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种不通过蔑视、忍受和奋斗就可以征服的命运”。2002年,我们一家三口从北京飞抵温哥华。作为技术移民,开始了在加拿大全新的生活。

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初来乍到,没有一个朋友。从租房子、搬家到找工作、为女儿找学校,华人在加拿大所有经历的心路历程一样都没有少。期间,不乏困难、苦恼和挫折。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生活压力莫过于找工作。前后找过不少工作,不断地碰壁。初初稳定下来的那份工作是给美国一家公司,做cold calling,进行电话销售。所幸我毕业于四川大学外文系英语专业,不需要过语言关。过往在外资公司的汕头、厦门办事处,从事过进出口、建材的销售,销售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接下来是找房子。列治文是我最初登陆的地方,刚开始时租住在列治文Gillbel区的公寓。慢慢地攒下了点钱,买下公寓的一个小单元,再换房,搬往大一点的地方。眼看着房价从30万、40万、50万,一天天的上涨,有些无力。

那时也没有钱买新车。刚来的第一个星期,我看到广告,跑到素里买了辆二手车。有一次开在半路,车子突然熄火。失去了动力,没有了刹车。在惶恐中,将车子慢慢地推到后巷,这样的经历很难忘。

稍稍稳定下来后,试着营运一家小的贸易公司,想将中国的建材进口到加拿大本地来卖。但非常不顺利,遇到不少阻碍:中国产品的规格、质量不能符合本地经销商的要求;当销货量上不去,物流就有很大的问题。最大的困难还是文化的隔阂。这个公司并不盈利,后来还是将它关了。

机缘巧合,遇到了一名西人,经他的指点,我开始转行从事金融和投资业务。先是做他的助手,慢慢成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以前在中国多年的贸易知识、人脉关系开始可以用上,生活一点点走上轨道。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一场席卷全世界的金融风暴从美国华尔街刮出。因我所从事的贸易融资直接依赖于美国的债券市场,几乎一夜间,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投资所得。已经搭建完成的投资通路消失了,未来的路该如何走?人生又面临着一次挑战。

2008年夏天,我与合伙人经过市场调研,决定成立红酒投资公司,生意回归到我过往熟悉的进出口贸易。在生意日益稳定以后,我所想的是帮助更多的新移民,感恩回馈。就如在我移民路上,有过无数的朋友,给过我的帮助。

现在微信群很发达。我建立了一个邻里守望(block watch)的群。定期地在群里开展一些社区治安话题的讨论。列治文的入室盗窃很猖狂,如何加强警力,各级政府需要听到来自草根民众的呼声。这也是我在2015年底,创建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刘海社区之声基金会的初衷。

老年朋友的医疗保健,如何找家庭医生、如何选购比较便宜的非处方药,如何选择学校,民生实事与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息息相关。这些话题,都是移民朋友们时时会遇到的一些切身议题。刘海社区之声从微信群走出来,在更大的范围内,和大家在一起线下交流。曾经有个生病入医院开刀的群友,英文不够好。通过微信群裡朋友的介绍,找到我帮忙,希望去EI部门申办些手续。我就做司机,开车陪同他。生活中有许多琐碎小事,在我看来,事不在大小,当你实实在在、脚踏实地去做,用心尽力去做事,大家都会看在眼中,认可你的为人。慢慢地,就会带动大家一起做,来共同服务社区。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夏日嘉年华、加中体育基金的冬奥城市论坛到为80岁的海岸救助义工老爷爷的筹款,列治文渔人码头附近乔治亚湾罐头厂遗迹保护……每天的日曆裡写满了行程,忙盈而充实。

在青葱岁月的大学时期,我参加过电视辩论赛,喜欢电影配音,曾经被汕头经济台聘为兼职电台节目主持人;现在我也运用这特长,作了多场社区义务的双语主持,投入很多时间。因为身上有多个协会秘书长、理事等职位,有时候,多个活动集中在一块,需要赶场。不要说吃饭,忙时连喝水都顾不上。所幸我有位默默支持理解我的好妻子,有一双乖巧懂事的儿女。

回首移民后的历程,在这里,列治文,留下了我拼搏的汗水,撒下过因思念在祖国的父母而泪湿满襟的乡愁,记载了我奋斗的理想,有我的欢笑和泪水,收获与失意;这里,有我前行的努力,写下了我成长的足迹。对这个居住的城市,有着熟悉且喜爱,可以说列治文就是我爱恋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