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我出生于中国版图鸡头某嘎达。岁月是把杀猪刀,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一晃就32了。如果没有出国,32岁的我,应该是在国内(北京)过着和大多说同学差不多的小日子。至少事业该是稳定了(有个工作就算事业)。平时聚上四五死党,爬山吃饭唱卡拉,聊房子聊shopping聊旅游聊娃。。可惜没有如果。我26岁那年选择了跟老公出国。于是,现今32岁”高龄”的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还处在人生的起跑线阶段。还好,我没后悔过。

下面简单回顾下我到美国这6年的经历吧,希望能给和我当年一样迷茫的人一点参考:

2006年,我26岁:辞去国内的鸡肋工作,迷迷糊糊地跟老公来到美国的一个鸟不拉屎的州。老公是relocation,就是从北京的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某公司调到美国总部。当时我们持L1/L2签证,这种签证类型特别好,因为我可以申请EAD(工卡)。由于我来之前没有任何计划,来了以后就先旅游了一趟。去了佛罗里达奥兰多,迈阿密等。旅游归来,刚来美国的热乎劲儿也差不多过了,老公上班,我就”家里蹲”了。不知干啥,我就先把驾照考了。笔试很简单,路考我考了两遍才过。还好,1个月就拿到驾照了。拿到驾照就等于有了脚,我平时就开个小破2手车到处玩儿了。

2007年,我27岁:在家实在无聊,我拿到了工卡,想找工作了。可惜我在国内的那个小语种的硕士文凭在这边实在无用武之地,找不到啥白领工作。我记得当时投过sourcing之类的,还有中美贸易之类的工作,都没有下文。想起当年《不见不散》中葛优的一句话:”来美国的中国人都想做中美贸易,最后都洗盘子去了。”真实的写照,哈哈。我也没能幸免,我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中餐馆当服务员(waitress)。还好,我们做waitress的不用洗盘子,那个是老墨busboy的事儿,我们做的活儿”高级”多了—–端盘子,哈哈。话说这端盘子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据我观察,其他的waiter/waitress都是一手举一个托盘,稳如泰山地,大步流星地穿梭于密集的人群中,还能气不喘心不跳,面带微笑。换了我,可麻烦了,人家能一手一个托盘,我只能两手捧一个托盘,还累得够呛,笑的比哭还难看。给客人服务也是笑料百出,我经常点错菜,点错了的菜就只能当大家的伙食,于是在我当值的那段时间里,大家的伙食水准那叫一个高。。把水倒客人脚上,打翻酒瓶这种事更是频繁发生。现在回想起来,我这种waitress竟然没被开除,真是神奇。我一直把我打餐馆工那段经历当做一笔精神财富,它让我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生活,而且餐馆工很锻炼人的多任务处理能力和反应能力。在干餐馆工期间,我认识了一桌客人,是这边一个中文学校的校长,老师及工作人员。他们经常来我们餐馆吃饭,渐渐的我们就熟了。那个校长看我学生气,还有国内的文凭,就建议我到他们学校当中文老师。于是我的第二个工作开始了—-教美国人中文。说实话,中文学校那$12/小时的薪酬还不如在餐馆赚得多。餐馆一个月能拿到$2,500–$3,000,但中文学校没有固定收入,学生也不多。我们是一对一教学,有学生我就教教课,没学生的时候就在办公室处理杂务。反正也是挺鸡肋的。做了几个月之后,我发现怀孕了,反应特别大,于是就辞职了。

2008年,我28岁:大雪纷飞的3月的一天,在艰难地push了3个小时之后,娃出来了。整个孕期我一直在”家里蹲”,由于反应大,做什么都没有兴趣,整天就以”养胎”为名,窝在家里上网,还尽看些伤感的文章博客和电视剧,那时候心情不好,哭了不少,现在我家娃也是个爱哭鬼,很怀疑是不是那时候我哭多了,把娃带成这样的,呵呵。2008年前半年主要就是围着小娃转,我对照顾新生儿的准备不足,也没有人给我传授经验(身边只有我老爸和我老公,没有女的),所以吃了不少苦头。记得当时母乳喂养,总是堵奶,那个痛苦啊。娃也不省心,一直到她2岁,我就没怎么睡过安生觉。第一年夜里喂奶,换尿片,哄娃基本都是我一个人搞定。老公睡眠那叫一个好。夜里娃哭的惊天地泣鬼神,估计整个楼都听到了,他还是能毫无影响地打他那欢快的呼噜。。。不过除了夜里指不上他,其他的事情老公还是做了不少的。我是闲不住的人,没等娃断奶,9月份我就开始在附近的社区大学上学了。我很喜欢美国的社区大学系统,它相当于国内的职业技术学校大专,一般两年,出来后拿大专文凭,立刻就可以工作啦。如果想继续深造,社区大学的大部分学分也可以转到正规的4年制大学,再花两年拿本科学位。我当时有工卡,就想着先拿个大专,赶快工作。于是乎,我这28岁高龄的老学生,又回到了校园,开始了一个新专业—-会计。

至于为什么选会计,我当时也是经过了一番考量。我本身性格比较内向,不太适合读MBA之类的跟人打交道多的专业,况且也没有商科背景;我比较细心,很organized,貌似比较适合这个专业;据说这个专业相对好找工作,有了工作经验之后在哪里都能找到相关工作;这个专业虽然跟数字打交道,但对数学要求不高,会加减乘除即可,入门门槛低(当然,小会计工资也低);朝九晚五,不用加夜班,适合有孩子的家庭;等等。我也考虑过护士等医科专业,但一来我怕血,二来对医疗方面的专业术语很怵,三来我英语口语也不大好。所以没信心读医科。我对读医科的中国人一直很是景仰,因为那是一条很难走的路,尤其是外国人读,真的需要很多努力。于是我选了会计—-北美陪读家属第一首选专业。北美坛子里一直有句老话:”男IT,女会计”。我家现在就是这个模式,呵呵。

