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美国半年后我开始找工作。在老公的帮助下,我投递了一份又一份简历,只得到了两次面试机会,可是由于我可怜的口语和听力,最终与这两份办公室的工作失之交臂。颓丧之余,老公对我说,如果你真要在这里工作,就要从最底层做起。为了还在上学的女儿,为了减轻老公的负担,我同意了老公的建议,申请了几家超市的工作。不到一周,就有三个超市通知我去面试。我从中选择了一个离家最近的,因为那时我还没有美国驾照,这个超市我可以骑车10—15分钟就到。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体验一下打工的生活,不行就随时可以离职,或者骑驴找马,有其他好的工作机会再跳槽。没想到一干就将近十年,把自己的余热奉献给了美国的超市,实实在在地体味到了个中的苦辣酸甜。

初入职场


美国的超市是一个最底层的工作,不需要什么学历和工作经验,对英语的要求也不是很高。我是直接在超市里的电脑上申请的工作。接到几个面试通知后,我选择了离家最近的PUBLIX去面试。第一个面试我的是一个矮胖傲慢的黑女人,在问了我几个问题之后,就有一个中年白女人过来,自我介绍是这个超市的经理,接着她把我介绍给一个瘦瘦的和蔼可亲的黑男人,在问了我几个问题后,就跑去和超市经理说:”she is ok”。我问他工资多少?他说8刀每小时怎么样?我说OK。那时我英语不好,面对的又是全新的领域,自己的底气也就是最基本的工资。接着我就被要求去接受毒品测试,就是用棉球从舌苔上刮点样品去化验,没有什么体检验血等,也没有问我要身份证件之类的东西。一周后化验结果回来,他们电话通知我,我被正式录取为这家超市烘培部的partime工人。超市的入职培训(或者是情况介绍,Orientation)非常短暂,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因为这里的培训都是按小时给被培训人付工资的。培训人员如赶集一样,把培训内容快速地秃噜一遍,我听得半懂不懂,好在有一堆培训教材,回家可以慢慢消化。

PUBLIX是世界500强之一的大型连锁食品企业,连续10多年被评为美国最适合工作的100家企业之一,起家在佛罗里达,现在美国东南5个州有1000多家连锁超市和一些加油站。超市的工作的起薪较低,如果没有工作经历,基本按照最低美国政府的最低工资标准,按小时付,按周发薪。每半年由部门经理对你的工作表现进行评估打分,根据的的分数决定是否给你加薪,加多少。公司的福利:一是带薪假,工作满1000小时后每年可以有两周的带薪假期,满8年后每年有三周的带薪假期;二是有医疗保险和牙医保险,当然大多是从你自己的工资里扣,公司的团险相对比社会上的便宜一点;三是有带薪病假,就是根据你的工作时间,按比例配上一定的病假时间,这个时间可以连续累计,如果你离开公司也没用就自动作废。公司没有退休金,但有401K养老计划,员工根据自己的情况决定是否加入。这个计划就是每周从你的工资里在税前扣除一定钱存到你的401K计划里,最高额不能超过工资的10%,公司每年按照你的收入总额给你匹配3%,这个计划由公司的投资部门负责管理运营,由你自己选择投资什么股票或者基金。此外公司根据你的工资总额每年给你配送一些公司股份,虽然不多,但让你有当家做主的感觉。401K计划和公司股票,可以在你工作满三年后离开公司时一次性变现,也可以分段提取。当然超市工人的最基本养老还得靠社安金(social security),是按比例从工资里扣除。每年有五天的带薪节假日,每年末根据工作的年限有双周薪或者是三倍的周薪。每季度根据效益和个人的工资比例有一定数额的分红。

对于我来说,在超市遇到的最大挑战就是语言的障碍。虽然来美国后补习过几周英语,但是说了50年中文的我,一下子掉进完全陌生的语言环境,仍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特别是美国黑人的英语的语调开始很难适应,最要命的是人家根本不拿你当歪果仁,照常语速不减,听得我是云里雾里的,大多数时间我是连猜带蒙,明白个七八分。实在对付不过去了,就会陪着笑脸说:”sorry,what did you just say?”” could you repead it for me please.”然后用无辜而又迷茫的眼神盯着那个说话的人,无奈他们只好再重复一遍,好在经理和同事对我都很耐心,因为知道我是新人。可是我们的工作是要直接服务顾客的,如果顾客说一遍你不明白,就会发火,特别是电话预约,那简直就是我的噩梦,有很多次都被顾客说,请你们那里懂英语的人接电话,搞得我的自尊心碎了一地。所以每次来电话我都装作没听见,躲得远远的,实在不行,也是拿起电话,请对方稍等,再喊其他同事帮忙。第二个障碍文化差异,食品与文化风俗紧密相连,我们超市各种面包,甜点有好几百种,这些对当地人来说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我来说却是十分陌生。即使我记住了所有产品的名字,也不一定在电脑里找到,即使我找得到,当你直接服务顾客时,还会遇到麻烦。比如有一种鸡蛋面包,电脑上的名字是egg bread,但是有的顾客叫这种面包hala bread.类似我们的学名和俗名,常常搞得我很狼狈。此外超市的劳动强度比较大,虽然开始工作没有硬性指标,但是一天7.8小时k站下来还是腰酸腿疼,毕竟我在国内的工作都是坐办公室的。

