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华人做律师不是什么稀奇事儿,而大陆新移民的第二代做律师却是新鲜事儿。大陆移民加拿大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转眼间不少第二代移民已经长大成人,不少人已经学有所成,然而成为律师的应该是凤毛麟角。

郝大为就是这样一个新鲜出炉的律师,他的律师楼去年才正式开业,记者见到他时真的被吓了一跳。因为以前采访律师都是一个个成熟甚至苍老的面孔,一副老江湖的样子,但眼前这位律师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一个律师助理,他实在太年轻了。

 

9岁的时候郝大为刚刚在中国读完小学二年级,就随父母移民到了加拿大,那时候他也不会英语,一切从头开始。他坦言,小时候没有当律师的理想,只是记得刚来多伦多的第一年,他和妈妈坐地铁时妈妈问到他将来想干什么,他不假思索就说当律师,旁边的一位乘客听后就笑了。

郝大为说,不知道那个乘客是觉得他这个理想太离奇,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才笑的,后来慢慢长大才知道成为律师真不容易。打那之后郝大为并没有把当律师作为一回事儿,上大学的时候他去了西安大略大学学经济学,在那里他发现了自己的理想。

他回忆说,当时选了一门案例课,那个教授很厉害讲课特别好,把案例分析的特别吸引人,中间还穿插了许多法律知识,让他感受到做律师应该是他的志向。于是在本科毕业之后他就选择了渥太华大学学习法律,父母听说后也很支持他的选择。

对于希望成为律师的学弟,郝大为指出本科的选择其实很重要,法律学院希望它的学生有各种背景。他的律师同学有的甚至是艺术类毕业生,反而是在本科就学一些法律课程的人不受青睐,可能是因为教一张白纸的人更容易吧。此外,大学成绩也很重要,本校排名至少要在前10%,平均成绩75分以上的才有可能入围。

他认为,成为律师很重要的是语言能力和沟通能力,他入学第一天就遇到下马威,校方给每位新生一沓厚厚的文件。他记得第一天晚上就读了300多页的案例和法律条文,许多同学都吓得觉得学不下去了,后来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才算摸住窍门,但语言不好的话实在难以完成学业。他出色的沟通能力得益于高中时候做各种义工,大学一年级通过竞选当选了学生宿舍委员会委员。他表示,这让他有机会接触校方的管理层,学会和决策层打交道。

2008年他学成毕业后,没有选择去大律师事务所,而是到了一个韩裔律师的小事务所工作。他表示,在小事务所你需要承担更多的工作,得到的锻炼更全面,他最得意之作是2009年打赢一宗交通意外二级谋杀案,至今他还把当时《星岛日报》对他的报道挂在办公室里。2009年他决定独立执业,开办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他觉得要利用自己的背景优势,为国语移民提供法律服务,弥补国语刑事、民事律师不足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