2009年,我29岁:2009年中旬,我已经在社区大学读满两个学期了。社区大学的入学考试特别简单,就是一个数学一个语文。数学就是小学,最多初一水平数学;语文就是英文阅读写作。我数学基本满分,语文差一点。不过这个不影响入学。如果语文没过,第一个学期需要修一门英文阅读或写作。我当时修了一门英文写作,一个学期$4,基本等于免费。除了这门写作,我还修了基础会计,payroll,伦理学等本科的课,好像一共6门/学期。正式的专业课是$100/学分,很便宜了,而且年底报税还可以credit回来不少。社区大学的考试很多都是开卷,只要好好准备,拿A并不难。我两个学期都是拿全A的。这个也为我以后申请硕士奠定了基础。对我来说,专业课并不是很难,难在听力和口语。一开始的时候,我上课很多都听不懂,跟不上老师。记得有一次老师没有写在黑板上,而是直接说答案,语速很快,我完全lost。下课后我感到特别委屈,本来想跟老师说一下能不能以后把答案写到黑板上,可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哭了,当着老师的面,老师都懵了:)随着上课慢慢增多,情况有一些好转。那段时间我在家天天坚持听AP news,坚持半年之后,听力终于有了一些提高。在上社区大学的同时,我把GMAT和Toefl给考了,虽然成绩不高,刚过线,但也够用申请正规大学的研究生项目了。我找了两个社区大学的老师还有一个我国内的导师给我写了推荐信,之后很顺利拿到了一家排名70左右的大学2009年秋季入学的offer。我感觉人在美国申请比在国内申请更容易拿offer,也许因为我有这边的学习经历和老师推荐吧。本来我是想拿个大专赶快工作的,可为什么我突然又想申请硕士了呢?这个说来话长,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为什么决定读硕士完全是由美国那万恶的visa制度决定的。当年我和老公是持L1/L2签证进入美国的。这种签证类型有优点也有缺点:优点是配偶可以申请EAD(工卡),可以找工作;缺点是L签证是有时间限制的(我们的是L1b,只有5年有效期,不能延期)。到了2009年我才知道L签证不能延期的事情。我们从刚来的时候就开始着手办绿卡了,老公在国内是硕士,他的条件只能办EB2(第二类优先级),这一类超级慢,从打广告(perm)开始,然后被”关小黑屋”audit,到递交140申请,折腾了快2年。2008年4月我们才”排上队”。排上队就是指有了一个priority date,简称PD,然后就等排期了。什么时候排期current,我们才能递交485。这个排期的过程和炒股很类似,玩的就是心跳,大起大落,无比刺激。。总的来说得等个几年,具体几年看造化。反正我们都来了6年了,绿卡还没影呢。由于我们的L签证只有5年有效,办绿卡又不像是5年就能拿下来的事儿,所以老公决定换签证类型,从L1换成H1B。换成H1B之后,6年可以延期,就不用担心过期的事情了。但我也就跟着没有了工卡。没有经历过这个苦逼过程的人估计看不懂我写的这些,哈哈。总之,我如果没有工卡,就算大专出来也无法工作,因为大专出来的工资水平太低,不符合办工作签证(H1B)的条件。所以我只能申请硕士,这样出来至少还有希望找到给办H1B的雇主。总之一句话,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的万恶的签证制度造成了我原来计划的改变。

继续2009年:2009年9月,我开始进入会计硕士项目学习。这个program全名是:Master of science in accountancy,简称MSA。正常会计本科直接读研,完成这个MSA program只需要修10门课。而我由于没有会计本科学历,也没有商科背景,所以要修18门课(50个学分左右),多出来那8门课都是会计本科的核心课,但我要交研究生的学费。当时一个学分是$900,每学期都会涨(现在已经涨到$1000/credit了),我修了50个学分2年半下来大概一共花了$50,000(包括书本费,书那个贵啊。。)学费这么贵,我老公迅速在心里打了一遍小算盘,决定不贷款,咬咬牙给交了。反正那时候没房子供,不用交地产税,唯一的大的开销就是我和娃的学费啦(我交大学学费,娃交幼儿园学费)。我和娃两个就是俩”碎钞机”,哈哈,老公就是一”提款机”。。。不过老公是打过算盘滴,在我身上的投资2年半后立马会有收益,成本很快就能收回来啦;可在娃身上的投资只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在美国长大的娃,老了也指望不上,所以我家坚定只要一个娃:)这个MSA在美国是很火的一个专业,美国人也喜欢学,堂堂课都是爆满,诺大的教室,座无虚席。商科很难拿奖学金,大都是自费。我们当时只有一个GA的机会,都没有RA,TA机会。后来那个GA被一个GMAT超高,背景很强的中国同学拿了。话说我在第三个学期由于GPA高,也拿了一次奖学金,小奖:免了2.5学分,不管咋说,也省了2000多美元。这是我唯一一次减免学费,其他都是自费。

不堪回首的第一个学期开始了。第一个学期我选了3门课:中级会计,成本会计和个税。别看只有3门课,这3门课可是美国会计专业的基础核心课,老师都是超严的那种,作业考试quiz还超多。一个学期下来搞得我身心俱疲,差点挂了。刚开学那会儿,认识了很多中国同学,她们都比我小7-8岁这样,刚过来时个个青春洋溢,谈笑风生,神采飞扬。好景不长,很快第一轮考试就来了。不是一个考试,是几门课差不多同时考试,而且这种大考都是要算总成绩的!这时候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没了,平时在外面也看不到了,都扎堆儿到图书馆了,从早到晚,除了上课,基本就”住”图书馆了。我们图书馆是通宵的,考试期间,不知多少人睡图书馆,场景之惨烈,和我在国内读研的生活形成鲜明的对比。想当年我在国内读研,一星期就三次课,每天都可以睡到中午才起床,那个幸福啊。。没想到在美国读研这么痛苦,学习压力大的喘不过气来。几次大考下来,再看这些中国同学,刚来时那神采飞扬的劲儿都跑爪哇国去了,个个都是面带菜色,包括我。。。

