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牛志玲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我和许多移民一样,在这块美丽的土地上已经度过了20多年。

20年前,由于丈夫的背叛,逼于无奈,我身上带着约4,000加币和背上背着一个3岁多的女儿来到多伦多。当时举目无亲,幸好在上飞机前联系了一位从不认识刚刚从深圳移民加拿大的太太,我和女儿就暂借住她的一间房子,之后我背着女儿沿街找房子,有房东听说我有一个3岁大的女儿,又没工作多是拒绝。一个月过去后,深圳太太也开口下逐客令。那时说普通话的人不多,只要在超市或图书馆听到有说普通话的人,我就背着女儿主动凑上去,跟人家聊天,询问租房。

有天碰到一对安徽夫妇,他们要移民美国发展,因租约没到期想转租。这对夫妇听到我的困难,就和他们的房东商量,这样我和女儿就搬到他们的房子里。

这座房子在多伦多市中心东区,房子被房东分割成三层,我和女儿租下一楼的一室一厅,因长期出租,蟑螂、老鼠出没成灾,但有得住总比没有的好。交完第一个月和最后一个月租金,加上吃饭,口袋里的钱已经不多,我开始慌了起来。其时恰逢加拿大经济不景气,寻找工作特别困难,尤其到处都要求有加拿大经验,别说跟专业对口的工作,连”累脖工”也不易找。再加上我背上还有一个3岁多女儿没有人看,由于没有钱请人照看女儿,我常常背着女儿去见工,老板一看见我背着女儿见工基本都拒绝我。

后来有一对在超市认识的东北夫妇介绍我到多伦多市区一间五星级饭店当房间清洁工。这时最大的问题又来了,没有人给我看孩子。好不容易有一位教会的马来西亚的华人老太太看我们母女很可怜,愿意帮忙,但没想到我刚刚开始工作两个月,她年迈的婆婆突然病倒,生活不能自理。她由于心事重重赶路又摔倒住进了医院,她让她儿子告诉我,让我再找人看我的女儿。我听后眼泪马上流了下来,”天啊,我该怎么办?”刚刚有点收入可以付帐单,虽然很累,心情还是很快乐。这突如其来变故,把我推入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找不到人看女儿,我的工作就没了,没有工作我们母女怎么活呀?我只好求她的两个上大学的、正在放假的儿子帮我想想办法,幸好他们说服了他们的妈妈,继续帮我。

后来我换到一份办公室的工作,这是一位犹太人开的公司,当时有250人申请,而公司只录用1个人,我幸运被面试了两次,因为没有加拿大经验,公司并没有录用我,过了两个月公司发展了,公司老板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到公司干。我接到电话,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这真是对我来说天大的喜事。

但两年以后的一天早上,我刚刚到公司,老板就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我有一种不祥之感。他让我坐下直奔主题说:”这是公司付给你两个星期的工资,你回家吧,你被公司裁下来。希望你尽快找到工作。”我当时眼泪刷地一下掉下来,这真是对我天大的打击,我拿起两个星期的支票,迈着绝望沉重的步伐乘上公交车,直奔地铁站。下了地铁站,脑海忽然出现了”自杀”的念头。正要准备跳时,忽然耳边好像听见女儿的呼喊”妈妈,妈妈”的声音,看着迎面而来的地铁,我双腿发软几乎瘫痪在地。我没有跳下去,擦干脸上的泪水,咬着牙、抖了抖发软的腿进入地铁车厢,当时我想:”女儿等着我回家照顾。我必须回家!”

这之后我也曾在几个公司做过短暂的工作,受尽压力和恐慌,最后在Burlington找到一家非盈利性组织工作,既忙碌又充实,并向同事学到了很多工作经验,增长很多知识。有一天告诉我的白人同事,我要请假参加入籍仪式,成为一名加拿大人。行政管理总监,我的老板对我说:”我们欢迎你入籍”。她的一席话令我感到心里热乎乎的。

参加完入籍仪式,第二天按时上班,中午吃饭时,让我热泪盈眶的是行政总监和办公室的同事为我定了一个特大的蛋糕,火红的枫叶在蛋糕上半部,下半部印着欢迎Carol入籍小字。那天中午我们一起围着蛋糕高唱加拿大国歌,我含着热泪切完每一块蛋糕送到每一个同事的面前,我从心底里感谢他们以这种温暖的方式接纳我为一名新的加拿大人。

可世事难料,政府为了减少开支,停止拨款给这个非盈利性组织,我又一次失业了。

回到多伦多后,经过几个月”全职”找工作,终于找到一份比较理想的工作,并一直干了十几年。由于收入比较稳定,我在多伦多市区贷款买了房子,没有钱装修,就和女儿一起刷漆,布置属于自己的家。

天有不测风云,经济上刚刚有了点改变,我又陷入新泥潭,被网上的骗子骗走了一大笔钱,这笔钱全是从我弟弟妹妹那里借来的。我再次陷入无法活的地步,每天接到催我还钱的电话,银行借的钱利息高得惊人,我精神恍惚处于几乎崩溃状态。

公司的老板和老板娘得知我被骗的事,他们从精神上给我热心的帮助,增强了我战胜困难的信心。十几年下来,我从办公室助理成长为财务行政总监,管理着公司几百万财务,并主管财政部门。我的两个女儿也很努力,她们都分别获得高额奖学金,毕业于美国和加拿大最好的大学。

回首过去的二十几年,心中充满了对火红的枫叶国的热爱,一步一个脚印在这片美丽而自由的土地上见到了新的彩虹,此文章献给那些善良、热心助人的人们,祝加拿大150周年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