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当公交司机,其实是一个收入不错的工作,平均年薪排在中、小学教师和普通警察的前面,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今天海外君为大家分享一位中国人在纽约当公交司机的故事,从中可以感受美国独特的公交文化。我来自北京,80年代初当过兵,84年到03年在中国地图出版社工作,07年后移民美国。在纽约开过双层旅游Bus,也开过出租车,还做过公司老板的专职司机。2014年顺利通过纽约捷运公司考试,成为一名纽约公交司机,从此开始了每周四到周一开着公交车在曼哈顿岛穿梭的生活。

现在我是两个中学生的父亲,一家四口住在曼哈顿上城,过着”北京人在纽约”的苦乐日子。

一、第一次跟乘客说对不起

纽约公共汽电车线路240多条,车辆4763辆,线路总长3000多公里,车站14000个,日均客运量250万人次。

公共交通运营分为区内运营和跨区运营。其中,区内运营的线路约200条;在曼哈顿、布鲁克林、布朗克斯、皇后区和斯泰腾岛之间跨区行驶的线路约40条。

不同区域的车辆分别以该区区名的第一个英文字母标明,如曼哈顿标M、皇后区标Q、布鲁克林标B、布朗克斯区标BX、斯泰腾岛标S等。

我们车队有两种车型,第一辆车长是12.19米,第二辆车长是12.56米,基本跟国内差不太多。

在纽约,老人和孩子坐公交和地铁都是有优惠的。

老年人公交卡:男性用绿色卡;女性用黄色卡

 

孩子如果住的离学校10条街区(blocks)远,学校会提供一张学生卡免费乘车。

学生卡只在上学日有效,周末、暑假、上学日晚8点以后无效。如果丢了,去学校登记,可以再领一张卡。62岁以上的老人,公交和地铁卡也是半价,卡上有照片。

学生免费卡:六年级以下用橘黄色,初中、高中用绿色卡

月票卡、计次卡、单程卡长这样

 

美国别的城市我不太清楚,纽约市的公交车都是可以让轮椅上车的,这一点也折射出美国对残障人士的尊重。车厢前两排座椅可以抬起来,能同时容纳两辆轮椅。无论电动、手动轮椅都可以。

 

现在新型的公交都是在前门儿放下一个坡道让轮椅上来。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遇到乘轮椅的乘客在车站等候,其余等车的乘客要等司机把轮椅安顿好了,才可以上车。

以前的公交车车厢高,上车要走三级台阶,下车要走三级台阶,后门儿的三级台阶可以变形为一个小型升降机,把轮椅升到车厢里和降到地面上。轮椅的位置被安排在正对后门儿的座位处。不过现在这种后门式的很少见了。

除了轮椅,童车如果要上公交,必须由乘客自己把童车折叠好才可以上车。按照纽约的规定,不能折叠的童车,对不起,不能上。

然后我要讲的故事就是与童车有关。

记得那天是周一的非高峰时段,乘客不多,路上车辆也不是很多,天气风和日丽的,一想到明天就要休息了(我周四到周一上班,所以周一对我来说是周五),心情很轻松,紧绷一周的神经终于可以舒缓一下了。

我开着车行驶到M3曼哈顿上东城的一站,这时看到一位妈妈推着一辆童车在等车,我就尽量靠马路牙子停好车、打开车门,等待他们上车。

我心想妈妈需要时间折叠童车,就没有仔细看这对母子。结果等了几秒钟,妈妈直接把童车前面翘起来,推着童车进了车厢。

我心里有点儿不高兴,这人很不懂规矩!因为有规定童车必须由乘客自己折叠好才可以上车的。

但我生平不喜欢惹气,索性眼一闭不管了。

妈妈把车推到第一排座椅前,我听到啪的一声,从后视镜看过去,那位妈妈熟练地把前排乘客座椅掀起来,怒目盯着我的方向说:”you dont want to do your work?!(你不想干活了呀?!)”

我看着后视镜,心里琢磨,难道那个小车儿是轮椅?又观察了两秒钟,推开我的安全门,走到前排座椅,带着满脸质疑和无辜,我正要说:”童车需要……”,眼睛落在孩子脸上,才发现,噢,原来他是个唐氏综合症的小孩,仔细看应该也有5,6岁了。再看看”童车”,原来是个貌似童车的轮椅。

一下子反应过来,这位妈妈为什么愤怒。我马上蹲下身把安全带系在车轮上,说:”sorry, I thought it was stroller, I didnt know it was……(对不起,我以为是童车,我不知道是……)”我把”轮椅”(wheel chair)咽了回去。

我问了这位妈妈要在哪里下车,然后回到座位上继续开车,心里还是有些歉意。因为我太太曾经在北京一个障碍弃儿机构工作过两年,我家老二也是那时候出生的,所以我本能地看见有障碍的孩子,心就会软。

到了这对母子的目的地,按照轮椅操作流程,我把斜坡放下,把轮椅的安全带松开,最后又一次真诚地跟唐儿妈妈说sorry。唐儿妈妈苦笑着说: “I am sorry. I am not patient. I need a lot every day. (是我对不起,我没有耐心,我每天需要太多耐心)”,并用手轻轻拍着轮椅。

我理解地点点头,把乘客座椅恢复成原状。唐儿妈妈苦大仇深的脸放轻松了些,推着孩子下车了。

在曼哈顿开车快3年了,还是第一次跟乘客说对不起。自己以后也长了个经验,再看见不把童车收起来的妈妈,一定多看一眼孩子。

华尔街铜牛。

 