这一个学期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宽进严出”这4个字。入学的”宽”是相对意义上的”宽”,相对中国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惨烈”场面,美国人上大学可是容易得多。美国人高中毕业可以选择直接参加工作,或者申请大学。美国人考大学有个SAT考试(美国高考),但这个考试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决定一个人去什么水平高校的因素有很多:高中成绩(GPA),文体特长,课外活动,义工等等。而且美国人可以同时申请很多所高校,双向选择。被第一轮录取之后通常还有个面试,通过之后才算拿到offer。综合素质好的学生一般都手握多个offers,然后再从中选择自己最心仪的学校。

国际学生入学相对美国学生麻烦得多。从国内申请硕士博士的话,需要提供GPA,GT成绩,申请信,推荐信等等,有的热门学校还要跟教授”套磁”。我感觉国内过来的很多都是牛人,而且都冲着牛校来的,非top10不去,GT成绩都高得吓人。而我们这些在美国转行申请的家属对是否名校要求不高,排名100以内,甚至100开外的都可以接受,关键是要学个热门专业,以后考个专业执照好找工作。100左右的大学录取率挺高的,GT只要过线,各方面条件合格的学生基本都会被录取。这就是我觉得入学条件”宽”的原因。

“宽”进了之后麻烦事来了,在美国读硕士博士可不像在国内读硕博那么轻松。我记得以前在国内读研,经常全寝室一起睡到中午起床,晚上还可以看看美剧日剧啥的消磨时间,也没见谁毕不了业。这边读书痛苦啊,不脱层皮真的是毕不了业,那么多肄业的并不稀奇。

拿我来现身说法吧。刚开学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台湾来的女孩子,她帮了我很多忙,陪我办学生卡,帮我熟悉周边环境等等。这是她第二个学期,可跟我上一样的课。和她熟了之后,我才得知,她这是在重修上个学期的课,因为上个学期有2门课她拿了一个B- 和一个C,没有过,必须重修。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不可思议,在国内读书的时候很少见谁重修。这边重修的话,不仅要赔进去时间,还要重新交高昂的学费!我以为她这种情况属于个别,就没当回事。上了2周课后,迎来了中级会计这门课的第一次考试。第一次考试考前三章的内容,第一章全是法律法规,我复习的时候以为这里不会出很细的题,就复习个大概,把重点放在第二第三章了。可考场上却发现,第一章里出了好多的题,而且非常detailed。当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以为不过是错几个选择罢了,不影响大局。成绩出来后傻眼了,76.5分!20道选择里我错了5道,都是第一章的,每道选择3分,一下子15分就没了,再加上后面一道第一章的essay题答得也不好,就到掉70多分了。70多分是C的成绩,以后的4次考试必须每一次都达到80分以上才能拿到B!当时我就去找老师谈了,老师说,第一次考试是最简单的,以后只会越来越难。如果第一次就考70多分的话,怎么保证以后能拿80分以上呢?当时仿佛当头棒喝,让我对这门课再不敢掉以轻心,也让我了解了这个老师的第一个出题风格——”细”。之后一段日子,我对这门课非常担心,老师的话总是出现在耳边,以后只会越来越难,看来这门课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个台湾女孩第一次考的不错,94分。她跟我说,她上学期就是第一次考试不熟悉这个老师的出题风格,才考了40分,以后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用了。

很快,第二次考试到了。这次我做了充分的准备,看书看的非常细,课后习题都烂熟于胸,摩拳擦掌,准备打个翻身仗!拿到考卷,大体翻了一下,心里一凉,怎么这么多题啊?!50分钟的考试,竟然有20道选择和3道大题,每道大题都要做表! 做表本身并不难,可是特别费时间,短短50分钟根本做不完啊!没有时间多想,我还是按正常顺序,从选择题开始做。做完选择题就剩下25分钟做大题了,我用最快的速度做完第一张表,就剩下15分钟了,后面两张大的表在15分钟之内根本不可能做完!越往后越紧张,我记得当时手都在发抖,争分夺秒,那个字写的龙飞凤舞自己都快辨不出来了。。第二张表我只做了一半,发现就剩5分钟了,只好放弃,去做第三张表。第三张表是现金流量表,这个需要做平,最后的数据和前面的数据要一样才对。我在最后一秒中做完了这个表,但回头一看,根本不平!当时像被泼了一瓢冷水,心里瓦凉瓦凉地。。可时间到了,老师开始收卷了,我还想往后拖一点儿时间,可老师开始点我的名了,让我赶快放笔。。只好交了。交卷之后,心情沉到谷底,想哭,觉得这回死定了,第一次考的就不好,这一次再不好就没有回天之力了,这门课肯定要fail掉。那个台湾女孩说她也没做完,不过她是先做的大题,最后没有时间了,留下10道选择题没有做。我们俩当天正好和一个管国际学生的老师有个appointment,于是去和他”哭诉”了一下。那个老师真的不错,他安慰了我们好久,他说我们这个中级会计的老师就是以严格著称,好多学生过不了她的课,最后放弃了会计这个专业。由于台湾女孩第一次考的好,她还有希望,而我第一次就没考好,所以他给我的建议是把这门课改为旁听,这学期没有成绩,下学期再重修。。当时这门课对我的打击真的挺大,我觉得自己真是没用,上学都上不好,做什么都不成。。几天后考试成绩出来了,出乎我的意外,竟然考了83分!这次老师知道自己出题过多,于是判分上松了一点,我那个最后没做平的表竟然就去了1分,因为虽然最后数据不对,但过程有了。这次全班平均分很低,只有70多,所以老师给curve了一下,全班所有人都给加10分!这样的话,我就等于拿了93分!于是,第二次考试以戏剧性的大悲大喜而告终。这次考试过后,我又总结出这个老师的第二个特色——”出题多”。之后的3次考试我都不敢怠慢,准备的时候不仅要把书看透,还要练习解题速度。每次考试都像一次对我心理素质的考核,全身的每个细胞都要紧张起来,争取达到最佳状态。老师说,这就是CPA的考试模式,必须让我们习惯这种time pressure! 弄得我对CPA都有了心理阴影。

