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中国的京剧演员,到纽约的电器销售员;从仅知道”banana”这个英文单词到一口流利的英文;从一个河北农村的孩子成为美国新公民……阿强的移民故事彻底打动了我。

和阿强的认识纯属偶然。6月30日,周日,我们一家到新泽西州的另一个town的韩国超市购物,之后到附近一家日本餐馆吃饭。这是一家自助餐馆,牛排和寿司的味道很不错,平日顾客很多。阿强就是在那天上班的。他见我入座,就用英文问我要喝什么饮料。我用中文自言自语地说:喝点什么呢?他乐了:同胞啊?讲中文吧!我们此前来过该餐馆几次,都没见过阿强,于是就问他是从国内哪里来的。他说是河北,平时只是周六和周日上班,其他时间在纽约销售电器。

阿强的客人很多,和我们聊了几句后,他又忙着招呼其他客人了。他性格很开朗,喜欢逗孩子,一个老美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那个胖乎乎的美国小妞一见他就乐。看得出,他很用心地在工作。阿强笑的时候特别可爱,眼睛眯成一条缝,眼角上挑,看上去很喜庆。

快吃完时,先生把他叫过来,很好奇他是如何来美国的。他简要讲了自己的故事:河北唐山人,今年36岁,来美国十几年了,育有一子一女。在国内时是一个京剧演员,来美国演出后签证延期,后来身份黑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到林肯艺术中心参演《牡丹亭》,林肯艺术中心帮他办了签证。因为演出不能养家糊口,所以就去餐馆打工。后来遇到一个顾客,看他服务不错,就让他到自己的公司销售电器。绿卡拿到后,为了把父母接来,考了好几年入籍考试,终于通过了,今年把父母接来了。

听完阿强的叙述,我和先生感叹不已。在给小费时,先生给了他20%(一般都是给10-15%),他一个劲儿感谢我们,并给我们留了电话,说哪天要请我们一家到他家里做客。

7月4日,美国国庆节,阿强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吃晚饭。驱车半小时后,我们到了阿强的家。他住的是一幢美国常见的别墅,房前有车库,屋后有草坪。他的父母看上去很年轻,言语之间,为儿子感到骄傲。阿强领我们看了他的房子,一共四层,地下室,一楼是厨房客厅,二楼和三楼是卧室,四楼是阁楼。在二楼的过道上,阿强两岁的女儿躺在地上睡得正香。屋里的床上,6个月大的儿子在酣睡。屋后的草坪上,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撑开一片阴凉,下面种着西红柿等蔬菜。阿强妈妈很遗憾地说:”这里太阴了,种不了蔬菜,我们唐山有个大院子,种的大白菜都吃不完。”她很怀念自己在唐山的家,说住了一辈子了,习惯了。美国虽好,但自己英语不好,到超市买个菜都费劲。

一会儿,阿强的儿子醒来了。他上去抱了下来,一个很可爱的胖娃娃,挣着惺忪的睡眼好奇地看着我们。他注意到了我女儿的存在,目不转睛盯着她。阿强娴熟地泡了瓶牛奶过来,孩子咕咚咕咚,两下就喝完了,神情顿时活泼起来,冲我们乐,可爱之极!

我奇怪阿强的妻子怎么不在家。一问,上班去了。阿强告诉我们他和马来西亚的妻子相识的过程,笑着说:”我真的是走错地方碰对人”。

几年前的一天,一头长发的阿强走在纽约的街上,一家刚开业的美发店工作人员正在散发广告,阿强一看,理发可以免费洗头,不错!于是就拿着广告进去了。进门后一看,居然走到隔壁的美容院了。一个态度温和的女孩出来了,说:我们这里也可以洗头,你感受一下嘛!于是阿强就留下了。那姑娘真的给阿强洗了头,服务态度很好,两人聊得不错。阿强觉得,这姑娘后来就经常来找她。一来二去,两人恋爱了,一年多后,两人结婚并有了自己的孩子。阿强的幸福生活从此开始了。”我现在做着两份工,很辛苦,但一回家看到两个孩子,一点都不觉得累了。”

阿强的妻子是做美容的,听阿强说技术很好,经常有熟客找上门来找她做。后来妻子原来的老板忙不过来,又把她喊回去了。阿强母亲的皮肤很好,白里透红,一问,都是媳妇经常给她做美容的结果。问起媳妇如何,老人家一脸笑容:人很好,很勤快!

