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学生,自然就会有老师。用这句佛语描述美国人对汉语的狂热,一点也不为过。

过去六年里,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令生活在北美的人们喜忧参半。2002年起,中国跃升为美国的三大贸易夥伴之一;仅在2005年,两国公司就签署了 3,741份合同。除了两国贸易急速升温外,不少美国人也看准了中国的高薪工作机遇。语言是实现这一目标必须迈过的一道门槛;因而,他们不得不学习中国大陆的通行语言──普通话。

美国人对学习中文可谓热情高涨,不过中文教师似乎供不应求,数目出现缓慢而又稳定的增长。汉语课程已开始在美国的高中慢慢扩展。在纽约的广告网站 Craigslist输入关键字”Mandarin”(普通话),你将会得到一大串提供私人汉语课程的查询结果。而且,那些通过教授汉语而走上成功道路的传奇故事,将激发更多人加入这一行业。

Yao Zhang凭教授汉语而画出彩虹其中一个成功的人物就是张要(Yao Zhang,音译),普通话速成班(在中国完成本科教育后,张要去了巴黎政治学院进行深造。随后揣着国际金融的文凭证书,他来到了世界金融活动的中心地──华尔街。为了维持找到工作前的生活,他开始临时给朋友的朋友教汉语。正是这份临时工作,完全改变了他对将来的规划。通过口碑的传播,不少公司和个人找上门来,要他教汉语。2005年1 月,面对不断扩大的”学生”队伍,他决定在帝国大厦租下了教室。

张要的学生越来越多,反映了中国对美国梦的冲击。他说:”约35-40%的学生来自金融业,还有不少知名企业的高级白领;其余就是那些希望提升竞争力的年轻专业人士。他们的公司或在中国设有分支机构,他们希望得到提升,获得赴海外工作的机会。”

除了中国的经济增长因素外,普通话速成班的成功还要归功于张要对汉语教学方法的不断改进。他解释道:”使用我的学习方法,仅需不到30个小时,外国人便可进行汉语对话。语法不是我的重心;从一开始,我就鼓励学生们开口讲话。在汉语中,词性没有阴阳之分,也不讲究动词搭配。因此,要实现速成,完全是有可能的。”

Yao Zhang自编的速成中文教材”速成”最符合学生们的口味。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英语在”世界通用语言”中长期占据着垄断地位,学习法语和德语则是欣赏高雅文化的主要途径,而只有那些雄心勃勃的学者才敢接触被认为”晦涩难解的”汉语。为迎合这一消费群体,当时的中文教材主要集中在书写文字和文化方面。如今,汉语学习者最关心的内容,已变成实用的日常商业对话,而不是中国的星相。

不过,找到理解”速成”和”实用对话”重要性的合格汉语教师并不容易。白女士,是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双语教育专业的学生。她指出,汉语教师”仍把重点放在语法和阅读上,而不是张口说。在中国,学生们非常看重成绩,因而写作对他们格外重要。但在招聘面试中,人们考察的还是讲话能力。在美国,重点就更多地放在了这一方面。”

张要认为:”合格的中文教师之所以难找,是因为从中国来的教师总是拘泥于严格的教学方法,与美国人的学习方法格格不入。美国人喜欢自己寻找答案,而中国教师只是搞一言堂,然后布置大量家庭作业。”

当然,在新移民中,会讲汉语又愿意教授汉语的大有人在,但能领会美国人学习方法的合格教师确实不多。深切感受到这一掣肘后,亚洲学会(Asia Society)已推出了一个帮助美国学校寻找合格汉语教师的项目。该组织成立于1956年,目的在于加强美国与亚太地区国家的交流与理解。

合格汉语教师的短缺,还表现在保姆市场。一些上流社会的家庭,也兴起通过Craigslist网页寻找能讲汉语的中国保姆,以便为孩子营造良好的语言环境。

赵女士(Anna Zhao),是个在教授富家儿童汉语方面有着广泛经验的中国人。她说:”父母们认为,汉语以后会比法语和西班牙语重要的多。他们希望孩子从小学习汉语,以便今后更好地立足于社会。”

除了在高盛公司的日护中心兼职外,赵女士其余时间都花在给家长教授中文,这些家长大多都无法找到适合的中国保姆。她说:”由于雇全职中文教师的费用非常高,家长们便从为孩子找个中国保姆开始。不过,这些保姆要么带有地方口音,要么不知道如何教汉语。”不少情况下,这些保姆还不会讲英语,根本无法同孩子父母沟通。

这样,父母们只能寄希望于像赵女士这样的经验丰富的教师,每周花上6-7个小时教孩子汉语。为了以后更好地同不会讲英语的保姆进行交流,美国的一些准父母甚至不得不自己学汉语。家长们也常常坐在赵女士的课堂上,学习如何用汉语与孩子沟通。她说:”当学习汉语后,一两岁的孩子可能随时会说出些汉语。若家长不能给予积极的回应,孩子可能就只愿在汉语教师面前开口了。”赵女士还说:”每周都有5至7个家长要我教他们的孩子。然而,有些时间碰不到一起,只好回绝。”

老师出现了,但同美国不断膨胀的汉语学习队伍相比,其数目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