还好,最后的几次考试我都考了90分以上,最后成绩才能拿到A。这个A真是拿得不容易啊,我基本每周都在office hour的时候去找这个老师问问题,每次2个小时。这个老师虽然严格,但人很好,她给我讲的特别细,也很有耐心,对我这种”厚脸皮”总找她问问题的学生也不讨厌。我估计她看到我过了这门课一定非常高兴,因为终于可以摆脱这个英语口齿不太利索的中国学生的骚扰了,哈。

其他两门课也不容易,税法非常细,英语很绕,我觉得税法就是练阅读,而且是长难句阅读。不过税法的老师没有中级会计的严,只要下功夫了过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们有个中国同学这门课没有过,她上到一半突然不来了,我们后来得知她2次没有考好,把这门课drop了。看来重修的人大有人在,并不是个例。Cost acco我学的最不好,是个中国老师在教。Cost这门课是学管理和财务分析,都是高屋建瓴地用一些公式来进行分析财务现象,有好多东西需要背。能过我已经觉得万幸了,以后再不用学成本会计,再不用对着那个35岁未婚的中国女老师了,真高兴!

我们学校对本科生的要求是C以上算过关,对研究生的要求是B以上。如果没有达到B就得重修,而且只有一次重修机会,如果再达不到B就勒令退学了。压力之下,每个人都如履薄冰。比起美国学生来,我们国际学生面对的压力更大。不远千山万水地跑到这儿来,花着大把的学费和生活费,如果学不好,哪有颜面面对江东父老?我听过有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读不下去,又无颜回国而失踪的。现在很理解他了。我们学校上学期还出了一件大事,一个19岁的本科生(美国人,男生)在宿舍自杀了。至于原因,有人说是感情不顺,我感觉是学业压力太大所致。他的室友由于这件事受影响很大,退掉了这学期所有的课。

“I have a dream.”,以前听这句话没有感觉,现在有时想起这句话心里激起千层浪。我觉得,即使对着重重的阻碍,不明朗的前程,我们仍然要鼓起勇气,付出必定有收获,that’s true.

美国的研究生这么难啊,以前听说难但是没个具体的印象,这回看了楼主以前的博文,感觉真的是压力山大啊,毕业出来的人都是真人才啊,不像国内。

2010年,我30岁。。。:一不小心就跨进了30岁的门槛。曾几何时,觉得30岁离我是那么的遥远。现在30+了,面对着渐渐长大的孩子和眼角的细纹,慢慢习惯了三张的日子。我现在只想充实地过完每一天,再不要像20岁那样虚度年华。”Just live to the fullest”是我现在的座右铭。

2010年初,买了第一辆新车—Toyota corolla,简称”靠骡拉”。。本来不想买车的,但那年冬天,老公那辆十几万迈的2手”桃乐丝”(Ford taurus)突然罢工了,启动不了。。我要上学,老公要上班,都需要车耶。本来我家有两个高龄高里程2手车:9岁的”桃乐丝”和6岁的”雪佛兰”,小桃这一罢工,小雪就成了”香馍馍”,我和老公抢的不可开交。为了避免我们俩火拼出现流血事件,只能发展一家庭新成员,于是乎,”靠骡拉”同学雄赳赳地进门了。当然,新车是我滴,谁也别想跟我抢!谁知好景不长,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就在我们刚把”靠骡拉”迎进门的第二天,Toyota出事儿了—大规模召回!不知大家还有没有印象,2010年Toyota 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recall。这次事件源于一起惨烈的车祸:一个警察在off duty的时候开着他的Toyota车,载着全家人出去游玩,走到半途,车突然自动加速,并且刹车失灵!这个警察在他死前最后几秒拨了911,911系统记录下了他述说自动加速的可怕经历。之后几天,全美又发生了几起类似的自动加速车祸。这个事情出在中国不知道如何,但出在了美国,这个人命很值钱的国家,于是那几周,整个国家都在讨论Toyota,这个事件每天都在各大报纸头条出现。我们当时那个悔啊,怎么就买了这么个”倒霉车”,因为我们家这款车也出现在了recall名单上。。那段时间开车,那叫一个心惊肉跳,每天出门都像最后的告别,开车时就怕突然来个自动加速。记得当时我还自学了如何处理自动加速的问题,好像是立刻挂空挡,打双闪,让车自己慢慢停下来。。。丰田这个事件之后,Toyota的车价钱立马下降,我们更后悔的是买早了一天,亏大了,呵呵。不过我家”靠骡拉”经过了时间的检验,这近三年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为我工作,质量还是不错滴,至少现在我们还都活着。。

2010年学业继续。第二个学期,我开始适应了美国读书的节奏,第一个学期那种兵荒马乱的情况再没有出现过。我学会了做计划,set priority,先做最重要的,然后做不太着急的。每天的时间要具体到每个小时做什么。于是,我养成了planner不离身的习惯,直到现在。2010年暑假,我选了两门课,其中一门审计是我学过所有课中最难的。不仅因为内容难,还因为教审计的老师特别严。暑假小学期时间很紧,只有2个多月,但我们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完正常学期4个多月的课程。由于学分一样,内容也是一样,没有任何减少。这门审计每个星期要交2篇论文,还要做好几个presentation,考试也不少,当时真是忙坏我了。每天下了课,直奔图书馆写作业写论文。我那时候对英文写作还不是很自信,每次写完都要找学校writing center的人帮忙改。这门课学下来,我发现我的英文写作水平明显提高了,这是个意外收获。原来英文写作就是靠多写就能练出来,当然,最好有人帮你修改。