阿强的母亲听说我们要来,早就备好一桌饭菜,其中还有自己做的卤鸡爪等很中国的菜。

阿强一边喝酒,一边喝我们聊起了他的经历。他从小喜欢唱歌跳舞,13岁时考到了河北艺术学院学京剧。六年的艺校生活很辛苦,每天都要早起练功。”我是班上最勤奋的,别人中午在玩、睡觉,我就一个人去练功。因为我是农村来的,父母都是农民,我只能靠自己。”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校六年,阿强年年都拿到一等奖奖学金,给经济不宽裕的家里解决了很大难题。

艺校毕业后,他分配到河北某剧团工作,演的是丑角。”当时有个老师告诉我一句话:前辈就是前途。我不理解,后来才知道,前辈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他们辛辛苦苦工作,却到老了也未必能买得起一套房子,而且经常为评职称的事打得鸡飞狗跳,非常可怜。我当时去新加坡香港等地演出,也算开了点眼界,总觉得这样一眼就能看到头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不久,阿强有了一个机会,1999年,一个非官方的组织邀请他去美国演出,但必须自费。他说服了父母,咬咬牙借了5000美元,踏上了赴美之路。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去竟是和旧生活永久的告别。

那一年,阿强21岁。

到了美国后,他一场场地演出,非常辛苦。不久,签证到期了,他给一个来自上海的人交了一笔钱,让他办延期。没想到那人后来卷钱跑回上海了,延期没办成,他的身份从此黑了。他也找过很多剧场,因为身份问题,没有地方愿意接收他。于是,他只好到中餐馆打工。”那时很辛苦,从感恩节到圣诞节到新年到中国的春节,我都没歇着,不停洗碗。吃的苦很多,但都挺过来了,可能跟我原先在艺校的经历有关。”阿强怕一旁的母亲伤心,不愿细说那段日子。

机会终于来了。一个国内的导演要排《牡丹亭》,在寻找合适的演员,准备排完后在美国林肯艺术中心演出。有人推荐了阿强。阿强要饰演其中28个角色。”当时时间很紧张,只有两周背台词的时间。导演问我行不行,我咬咬牙接下了。”接下来,阿强没日没夜地背台词。有时累得睡过去了,醒来后就到外面跑两圈,清醒了回来接着背。”当时下着大雪,我一圈圈地跑,脑子里想的还是台词。”后来导演一看,行!决定要阿强参演,接下来就是如何解决阿强的身份问题了。

阿强的好运来了!”林肯艺术中心在美国移民局有专门的窗口,他们决定要谁一般都能办下身份。”一天,阿强在后台换服装,有人喊他的名字。一问,美国移民局官员!原来,他们服务上门来了,当场给阿强的护照盖了签证章。让阿强感到惊喜的是,他们给的签证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演出人员的P3,而是艺术家才有的O1!

演出很成功,阿强的表演得到了大家的好评。阿强的人生由此开始大转折了。此后,他陆续参演了《三岔口》等表演,但是收入并不多,于是他利用闲暇时间去中餐馆打工。一天,他像往常一样热情招呼顾客,没想到被一个顾客相中了,问他是否愿意搞电器销售。阿强同意了。就这样,一个京剧演员转行成了纽约某公司的电器销售员。

几年前,阿强买房了,52万美元。有车有房,在美国算是中产了。随后,儿女的出生,家庭的团圆,让阿强觉得生活更有奔头了。”我13岁就离家,一个人在外面闯荡,梦寐以求的就是这样的生活,上有老,下有小,现在终于实现了,”阿强喝了一口葡萄酒,感慨地说,”活到现在,觉得那句话真的很有道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阿强的故事让我很感动。想想看,美国有多少这样的”阿强”,他们怀揣梦想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千辛万苦,千折百转,最后终于立住脚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每个人都是平凡的英雄,每个人的故事都值得书写。

祝福阿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