慕她们笃笃定定料理家务的能力。她却是那种不愿意完全放弃事业的女人。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沉琰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在生儿育女那几年,尽量让孩子可以得到最多的母爱。从2001年移民到加拿大,一直到2009年丈夫回国,她一直都没有考驾驶执照。每天工作之余,手持录像机,记录下孩子的一个个萌的时刻。做妈妈,就是这么快乐。孩子大些后,她把重心重新回到工作,让自己充实,也给孩子树立一个榜样。这一切都不是事先规划,而是顺势而为。

曾经在家做过全职妈妈,她体味过相对安逸但也无聊的生活,因此,哪怕现在再累再苦,也决然不想退回到以往的状态。

她分析自己,做一个工作的妈妈,虽然有因为丈夫回流的客观原因,也有早已潜伏在内心深处的主观因素。”我是谁?”这个永恆的问题一直盘旋在她的潜意识里,督促她不要太安逸。她说,关于”我是谁 “,说到底,是对人生的一个定位。她说:”我会给两个回答。我是一个妈妈,也是一个老师。这两个身份的交迭中,我有特殊的价值。”

以往不工作时,经济上先生并不限制,但是总觉得自己没有收入,便也自觉地能不买就不买。现在工作上虽然导致自己没有那么多的闲暇时光,但经济上有了比较大的自由度了。虽然还是延续了以往节约的习惯,但逛街时感受更好些。她很享受目前的工作状态,喜欢这份工作。沉琰喜欢跟这些十五六岁、十七八岁的小孩打交道。他们纯真又复杂,认真又懒惰。 在他们身上,她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忙碌生活中的小遗憾

像很多职业妇女一样,沉琰家务上比较马虎,不精益求精。所以,做家庭煮妇若干年,拿手菜基本为零。这导致家里孩子在外面吃饭非常习惯,也很能接受各种味道。十几年下来,她只有烤牛仔骨做得味道还不错。她说,感谢韩国人!他们的牛仔骨烧烤酱实在是太好用了!还要感谢大统华,他们提供的各种面包熟食都是我们孩子熟悉的”家”的味道。

孩子们上兴趣班她一直接送。游泳、滑冰等一直是接送的,但是钢琴等私人辅导的课今年开始可以让老大带老二走去,因此心理感觉轻松不少。孩子们学习她基本不辅导,但是提供一些建议。她说,孩子们与爸爸靠电话和微信沟通,沟通肯定是不如在身边的那么好,但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

谈到现在生活状态,沉琰说,”全年无休”会比较贴切。平时在温哥华上课还算正常。假期回到中国,在其他分点会忙到受不了,几乎没有时间休息。目前国内公司已经启动三个大城市,上海、深圳、杭州。她已经连续两个暑假都在国内忙着教学和申请美国大学创意工作。

沉琰最愧疚的是,在孩子们心里,”旅游” 就是每年的夏天回中国,然后见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一点上她没有办法补救。 这是做补习这一行的”硬伤”,也是她暂时最介意的地方。”旅游这一课,只有让她们长大后自己去补了。”沉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