2011年,我31岁: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我仍然是一如既往地忙碌着。2011年春季学期,我忽然发现身边的很多中国同学开始准备CPA考试了,甚至有一个和我同时入学的同学已经悄无声息地考完一门了。我发现考CPA这个事情,只要有一个人开个头儿,其他的人很快就会被”传染”,马上紧跟着也开始着手准备了。我这么”上进”的人,当然也不想落后哈。于是我和另一个同学搭伙,在淘宝上合买了一套2011年Becker教材+软件(还包括Wiley的testbank)。正版买不起,$3,000一套呢。。多亏有淘宝。。我们俩人合买,每个人大约花了$300左右吧。一开始学习的劲头儿很足,每天上自习到很晚。可好景不长,我和老公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出了个买房子的念头。于是每天在网上找房子,周末去看房子。我们俩买大件儿的东西一向很是干脆利索,房产经纪人只带我们看了两次,我们每次都能看上合适的房子,并且出offer。第一个offer机会没把握住,被别人抢了;第二个offer我们特别喜欢,所以比要价多出了$1,000,终于抢到了。这个房子是个大deal,因为那几年经济不景气,好多人破产,这个房子是银行的foreclosure房。上个房主$500,000买的,后来他破产了,银行把房子收回,并低价卖出,只出价$315,000。这个房子在网上挂出来的第一天我们就出offer了,并比原价多出了$1,000,所以顺利拿到这个deal。这个房子我很喜欢,很新,而且有3,900平方英尺,很大。好了,言归正传。由于忙着买房子,之后又搬家,又请客,CPA考试被我暂时搁置下来了。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已经5月份了。当我结束了春季学期的期末考试,才真正有时间开始准备第一门CPA考试—–AUD。我看了11天的书,就匆忙上考场了。当然,这次考试以失败告终。我考了69分(75分过)。这次失败犹如当头棒喝,它让我知道了CPA考试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仅靠突击是不行的,必须脚踏实地的努力。

2011年暑假,我没有选任何课,目的只有一个—-考CPA。美国CPA考试规则很变态,一共4门考试,每年只有4个window可以预约考试(1,2月;4,5月;7,8月;10,11月)中间那几个月休息判卷,不能考试。还有一个变态的规定是:如果在某个window里考了一门,后来发现没过,不能在同一个window重考这门,必须等到下个window,也就是几个月之后才能重考这门。每一门有18个月的有效期,也就是说,在18个月之内如果不能考过所有4门,考过的第一门就要过期作废了!由于有种种时间上的限制,我觉得这个考试还是挺”残酷”的。上次说到我在5月底考的第一门AUD fail了,当时我决定复习另外一门—-FAR。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太没有计划性了。如果让我现在重新选择,我会选趁着AUD的知识还没忘,继续复习AUD,在7,8月那个窗口重考AUD。当时还是对这个考试规则不熟悉,做了很多错误的选择,耽误了很多时间。其中犯的一个大错误就是2011年初,当刚开始决定考CPA的时候就一下子把4门全报了,只因为4门一起报名费用最低。但如果4门一起报名,意味着在半年之内要考完4门。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没有给自己留应付突发事件的时间(比如当时买房子耽误了时间),最后在半年之内,我只考完了1门,其他3门的报名费+考试费都打了水漂。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希望能给后来人敲个警钟,就是在对自己水平和时间分配不确定的时候,最好不要一下子报4门。我建议最多一次报2门。6月初—7月底,大概两个月吧,我一直在准备考FAR。FAR这门是4门中东西最多的,足足有9章书,知识繁琐,覆盖面广,基本等于所有会计专业课的一个大杂烩。我把Becker的书看了3遍,注意,这里的”看”是精读+记忆,不是浏览;把Becker Passmaster的题做了2遍。在考前一周,娃还病了,我在家看娃,根本没法学习。当时我特别想延期来着,但NTS马上过期了,无法延期,所以我掐着NTS的最后一天上了考场,感觉完全没有准备好。当时觉得选择题做的不好,simulation还行,考了很多governmental acco的东西。没想到这门竟然考过了,80!在我考完所有4门之后,觉得FAR是4门中相对最好过的一门。FAR的东西虽然多,但都是会计专业课学过的东西,考试题也不那么变态,所以相对容易过。而说起AUD和REG,真是一把血一把泪啊。。考题之变态,是超出我预料之外的。

2011年秋季学期,我继续上课+准备CPA+找实习。我们系有个”matching program”,是一个专门给会计专业提供实习机会的program。他们每年会联系很多雇主来校园招聘实习生。雇主把职位post到career manager(前面提过的校园找工作网站)上,我们在career manager上提交简历。只要简历过关就可以安排校园面试。这个matching program的规则很好玩儿,简言之就是双向选择。举个例子:比方说一个雇主在我们学校面试了12个人,它需要把喜欢的人按顺序排名,也就是说这12个人中,他们把最想要的人排第1名,依此类推,排到第12名。面试的学生同样也要给面试过的公司排个名。如果公司和学生互相match,也就是说公司把这个学生排到了第1名,这个学生也把此公司排到第1名,互相看对眼儿了,此公司和此学生就可以签合同了。如果公司想要的第1名和别的公司match上了,这个公司就需要把第2名拿出来match,如果第2名也不available,就用第3名,依此类推。这个规则大大提高了我们学生被雇佣的可能性。我就是通过这个matching program找到一家local中型会计师事务所实习的。我当时在matching program里面试了3家公司,其中一家事务所把我排在了第2名,我把这家事务所排在了第1名。但那家事务所最想要的第1名选择了其他公司,所以我就和他们match上了。除了matching program这个offer,我当时还拿到另一个500强公司的实习offer。由于我没有绿卡,学校的CPT只能支持一个实习,OPT还来不及开,所以我必须放弃一个offer。。。这是最郁闷的事情。如果我当时有绿卡,两个offer就都可以要了,现在的我可能就不是做税,而是做审计了。总之,机会就像流星,当时没有抓住,以后就很难再有了。命运总是和我们开玩笑,就像蝴蝶效应,当时的一个选择,有的时候能决定一辈子的命运。

2011年秋季,我拿到两个实习offer。一个是中型事务所的,职位是tax & audit intern;一个是一家500强大公司,职位是internal audit intern。由于上次我提到的原因(就是身份原因),我必须放弃一个。本来我是想去那家500强公司的,但他们的职位是内审,要满世界飞的那种(其实他们看上我是因为我有小语种背景,又是会计专业,他们那时候正好有个项目要去那个小语种的国家),而我又不喜欢太多出差;再加上当时对事务所还是有神秘感,各种因素吧,所以最后选了那家local 事务所。后来我才知道,虽然事务所的职位是tax & audit intern,但实际上主要就是做tax,audit我只去了几次。。这是后话了。实习是在我硕士最后一个学期,就是2012年春季学期,全职。

