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发小移民加拿大,选来选去,选了经济如日中天的石油省份阿尔伯塔省落脚。我说你去那儿就对的,在阿尔伯塔,稍有活动能力的人都去矿上打工,在城里干的人都很没用。这位1980年代未期的大学毕业生张嘴就一句充满知识优越感的话:”你想让我当石油工人啊?”我更不客气:”你两年之内不用想当石油工人。加拿大你需要了解的还很多。”

他不明白,真的当上石油工人,他的移民生活就算成功了。

工人,英语叫LABOR,含义很丰富,但在加拿大,指的就是最基本的工人。从企业管理角度,LABOR之上,是班组长,技术员,质监员,车间经理,工程师,工厂经理等等不同的职位。

因为市场和观念的原因,中国人对工人持一种很轻视的看法。事实上,在欧美职场,普通工人不见得差到哪儿去。工人有工会保护,有福利待遇,收入随行就市,是一个不错的饭碗。在有些情况下,工人的收入稳定、压力较小,还是不错的。有些行业,比如汽车工业,普通工人起薪就是时薪20美元,年薪四、五万,做若干年有望拿到一年十万美金,远超过一般的所谓白领。

如果脑袋不笨,动手能力强,工人中的技术工人,是相当不错的活儿。电工焊工铆工车工钳工,在加拿大年薪五、六万加元很正常,远较一般的工程师容易找到工作。我颇认识几个长年做自动化车床(CNC)的哥们,时薪二十几块钱,一人养全家,开着新车住着大房子。此类工作还很容易产生成就感。用一个2003年移民的长春哥们的话说:”手技一旦出来,越干越有味。这大块的铁大块的钢,在手里三下两下变成有用的零件,爽透了。”

刘先生在国内时是一个标准的工程师,毕业于一所名校的发动机专业,在国内某大型制造企业服务多年。如今他和太太都在安省一家电子企业打LABOR工,几经进修考核成了技术工人。区别于一般累死累活还不敢花钱的华人LABOR工,夫妇二人该开好车开好车,每年国外度假。刘先生出国的理由很简单:”我他妈的在国内闹死了。工作做得好,你专业出身应该的。工作做得不好,你们看看,名牌大学培养的学生就这水平。你拼命干出了成绩,一帮人使足力气踩你。你干脆混日子吧,嘿,什么好事也没你的了,什么考评倒数第一、竞岗落聘,可有人扛了。在大型国企,背景最重要,其次会拉关系,资历长短也关键,业务好是最次要的了。我也不是笨人,最后靠资历也参与些事,结果那些拿回扣、分小金库还有乱七八糟的帮派斗争、男女关系,想不知道也灌一耳朵。国内那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和不干正经事的情况,让我每天处于愤怒的状况。为了我的心脑血管系统,我也得出国。”

张先生出国后,先是在安省的门户城市落脚,新移民住日租的移民之家、到餐馆打工的事情,他全经历了,但他几星期就调整过来。去餐馆当侍者。他外语好,拿著工卡专找西人餐馆,工资、福利该有的老板全给,小费归自己,有时一天的小费就能赚几十上百元。

做侍者腻了,就换了个城市,找专业工作找不到,先进了汽车配件厂打LABOR,简历上只写在相关企业工作经历,说是工人——西人老板也不敢雇个汽车工程师上生产线当工人的。夫妇两人做了两年多,现在每小时工资都是 24元,再算上加班什么的,一年家庭收入八万以上没问题。贷二十万款买了栋大房子。车先是台家庭车,后换大吉普,反正想开啥车换啥车。不存款,但买保险、投资退休计划,完全西化——享受国家福利,领取退休金,存钱做什么。”钱赚了是花的,花完再赚。打LABOR?多好啊,上班就做,下班就歇,也不用脑子。挣得也不少。”

加拿大的职场做久了,人际关系也会变复杂,但还是比国内要简单,两口子也不想再走回头路了,只是亲友故旧都在国内,还是要常回去看看。多少新移民算帐,回次国够买台新车了。张先生两口子却每年回国度假,”我们买完车了。老板给的带薪假,我当然要回国探亲。”

此外,工人中的政府合同工,又是一个优越的群体。环卫工人、自来水工人、邮局投递员,都能拿到很好的薪水和福利,工作强度有限还受工会保护。安大略省教育局的管道工人,也就是拧拧上下水管子的活儿,居然有年薪10万加元的。当然,活儿越好门槛越高,新移民不太可能得到这些职位。

加拿大是工业发达七国之一,经过长期发展,技术工人成为这个国家职场中的重要角色,应该是社会历史发展选择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