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出租车司机是这个城市最强悍的一个群体,每天一上路便要跟从不谦让的纽约客抢路,还要对付各色各样难缠的乘客,为几块钱小费争得面红耳赤,偶尔车停错地方还冷不防来一张上百块罚单。可是所有这些,对当过兵、坐过偷渡船、呆过移民拘押所、送外卖时跟抢匪搏斗过的陈继华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当出租车司机还有一个好处:偶尔还能撞上大明星。

林志玲包了一天车,陈继华请她合影。(照片均陈继华提供)

陈继华和他的电召车。

 

邂逅大明星林志玲

两三个月前,一个朋友告诉我,有人包车,还差一辆车,问我有没空?我说好,第二天就去下城接客人了。车停在格林威治村一家酒店门口,几个人走出来,三个女的,其中一个是老外,她们坐我的车,另外还有四个男的抬着摄影器材坐上了另一辆车。

老外坐我旁边,另外两个华人坐后面,那天有些冷,她们穿得不多,车里暖气开得很大。车开到西边高速旁边,她们下来拍照,那个拍照的小姐跳起来,照相机喀嚓咔嚓拍个不停。

我一开始没认出她,觉得她是个普通游客。后来另外那辆包车的司机问我:你知道她是谁吗?我说,有点像林志玲。他说,你厉害,这是台湾重量级的明星。昨天她也包了一天的车,另一个司机就没认出她是谁。

然后我们到了下一站,在十大道和15街附近,好像是切尔西市场。拍照回来后,林志玲坐回到车里,她一直在咳嗽,她助理问我有没有水,我说没有。后来到了42街时报广场,他们去拍照,我顺便去店里买了三瓶水给她们。他们本来还要去中央公园,后来没去,就去了布碌仑大桥下面拍照。

那天下着雨,一路上林志玲在车上化妆、换衣服,另外两人拉着一块布给她挡着。她没穿礼服,好像是在给什么杂志拍封面。她说话客客气气,也没有很高傲,没有明星架子,我当时还奇怪为什么她没有保镖,就普普通通几个人跟着她。

我女儿叫我让林志玲签名,可是我没东西可以签名,到了酒店,我问林志玲能不能跟她一起合影,她说好啊,还挺客气的。后来我把照片发到微信圈,大家都点赞。

对付难缠客人有妙计

碰到喝酒的客人就比较麻烦。有一次公司派我去曼哈顿42街和公园大道,到了那里不见客人。公司说,你再等10分钟,如果没人就可以撤单。我开走了,公司又打电话叫我回去,到了那里,看见两个女的穿得很漂亮,走路摇摇晃晃,其中一个要去上州,坐我的车。

那是星期六晚上10点,我问客人,会多收你的waiting time(等待时间),OK?她不肯,我让她直接跟公司的人在电话上讲,客人在电话上吵起来,我说我干脆不做这单了,公司说可以,但客人不下车,又吵啊闹的,在车里坐了10分钟,她看样子喝了七八成,后来自己下了车。

开到目的地要一个多小时,我感觉这样的客人一定不肯给我小费,公司规定超过15分钟可以多收12、13块,经验告诉我,80%被收了等候费的客人都不会付小费,亏的是我。

还有一个客人,一个亚裔女教师,要去长岛市一个学校,我在曼哈顿90街附近接她,她要我走59街和Queens Bridge,那里不收费,可是一上车就塞车,正常的话要走Triborough Bridge(要收过桥费,客人付),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到了那里,她付了车费,但一分钱小费都没给。我问:Service is not nice?(服务不好吗)她说还可以,我就问,那为什么没小费?我说这样不好,公司抽了我三分之一,我还要付油费、保险费,我靠小费来增加收入,她不高兴了,拍了我的TLC 牌子照片,说要向我公司投诉。然后她就进了那个学校。

我不服气,跟着走进去,她正在跟另一个女同事聊天,看见我,说,你干嘛进来?我要叫警察!她同事叫我出去,说,我会跟她说不去投诉你好啦。去不去投诉我不怕,我是想进去讲道理,让她的同事知道她是个小气的人,还无理取闹。

