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六十年代的新西兰,几乎每个城镇、社区都有一家中国人开的水果店。随着超市的普及和网购的兴起,越来越多的水果店渐渐倒闭关门了。

1920年代的华人水果店

这些水果店的历史也就是新西兰华人的生存史。他们曾经艰辛打拼只为了给下一代更好的生活,希望他们在更广阔的天空展翅飞翔。

这段特殊的历史不该被遗忘。

The Fruits Of Our Labours–《努力的成果 新西兰华人苹果店》,就是这样一本记录了这些开水果店的华人家庭生活变迁的书。五位作者花费7年采访了无数个曾经的水果店家庭,全景式地呈现了这段逐渐消失的历史。▼

  《努力的成果 新西兰华人苹果店》

这批早年离家,不远万里来到新西兰打拼的移民,他们是众多华人移民的缩影。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各行各业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为新西兰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多年前,一些华人因为战乱或者淘金热来到这个国家。在这片远离家乡、语言不通的国度,安身立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第一批来到新西兰淘金的华人

是他们吃苦耐劳、永不言弃的精神让他们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他们中的一些人更是成为了建设这个移民国家的顶梁柱。

01

番薯大王Joe和Fay

华人夫妇Joe(郭武乐)和Fay(黄蕙娟),他们多年来一直默默耕耘,靠种菜成了新西兰农业界的行业翘楚。女主人公Fay就是当年水果店老板的女儿。

 

现在年轻人都心怀壮志想要干一番大事业成就人生,而他们却靠种番薯获得了无上光荣的英女王服务勋章和代表新西兰农业最高荣誉的布莱迪斯洛奖杯。

从抱子甘蓝、南瓜、花菜、西兰花、无籽西瓜到番薯等,多年来Joe和Fay一一尝试种植多种农作物,对丰富新西兰民众的餐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如今,我们餐桌上司空见惯的番薯就是他们多年努力培育、改良的结果。在全岛因黑腐病遭遇番薯危机时,是他们无私地拿出自己的种植研究成果,拯救了农民和同行。他们也因此得到了“番薯大王”的美誉。

 

70多年如一日的辛勤劳作更是让他们的名字成为了新西兰农业种植的代名词。

这对难民出身的夫妇靠种菜为自己赢得了一片天。

 

 

02

敢闯敢冒的傻父亲

早在1920年,Joe的父亲郭来发就来到了新西兰,之后,他在霍克斯湾开始了自己的农业种植尝试。

1940年,12岁的Joe因战乱随母亲逃难乘船来到了新西兰。

 

当时正值父亲的农场由于合伙人破产和生产率不高而关门大吉。于是,父亲租了12英亩地改换门庭决定自己单干。慢慢地,在他的努力下,农场作物长势喜人, 他们终于有条件在1945年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拖拉机。

  50年代末,Joe的爸爸郭来发Gock Loy Fat正在搬运蔬菜

1949年,Joe的父亲听从了朋友的建议,从霍克斯湾搬到了蔬菜需求量更大的奥克兰生活。他花了4000磅在今天的机场区Mangere附近租了一块72英亩的土地准备大干一场。

在那个年代,花那么多钱去租赁一块土地种菜,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疯了,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03

刻字南瓜的先锋

Joe的爸爸骨子里就是位天生的冒险家,他曾经还迷上过飞行,加入过奥克兰飞行俱乐部。

在种菜这件事上,他也发挥了自己的冒险精神,敢尝天下先。当时南瓜在新西兰还不普及,属于高档蔬菜。爸爸突发奇想,在过年的时候在没有长大的南瓜表皮刻上“恭喜发财”的字样。随着南瓜的长大,有字的部分就会凸起,好像天生长在上面似的。

1958年,Joe的爸爸就想出了南瓜上刻“恭喜发财”,应该是世界上第一个想到刻字南瓜的人。这是2016年Joe效仿的刻字南瓜。

在农作物上刻字,近年来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了,而在1958年爸爸就率先想到这么有创意的方法,真的是不简单。

 