2011年10月初,我考了二进宫AUD。这次我花了很多时间准备,书看了3遍,题做了2遍(和准备FAR是一样的努力)。考前满以为稳操胜券,结果考试的时候傻了,选择还好,但这次抽到的simulation七道题基本都不会!考题出的那叫一个偏,好多都是书上没有的!也许是审计考的很偏重实务吧,没有实际经验的话很多东西很难完全理解。最郁闷的是还考了很多超细节的东西,我是电脑也记不住那么细的东西啊。。考完出来就觉得完了,肯定过不了。后来成绩出来一看果然—-69!邪了门儿了,和上次一个分儿。。借用我同学当时一句话:”这么淫荡的分数,还两次!”。。。。。。这次AUD二进宫的失败给了我很大的打击。第一次没过可以怪我没时间好好看书,可第二次我已经很努力的准备了,书都”倒背如流”了,为啥还是过不了?!我当时很怀疑我是不是学会计的料,真想放弃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怀疑+否定,我决定不能放弃,如果放弃了,前面考过的那门FAR就白考了。不过就再考呗,又不是世界末日,我经常这样自我安慰。后来鼓了很大的勇气重新复习这门。我报了2012年1月初三进宫AUD,在1月9号实习开始之前。

楼主我跟你一样大,也是小学种,我真佩服你能过gmat啊,我夏天的时候费了老大一把力气过了雅思,那个数学自从高考后就没看过了,所以这个gmat我真是看一眼就晕啊。没办法,从小怕数学,你居然半年就过了两个英语考试啊。

学小语种的重新学英语是挺难的。。我当时除了准备GT还在社区大学同时修了6门课。那时候天天泡自习室。不过我考的不好就是了,要不是数学靠机经拿了高分,后面的语文部分根本就不行。。

2012年,我32岁:终于写到今年了!1月到5月,我在那个local事务所实习。他们今年一共招了两个实习生,我和另一个89年的男生。。那个男生很活跃,他是本科生,但已经有很多实习经验了。美国人这方面比我们做的好,从16岁可以合法工作开始,很多人就在社会上打工了,同时还得上学。其实从很小开始,他们就经常接触社会了,比如男童军/女童军这些组织,很小的孩子就开始帮忙卖饼干了(义卖)。一般是挨家挨户销售,大人看到这么小的孩子卖东西,基本都会买的。我们最近还买了邻居家一个孩子卖的爆米花—-10美元一大桶原始玉米粒儿,用一把就能炸一大锅,估计一年都吃不完。。整个实习期间,我只接触了很少的一点审计业务,就是帮忙做了几个bank cash account,最简单的那种。我发现审计最麻烦的不是对账,而是那一套procedure,每个work paper都要scan到系统里做记录,还得trace来trace去,把很多work paper联系到一起,让他们make sense。我做的最多的是税。个税做了几百个,还都是比较难的那种,就是有一堆1099的那种。。Partnership, S corp等也做了一些。这个实习帮我积攒了一些做税的经验,也是这个实习帮我找到了现在这个工作。所以,在上学期间多做实习非常重要。如果光有学位和CPA,没有一点实习经验的话很难找到工作。我有很多中国同学在校期间没有做任何实习,毕业后找不到美国这边的工作,就只能回国了。其实除了家里有背景,给安排好国内工作的同学外,大多数中国同学还是希望毕业后能在美国积攒一些工作经验的。如果裸归,据说在国内也不好找工作。我的经验就是:一定要一进校门就开始找实习,我算找的晚的(由于转身份)。

5月底我毕业啦!花了2年半的时间终于拿到了这个会计硕士学位!美国的毕业典礼很是隆重,我爸爸,老公,娃都参加了(我爸专程过来美国参加我的毕业典礼)。这个学位拿的不容易,在这两年半里,我基本每天都要上自习到很晚,没有周六周日,基本没personal life。。经历了无数次大考小考,心理生理都”饱受摧残”,呵呵。真的要感谢老爸和老公还有婆婆的支持,没有他们帮我带孩子,我真不知道能不能熬下来。

毕业之后,我没有立刻找工作,而是开始着手CPA剩下的两门考试。我也是没办法,因为如果不在2012年下半年把这两门考完,明年初我的第一门FAR就要过期了!5月底,我开始看REG这门了。刚结束做税的实习,我以为这门会相对简单,没想到这门的东西超级多,而且超级细节。屋漏偏逢连夜雨,我老公这个时候又去日本和中国出差了。。多亏有老爸在这边帮忙,我才有时间看书。准备REG这门时,我还是用的Becker,2011年版的。。虽然现在是2012年了,出了新版本的书,但我小农,不舍得重买新书,就对付着用旧版本了。其实REG这门改动并不大,就是多了一章,还有一些rate变了。我还是用的老办法:精读了3遍书,做了两遍Passmaster的题。我当时约了7月2号的考试,因为我老公7月3号回来,我们打算趁7月4号国庆假期出去度假两周的。后来证明这个决定是错的,因为这样我只有短短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复习这门比较难的REG。不过当时顾不了那么多了,迫切希望出去玩儿。。其实当时我觉得已经准备的很好了,看完3遍书之后,最后几天又反复看了2遍,等于看了5遍书,已经”倒背如流”了,就信心满满地上战场了。结果拿到题一看,又傻了。。题出的那叫一个刁钻!仍然是选择题没问题,大题基本不会。。最郁闷的是我抽到两个research!众所周知,REG的research题最难了,当时那两道题题干还特别长,我读了好几遍不知道它说的是甚。。找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找到。。考的时候心里瓦凉瓦凉地。。知道肯定又过不了了。。回到家的时候很沮丧。不过我们全家还是去一个岛度假了,老爸来一趟肯定要带他出去玩玩儿的。果不其然,REG考了个74!!这个是最郁闷的分数,就差了一分啊!我后来总结了一下,原来是rp(人品)没攒够,上次AUD侥幸地考了个76太损rp,这次就给我来了个74!于是我后面就狂攒人品,实践证明,这招还真挺灵的,哈哈!