也遇到过好的客人,有一次下雪,我从肯尼迪机场接一家人到长岛,雪下得很大,我想做完这单就不做了,一路上客人让我慢慢开,平时1小时的车程,那天开了3小时,车费110块。到了他家,他付了车费和小费,另外给我100块,他说很感谢你,我说这是我的工作,我也想回家的。

电召车司机月入四千

我跟老外的电召车公司签约,公司签个合同就完事了,其他都不管。我一个月赚6000元,公司抽去2000元,保险一个月300元,油费和保险1200元,再加上小费1000元,剩下3000-4000元。如果每天做12小时的话,一个月可以赚5000元。这份工作时间比较灵活,不上班也可以。

以前我们公司也可以挂Uber的牌子,今年4月26日以后不许这样做。Uber是环球上市公司,它的司机在增加,对每个人都有影响,我少了一部分曼哈顿的生意,以前每天有300多元,现在只有200多元。

Uber比较方便,用智能手机打车,青年人很喜欢,路程近的话Uber更好,不要小费,一次性付款,一上车就从信用卡直接扣钱,而坐电召车,你要给司机另外加20%小费。

Uber的问题是,它按时间计算车费,堵车也要算钱,电召车一次费用35元或50元,你就算开2、3小时都是一样的价钱。

Uber每次出去,6个钟头你都会有工作,10元8元都有,5分钟就给你一个单,但是单很小。电召车的单比较大,50、60块,我们一个半钟头,公司会给一个60的单。我觉得我们公司现在还能顶得下去。

我本来也想做华人电召车,但毛病是单小,还有就是搞关系很严重,接电话的人会把好的单给熟人,机场一单就是100多块,或是要包车的一单就是200-300块,有关系的人一个月能赚1万,我想了想还是不去了。刚好有个朋友问我要不要去老外的电召车公司,我做过餐馆,英文懂一点,就去了。

偷渡离家美国寻梦

还没来美国之前,我家在福建长乐。我当过兵,在部队开过车,是89年退伍的。当时开车一个月能赚1000多,算不错。我自己买了一辆车帮人拉货,当个体户虽然赚了点钱,但那时候从美国回来的人都穿金戴银,好像很气派,大家都羡慕他们,弄得我也想出来了。

92年离开中国,女儿才1岁。船走了一个多月,刚开始还有肉和菜,到后来就只剩下稀饭。在夏威夷上岸的时候,整条船的人都被移民局抓了,船上有130多男女,关到监狱里,我在监狱里呆了一个多月,后来保释出来,就来了纽约。

我有个朋友开了两三家餐馆,我和几个工人住在餐馆楼上,一人一个床位,第二天朋友带我去沃尔玛买东西,买给我一件棉袄,那件棉袄我穿了十年,我感激了一辈子。

陈继华参加支持梁彼得警员的示威游行。

 

餐馆打工再当老板

在餐馆打工10年后,我自己又开了10年餐馆,餐馆在布碌仑Flatbush,那个区不算好也不算差。

有一次我开车去送外卖,40多块的单算是比较大的了。我到了那幢楼,按门铃没人听。晚上10点,我看见3个人走过来,十多岁的黑人小孩,他们故意惹你一下,走到旁边向我要money,我说我no money,他就把手伸到我后裤袋,我说don’t touch,赶紧跑,他们很快就追上了我,还把我的鼻子打裂了,留了很多血,然后他们抢了我几十块钱跑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隔壁餐馆一个送外卖的人太软弱,碰到有人惹他,对方还没动手他就吓得把东西扔掉跑了,也不报警,那些小孩觉得你好欺负,就得寸进尺。

我们附近两三个店一起商量,下次你不要一下子就把钱给人家,这么怕,这种人不适合送外卖。人家还没过来,你就把东西扔给他,也不报警,这算什么鸟啊。以后就没有打劫了。

自己开餐馆比打工还累,我又差不多50岁了,就不想再干下去。我原先申请政治庇护没通过。我老婆1998年通过商务考察来了美国,当时她怀了第二胎,就去翻案,最后法官判我赢了。我们现在都拿到了绿卡,女儿也来了美国。

以前开餐馆没有时间陪孩子,上周六我刚带儿子和他同学去新泽西六旗游乐园玩。回想这段移民经历,觉得挺心酸,但现在家庭团聚了,生活稳定了,也算是OK,挺满足的了。

来美国后在餐馆打工。

自己开餐馆当老板最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