直到2004年,中国才有人在南瓜上刻字。

这种敢为人先的精神直接影响了Joe今后的人生。

04

度蜜月仍心系田头

1953年,Joe和Fay在一间餐馆初见,因为太害羞,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却在共享的一杯茶和一份饼干中,彼此暗生情愫。

在家庭农场帮忙多年后,1956年,老实巴交的农场主儿子Joe和羞涩的水果店老板女儿Fay结婚了。同样难民家庭的背景,共同的追求让他们从此相知相爱相守一辈子。

  50年代末,Fay和工人在田里割花菜

本是种植白痴的Fay,为了融入这个新家,开始努力尝试田间地头的一切农活。小夫妻俩百折不挠地不断试错、实验,满脑子都是如何更好地种菜,怎么样才能种出新品种。

他俩甚至在南岛的奥马鲁Oamaru度蜜月时也心系农作物。他们在当地看到抱子甘蓝,就觉得为什么不能在奥克兰种植呢?于是,他们把这种植物带到了奥克兰,成为当地第一家成功种植抱子甘蓝的农场。50年代末,Fay在田里采摘抱子甘蓝

  抱子甘蓝

05

小标签 大作用

之后,夫妻通力合作,又种植出了当时只有美国才有的时髦货无籽西瓜,因此还登上了1958年新西兰水果种植的专业杂志。

  1958年 全家人庆祝无籽西瓜丰收

当时,他们在售卖西瓜时,经常会把有籽西瓜和无籽西瓜搞混,顾客抱怨连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Joe到处找厂商,创意地将无籽西瓜的产品信息印在胶布上,这样贴在西瓜上就非常方便区分了。

别看这一今天非常普通的小标签,不经意间又赶了人先,从而被市场同行纷纷效仿。因为当时只有产品的外包装箱才印有产品信息,没有人用标签直接贴在水果上。Joe的小小举动,真是既方便了自己又方便了消费者。

  当年Joe自创的西瓜标签 旁边是杂志刊登的无籽西瓜文章

06

疯儿子成“番薯大王”

由于在西瓜种植期内,那几年气候条件发生了变化,Joe觉得种植西瓜已经不太合适了。从1952年开始,Joe夫妇开始在邻居的帮助下致力于红薯的种植。

  1950年代,丰收的红番薯装在苹果箱里

后来,整个新西兰北岛的蔬菜,尤其是红薯,遭遇到了一种罕见的黑腐病BlackRot,这种病毒抑制了蔬菜的生长,红薯开始大面积溃烂。

Joe夫妇当时培植出了一种可以抵抗细菌和病毒的红薯。当他们看到其他的农民和蔬果农场种不出红薯后,就把自己种的的红薯送给了深受病害之苦的农户和同行,并把这种可以抵抗细菌病毒的红薯无私推广给了其他蔬果农场。

  他们的三个孩子Virginia, Jayne and Raewyn抱着大番薯

经过近10年的努力,Joe农场的红薯产量远远超过了新西兰的其他农场,而紧接而来的挑战就是如何解决番薯的存储问题。

正在他们困惑时,当时新西兰国家科学与工业部园艺部的一位专家建议他们试用能容纳500箱红薯的标准化库房。

为了让红薯们安然过冬,Joe毅然从银行贷款了8000磅用于库房的建造。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1962年,在Joe的坚持和不断努力下,这个安装了现代化控温控湿设备的红薯存储仓库建成。

  当年的库房,现在用来存储种子

当时,身边的人都觉得他们花这么多钱建个仓库简直疯了,那个年代用这些钱可以建成批的公寓,光收租就足以不愁吃喝了。

但Joe却觉得这钱花得相当值,有了现代化的仓储库房后,他们又探索了科学的温度控制管理方法。终于,夫妻俩把红薯的损耗从50%直接减到1%。

  当年的库房

07

保鲜储运的开拓者

1975年,因为父母年事已高,他们从农场的事务中逐渐脱离。Joe把农场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在原来家族农场的基础上又买了旁边的地,从此他们在这片140英亩的土地上继续耕耘自己的事业。

