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丝(Denise Webster)4岁从香港移民来旧金山,在这里落地生根,住了60年,但今年秋天她不得不离开这个她以为会死在这里的城市。她去了沙加缅度,在那里找到一个宽敞的公寓,离开旧金山时,她甚至没有说再见,因为她离开时,满怀愤怒、痛恨和悲哀。她说:“我想不到我会离开旧金山,我以为会在这里终老,死在这里。”但是她不得不离开,她老了,投资失败,加上不久前开车,连吃两张罚单,汽车还被人破窗窃盗;旧金山已经成为一个惩罚人的城市,66岁的她不得不出走。

4岁从香港移民 那时旧金山很安全。1957年,丹妮丝和她父母一起从香港移民来到旧金山。她父母都是葡萄牙裔,从葡萄牙去了澳门,然后再去了香港;1949年之后,她父母选择了移民来美国。来到旧金山,他们住在列治文区,她记得金门街,每到下午,大雾就会从太平洋吹来,整条街道都被大雾笼罩,她和其他小朋友就在街上玩耍。丹妮丝在她自己的部落格上回忆以前的旧金山,那时旧金山是一个安全的城市,在街上玩耍, 一点问题都没有。

考上加州大学 穷学生卖上万珠宝,她在旧金山上学,读天主教的学校,后来考上柏克莱加大;在柏克莱上学时,她在旧金山的Gumps百货公司做店员;“我是一个要挨饿的穷学生,但是在百货公司,却卖价值3万5000元的珠宝,给那些女明星。这种遭遇只会在旧金山才会发生。”年轻时,丹妮丝学得什么都有可能,她多谢旧金山给她希望。1975年她结婚,1990年代中网络经济兴起时,他去硅谷的升阳公司工作;到了2000年代中,她被年轻的科技人所逐,无法在硅谷工作下去;旧金山也成为年轻人的世界,使她感到被人逐出这个城市。

年轻科技人兴起,她感到被逐出城市。2014年,她开设了一家艺术商业公司,但数年后就被迫关门;从那时开始,她知道她留在旧金山的时间已经不多。“如果我可以留在旧金山,或者在湾区找到一个地方,我是不会离开的;离开的时候,我觉得我已失去了一切,包括我以前的梦想。”

移民是一种选择,会有困难的时候,但如果你有任何移民的想法,欢迎拨打我们的7×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400-698-3225。


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