由于一个test窗口不能考两次同一科目,在7,8月这个窗口我就不能再考REG了,所以我开始看BEC。报了这个窗口的最后一天:8/31考。这次我学乖了,没有把所有的砝码都压在Becker上。我先看了两遍Becker的书,做了两遍Passmaster的题,然后做Wiley testbank. BEC这门是四门中内容相对最少的一门,但很多都是计算,知识点覆盖面特别广。不过这门的好处就是不考simulation,只有三篇作文。写作是我的长项,所以这门对我来说相对简单。我特别喜欢Wiley的testbank,那里的题非常接近真题,都是短而精的,不像Becker,提干都特别长。实际考试中,选择题题干都不长,也就一两行这样子。72道选择题建议1个半小时做完,后面留1个半小时给写作。我就是留了1个半小时给写作的。三篇作文,两篇有思路,一篇完全不知所云,不过可以懵。反正他们不注重内容,语法句法和形式对了就行。我写完三篇文章的时候还剩20多分钟,所以我又回过头来检查了一遍拼写和语法,确定没问题就提交了。这门是我考的最顺利的一门,后来成绩出来85。我感觉,最后两次考的顺利完全是因为加看了Wiley的书和做了Wiley的题。如果早用Wiley,整个过程可能就不那么曲折了。BEC考完之后,我立刻开始准备REG二进宫。这是最后一门了,压力比较大。因为如果没过,我的回国计划就要取消。这次我是用Wiley的书(包括书后题)+Becker准备的,重点放在Wiley上。Wiley的书讲的非常详细,比如contribution deduction那个知识点,Becker只是讲了下皮毛,根本没有细则;而Wiley的书讲到了各种情况,什么时候用FMV,什么时候用adj. basis都讲了;哪些东西可以deduct,哪些不可以deduct也讲了。我第一次考的时候就遇到一道这个知识点的大题,其中有一个空是问blood donation可不可以抵税,如果只用Becker是不知道的,但Wiley里明确写了,捐血是不能抵税的。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大家,光看Becker不够,一定要用Wiley补充。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10月20号,我考完了REG,感觉比上次考的好。我当时想,过的可能性大,因为上次考的那么烂都有74分,这次怎么说也比上次好,只要多一分我就过了!不过这门就是这样,出来都不sure。痛苦地等到11月8号,终于出分儿了!87!What a relief! 我的CPA考试生涯终于画上了句号。下面就是攒工作经验拿执照了。

到今天为止,我这6年美国生活经历基本讲完了。主要是写了写我的上学和找工作经历,其他吃喝玩乐的事儿就不提了,呵呵。希望能对情况和我类似的人有点帮助。

这次我回国一共去了三个地方:北京—东北老家—海南。行程其实蛮紧的。话说一下飞机来到北京首都机场,走在漂亮的T3航站楼里,我心里那个激动呀。。亲爱的北京,我的第二故乡,阔别6年之后,我终于又回到你身边了!新航站楼硬件真的是世界一流,宽敞明亮,设施齐全,最重要的是洗手间里有纸!!谁说中国的洗手间没纸来着??机场免费的行李车也很方便。我一共带了两个大行李箱,一个小行李箱,还有两个随身的包,再加一个娃。有了行李车的帮忙,这么多东西+娃很容易就搞定了!出了航站楼,忽然有种来到人间的感觉,主要是外面的空气污染有点厉害,到处都有一股类似烟花爆竹的气味。可能是我这次回国的季节不好,那几天北京一直下雾,路上能见度很低,看不到太阳,汽车尾气也散不出去,整个一种云山雾罩的感觉。来接我的亲戚说:”天气预报报了,今天的空气质量属于优良,适合户外活动。”。。。我记得6年前空气污染好像还没这么严重,也许是因为这6年间汽车数量翻番的原因吧?

来到北京的家里,一切还挺习惯,没觉得家小,就是发现房子旧的很快。主要是外墙和楼梯间保养不力,6年前的新楼现在已经是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了。说到这套二环的小公寓,我不得不佩服自己当年”无比明智的前瞻眼光”哈。05年买的时候才几千块一平,现在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已经涨的一塌糊涂了。。这个小破公寓的价值可以在我们美国大农村买俩大House了。。北京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在北京的两周我做了很多事情。和本科好友聚会,研究生舍友聚会,亲戚朋友聚会。。。基本每天”饭局”不断,一下子把这6年天天做梦都想吃的东西都吃了个遍。可不知为啥,原来朝思暮想的美食现在吃起来仿佛都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吃。可能因为我回去的第一周在倒时差,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吧。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物价比6年前涨了不少。现在几个人到一般的饭店吃个饭都得几百块;要是去好点儿的饭店要上千。连肯德基,德克士这样的快餐人均消费都得¥50-60左右,当年好像人均消费只有¥15-20这样。这次我吃的最贵的一顿饭是在”七彩云南”,7个人一共花了¥3500(还好这次回来基本都是别人请客,嘻嘻)。超市里的东西也比6年前贵了不少。一条普通的毛巾就要¥20-30,如果在农贸市场的地摊上买质量差点的,最便宜也要¥15。。。当年5块钱一条的毛巾早就不知踪影了。我买了个带毛线套子的热水袋—¥68,晕倒。。。除了日用消费品,水果蔬菜也贵了。现在赶个早集,去农贸市场买个菜,很快手里的100块钱就没了,感觉钱真是不经花。。当然,便宜的也有—-公交和地铁便宜!现在公交用卡的话才大概4毛钱,地铁还是6年前的两块钱。北京的公交和地铁网络真是不错,四通八达,基本周边几个区都能到了。尤其是地铁,现在修了好多条线,看得我直晕。我出国那年才三条线有木有!不过万事有利必有弊,公交和地铁,尤其是地铁,在早晚高峰时段那是会挤死人滴。。换乘要走的路也很多很麻烦。公交和地铁固然发达,但对大多数上班族的实用性并不强,最适合退休的老头儿老太太,在不太挤的时段出门逛个街串个门儿啥的。如果开车的话必须早起晚回避开早晚高峰,要不就擎等着堵路上吧。还有个不得不提的就是北京的出租车。和6年前比,出租车费没涨多少。北京是15块起步价,最后再加3块燃油附加费。由于物价飞涨,出租车司机的工资却涨幅不大,所以干出租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少了,直接造成了现在的打车难。这次回来我对打车难这个问题是深有体会。现在打车是要靠抢的,有时站半天打不到车,只能改坐公交。最郁闷的是那次我们从北京站想打车回家(就从北京站到北二环那点路),北京站打车处排了一个超长的队,可过来的出租车却寥寥无几。。大冬天的,我们带着娃,拿着大包小裹在寒风中排了2个小时队才打到车!最气人的是前面总有插队的,而且是”职业插队”的。他们脸皮比城墙还厚,跟排到的人抢出租车,无论旁边的管理人员和其他排队的人怎么呵斥,他们都不为所动,抢到一个出租车他们就会把车带到前方不远处再”卖”给那些不想排队的人,以此牟利。。看到这些无耻的人,我的肺都要气炸了,可又无能为力。。可见在北京,出行是多么难的一件事。