  1981年,女儿Virginia结婚,中间为Joe的父母。右边为Joe和Fay

那时候,Joe和Fay的红薯事业正做得风生水起,他们三个女儿也逐渐长大,在家里农场也能搭把手了。闲不住的Joe又种起了西兰花。可当他们想把新鲜的西兰花运送到南岛时,如何保鲜又成了个问题。

Joe从国外的杂志上看到有一种聚苯乙烯材料的箱子能保鲜,由于当时市场上没人使用这种特殊产品,生产厂商也没有把握,他就到处找公司游说,甚至不惜支付巨额定金。

刚从地里采摘上来的新鲜西兰花经过短时间晾干后,在箱子底下垫上一层冰块。然后在堆满西兰花后,在盒子最上面再盖一层冰块。这样,整个箱子就相当于一个可移动的冰箱。然后封箱运输。

  1989年,聚苯乙烯箱装的西兰花,零售商正准备出口到大溪地

在低温冷链技术设备发达的今天看来,Joe这些自己慢慢琢磨探索出来的保鲜运输技术手段已经很落后,但却结结实实填补了当时的市场空白。他就是为了让遥远地区的人们都能吃上新鲜蔬果。

一些零售商在听闻有这种好东西后,直接从Joe那里买整箱装的西兰花出口到日本和澳洲等地,但Joe自己却坚持只发南岛。

2007年,Joe和Fay把实验种植了多年的大黄用这种聚苯乙烯箱子出口到英国。英国当时还没有这种植物,当收到货时,英国进口商惊讶这些大黄竟然刚像从田里采摘下来一样新鲜。

08

不断探索的伟大贡献者

从红薯种植大王到保鲜储运的探索者,Joe和Fay一路引领新西兰的农业种植市场,但他们从不以自己的成绩为傲,总是想挑战更多的未知。

1980年代以后,他们又引进种植了意大利玫瑰葡萄,让这种口感极好外貌却很小不惹眼的外国新鲜品种被新西兰当地民众接受并喜爱。

  2011年,Fay在温室中修剪葡萄藤

在自己已经功成名就的番薯种植领域,他们种植了奇货可居的金番薯,又几经研究种出了别人无法超越的超级大番薯,一直引领市场风骚。

  2007年,Fay手持路易斯安娜金番薯。这种番薯市场上供不应求,但他们并不打算大量商业种植,只为朋友、亲人和少数预定客户种植。

2013年,在新西兰园艺协会年度颁奖晚宴上,Joe和Fay光荣地被总理John Key授予了新西兰国家的最高荣誉,骄傲地搬走了象征新西兰农业行业最高荣誉的布莱迪斯洛奖杯(Bledisloe Cup)。他们是新西兰农业领域最伟大的贡献者之一。

  2013年, 总理授予Joe和Fay 至高荣誉

2015年,Joe和Fay更是获得了英女王服务勋章,以表彰他对种植业作出的巨大贡献。

这对不断开拓的老夫妻耕耘一辈子,总是走在市场之前,创了无数同行业之先河。可他们却一再视商机为无物,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埋头只做一个实践者。

做最了不起的事,住的却是最普通的房子。

  他们依然住在农场旁边的普通房子里

夫妻两人相濡以沫一辈子,如今依然每天在田间地头相逢牵手。

如今,Joe和Fay的三个女儿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他们不愿像父母一样在农场打拼。

  2013年10月,参加外孙女Megan的婚礼

  四世同堂 左起 外孙女Emily Brageul、外曾孙女ChristineBrageul、Fay、女儿Virginia

  2015年,他们的外孙女Megan Blackwell 举办了名为Chinese Roots, Kiwi Branches的摄影展,记录了外祖父母的生活

对于谁来继承他们的事业,老夫妇很乐观地表示:未来,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这块地就留给有兴趣的人耕耘吧。

今年,Joe88岁、Fay84岁,他们还在农场继续工作着。

  2011年的Joe和Fay,他们耕种这片土地超过了70年

Joe说:无论你做什么,对待植物或者是对人,如果都怀着爱的话,那么植物就会长得更好!

一直争强好胜的Fay补充道:为什么要跟在人后,我就是喜欢先走一步,让别人跟在我们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