据说当初为铜牛选址是受到来自中国风水学说的影响,华尔街坐落在曼哈顿岛的紧南端,站在高处可以看到浩瀚的大西洋,铜牛在此可以挡住波涛汹涌的钱流向大海……

二、一天之内与黑人老者遭遇两次

纽约的地铁不是每站都有电梯,而因为公交车可以上轮椅和助行器,所以坐公交出行的老人非常多。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时段,公交车上几乎都是老人。

遇到过各式各样的老人,上上下下,络绎不绝。有的是老当益壮、自强不息、干净利落型的;有的是凑凑合合将就着能出来,衣服不怎么讲究的;有的邋里邋遢;有的糊里糊涂;有的散发味道;也有胡搅蛮缠型的⋯⋯遇见老人上车,我都是尽量稳稳地起步,稳稳地刹车,省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话说一个雪后的礼拜六早晨,雪下了八九个小时才停的 。上班时路面基本上已经铲干净了,留在路面积雪上面的是白色海盐,冷风把粉末状的盐吹起,无意中舔嘴唇时你会感觉到有咸味。

雪后,乘客上下车很不方便。这种天气出门的大概都是些腿脚利索的,或开电动轮椅的。

也有例外,在8街(商业区)总站发车时,我看到一位推着助行器的黑人老者等车,七八十岁的样子,一只手拿着咖啡,一只手推着助行器,行动很迟缓,我便放下坡道耐心地等他上来,然后还要等老爷子慢条斯理地坐稳。

一路顺利开到居住区,结果他老人家忘了按铃下车,所以坐过了一站,下车时向我说:”我不能走啊,太远了!XXXX”……骂骂咧咧,说了不少不干不净的话,想不到这老人家颤颤巍巍的,骂人的声音还蛮洪亮。我装作没听见,只想赶紧送瘟神走。

在美国,公交车司机被骂也是家常便饭,最常见的是”F”开头的一句话。

同事之间见面常开玩笑,今天被F了几次?或者我特么的今天py都被F烂了。曾经流传一个段子,年轻司机被老太太说F,神回答:oh, I havent tried this old(哦,我还没试过您这么老的)。

送走瘟神,没想到,下午在居住区的车站又遇到这位黑人老爷子在等车了,跟他还真”有缘”,我心里暗叫晦气。

当时是往8街(商业区)开,车到42街时代广场附近,老爷子准备下车,行动缓慢,准备上车的人只好在门外耐心地等着。

终于等他上完车,其他人可以上车了,大家都快步走进来。但是我发现为什么走过去的每个人都捂着鼻子?一个女孩还说了句:”Shit! “说完后抱歉地跟我说sorry。

我通过车内反光镜发现,老爷子坐过的地方周围自动空出了一片,当时也没有想太多。

直到总站例行检查时,走到车厢中部,才闻到车内有股怪味,这是典型的纽约无家可归者的特有气味。这种味道一闻就立马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胃里翻江倒海,不由自主干呕,甚至不知道怎么呼吸。酸爽极了。

这么说老爷子在我车里屎尿按时排出,可能裤子的保温防水还不错,所以味道还没有浓到可以让人干呕。立马开窗通风……

休息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一天遇见瘟神两次,一个小时后,回程经过42街时他在等车怎么办?

我想到一个办法,把车停在下一条街,谁追上了谁上,到时候我再向乘客解释开过站的原因,好!就这么定了!

真的是,公交司机不容易——防车、防人、防流弹、防屎尿……

还好,设计的场景没有发生,平安无事!感谢老爷子没等我的车。

三、免费日:欢乐的一天

据统计,纽约市公共交通日均客运量700万人次,占出行总量的75%。在曼哈顿中心商务区工作的人有4/5选择公共交通作为主要出行方式。

那天早晨我将空车开到上城总站(193街)时,发现刷卡机出了问题。发车以前按惯例需要输入目的地代码,可是输不进去,因为刷卡机有故障后就锁死了。

我呼叫总台,得到回复:让乘客免费乘车,开到下一个有调度的车站,看看能不能换一辆。

于是,我找到一张白卡纸写上”此车免费(Free)”,将读卡和收硬币的机器盖住。

9点以后上班早高峰刚过,等车的人大多是中老年妇女,一只手或拄着拐杖,或拖着购物车,另一只手拿着卡或攥着钢镚儿,当她们看到”免费(free)时大都说声”谢谢”,同时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15分钟后到了有调度的大站(168街),调度对我说:”目前没有富余的车可以调换,继续往前走吧!”所以我猜这意味着此车一整天都免费。

随着时间的推移车里的乘客越来越多,省了车费的人也多了,用月票的人无所谓,反正钱早付过了,用计次卡或现金的就明显不一样,大家欢快地交谈着,即使我听不懂西班牙语也能感受到她们的喜悦。

125街是哈莱姆区的中心,黑人占了绝大多数,进站停车,有十几位乘客在等车,其中一个黑人中年男子一直在观察我,大家鱼贯而入时他等到最后,上来后身体前倾双眼注视着我说:可以让我坐车吗?我没钱。

我示意可以。

继续向南到了8街总站,一路上司机、乘客关系融洽。休息片刻从8街折返向北开,直到168街换班,车上更是欢歌笑语。

96街以南是富人住的地方,以及大量的博物馆,川普家的大楼在56、57之间占了半条街,有40多层,这一带的乘客主要是旅游者。

有些人问我:今天所有的车都免费吗?今天是什么节日呀?

也有人感叹:太意外了!感谢你!还有人和我击掌。

不得不说,美国人真是很容易开心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