这次回国还到”宝岛眼镜”配了两副眼镜。感觉国内的眼镜选择更多,更时尚。我选了一款粉色半框的和一款紫色全框的,都很时尚漂亮;另外还买了隐形眼镜,以备不时之需。这些眼镜一共花了¥1500。除此之外,我回国后的第一天就立马去做了头发,这个是必须的。在美国最郁闷的就是没有好的发型师,还死贵;这次回国花了¥500做了一个热烫大卷,从头发中部开始卷的,很自然那种,据烫发师傅说,这个发型平时不用打理,能坚持半年:)另外,我还去北大医院做了次体检。当然,找了熟人。我那天直接去找的那个大夫,她给我开了一堆化验单,主要是血和尿的检验。我一直有尿血和尿糖的毛病,但血糖一向不高,肾的各项指标也正常,所以只需要每年监测数据变化。国内做体检比美国方便多了,又不贵。这次检查报告显示,我的尿样里还是有2个加号的血和微量的糖,但血的指标一切正常。大夫又让我做了个红白细胞相位分析,问题也不大。最后结论:没有治疗价值,每年观察数据变化就好了。。感觉国内医院变化很大,硬件越来越好了。我去的北大医院,他们的新门诊楼很漂亮,里面的各项设施和美国的区别不大了,病人也不像北医三院啊,同仁医院啊那么多,比我想象的干净整洁。医院里设有很多咨询台,想去哪个诊室都很容易找。我还去了次二炮总医院,各方面也很不错,挂号和看医生都不用排太久的队。唯一感觉不好的就是抽血时候护士的态度,我说一句她呛一句,好像我欠了她800吊一样。我在东北老家也陪亲人去了几次医院,感觉老家的医院条件还是比北京的差多了,看病基本得找人,要不需要等很久,还看不上好医生。不过整个老家那边的医生水平没法跟北京的比,医生们都忙着捞钱了,哪有时间搞业务,呵呵。

这次回国还去了趟海南旅游。也就是说我们整个北方,南方,中间都去了,哈哈。我们报了个旅行团,怕有猫腻儿,所以特意找的大旅行社—中国国旅。价钱不便宜,大约¥4000/人,小孩也差不多一个价。这个团号称纯玩儿团,实际上还是有一些购物项目的。比如说带我们去”海润国际”买珍珠和水晶;还有参观兰花大世界,”南国”和”春光”食品公司买特产,等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自费项目,合同上说的好好的,自费项目不强迫参加。但导游会用三寸不烂之舌游说到你参加为止。。导游说了,他没工资的,就靠这些自费项目提成,感觉不参加点自费项目都对不起他。。即便你不为所动,打死也不参加,最后也有陷阱,让你不得不参加。比如说,有个”夜游凤凰岭”的项目,是自费的。是,原则上你可以不参加,但吃完晚饭,大巴就直接把所有人拉到凤凰岭了。。你如果不参加,就在车里等着,大热的天,车里不开空调,等几个小时会闷死人的!如果不在车上等,就在路边,连个座位都没有,站几个小时也不是个事儿。如果想自己打车回酒店,没门儿,这个旅游景点在郊区,根本没有出租车可打。。所以,所有人只好乖乖就范,掏钱夜游吧。。我们这个团还算好的,因为比较贵,导游素质还比较高,没有出现直接言语强迫现象和骂人现象。据说有的很便宜的团,如果你不参加自费项目会直接骂人的。我感觉去海南旅游,最好是”自由行”,就是自己决定去哪里,呆多久,这样比较灵活。像我们这种团,就是个走马观花,早上6点就起床,急匆匆赶路,到景点就拍照,想多玩儿一会儿都不行,还得跟着团去购物。。又累又玩儿不好。我家娃喜欢玩儿海,可整个行程只有2个小时玩儿海。。其他都在爬山啥的。整个体验下来,还不如去弗罗里达度假那种玩儿海。其实价钱和在美国到海边旅游一次差不多了。我家娃这次真的是表现不错。回国这么久,跟着我们东跑西颠,没有生病,还整天傻乐呵的。国内见的人多,所有人都逗她,她中文也是突飞猛进。这次回国个性上也进步很大,不像以前那么shy了,见人就自来熟,尤其喜欢年轻姑娘。。记得在海南的时候,她跟团里两个年轻姑娘”打得火热”,整天粘着人家。。她是整个团的焦点,叔叔阿姨都喜欢她。而且她爬起山来一点儿都不累。。如果有人爬不动了都会拿我家娃做比较:”你看人家小朋友都没累,你连小朋友都不如啊!”

总之,整个中国之行还是满有收获的。见了亲朋好友,尝了四方美食,走了不少地方,也感受到了这些年国内的变化。我和老公都喜欢旅游,接下来的旅行计划是税季过后去加勒比海坐游轮,大约4,5月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