学习成长


尽管开始困难很多,但是幸运的我遇到一位好经理詹姆士,就是那个最后面试我的黑黑瘦瘦的男子,还有宽松的工作环境和热心的同事,再加上本人吃苦耐劳的精神和悟性,还是干得顺风顺水。最初我大多工作时间是下午4点到11点,主要是服务客户,准备第二天早上的烘培面点(set up),打扫卫生,盘点清理第二天过期的食品,一句话就是closing。因为晚上的工作很累,技术含量也不高,所以大都给新人来做。开始有个黑女人带我,但是很快她就只动嘴不动手了。很快我就能自己独挡一面了。早上的工作主要是包装面包饼干之类产品,并将其贴好标签摆到柜台。有时帮助烘培一些饼干或者小甜点之类的东西。我们烘培部的经理詹姆士非常的善良,勤劳。按照国内的标准,他就是典型的劳模,浑身充满的正能量。他乐观豁达,每天早上看到他对我们微笑打招呼,让我们一天的心情都很舒畅。他是干起活来就是拼命三郎,最苦最累的活都是他来干,一个人顶三个人。他对下属很宽容,很关心,很理解,排班是总是尽量我们的个人要求,需要什么时候休假之言跟他说一下,他肯定会安排的妥妥贴贴。他是员工的坚强后盾和好后勤,会为我们逢山铺路,遇水搭桥,遇到困难只要一喊他的名字JAMES,他会立刻出现在你面前帮你解决,而出了问题他总是自己扛着,为此好多员工都亲切地喊他”daddy”。记得刚工作没几天,我就不小心把打标签枪落在纸壳箱里压碎了,我当时非常忐忑,JAMES说不要紧,下次注意就可以了。我的同事也说,每个人都会犯错误,我也曾经损坏一个电子枪。还有一次我把一盘饼干烤焦了,十分沮丧不安,JAMES立刻帮我重新摆了一盘,安慰我说不要紧,重新烤一盘就好了。一次我付给顾客订的蛋糕,因为那是个full sheet大蛋糕,我只顾小心翼翼地端着蛋糕,却没留神脚下有一个纸盒箱子,结果啪的一下给绊倒了,当时为了护着蛋糕的完整,自己的膝盖重重地磕在水泥地面上,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当时很多人都围了上来,询问我怎么样了。我硬撑着站起来说没事,故作从容地把蛋糕递给客户。JAMES也跑过来问我的腿有没有受伤,我说好在蛋糕没有损坏。这时JAMES十分严肃地对我说,蛋糕坏了可以重做,人摔坏了可是重大损失,以后遇到这样的事宁可扔掉蛋糕也不能让自己受伤。我当时感动得一塌糊涂,更加拼命工作。有时头天晚上我closing,半夜12点才到家,第二天一大早经理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旷工缺人手,问我是否可以顶班,我总是二话不说,马上起床开车(搬家后我就只能开车了)赶去超市。工作六年没休一个病假,有一次脚崴了肿得很高,仍然坚持上班。因为工作出色,不到半年我就从partime转成fulltime。每半年一次的工作评估,JAMES总是给我很高分数(model),因此工资也涨的相对快一些。

两年后我从Bake转成Decorator,开始学做蛋糕。在超市的蛋糕师只是对已经烘培好的蛋糕进行装饰,不需要自己烘培。一般来说,PUBLIX的decorator都需要6—7周的专门离职培训。可是由于缺乏人手,我是被直接赶鸭子上架。后来JAMES被调到另一个店,他千方百计把我也调了过去,开始做顾客订单的蛋糕和wedding shower蛋糕,虽然这对没有任何经验的我来说压力重重,但在JAMES 的鼓励下,我都顺利地完成了。我要求培训的机会,可是经理说你很聪明,即使没经过培训,你做得比一些经过培训的人还好。是呀,我的确为资本家省钱了,脱产培训都是带薪的,还有免费午餐和车补,没有任何压力。我到的新店有两个糕点师都是经过6到7周的脱产培训,却不会做主题蛋糕,连现成的书都看不懂,而且普通的订单蛋糕也经常遭到客户投诉,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她们可是年轻的本地人,而且进PUBLIX比我要早几年。经理要求主题蛋糕的订单都要我来做。后来经理助理调走了,新来的经理助理不太会decorator蛋糕,JAMES让我开始做婚礼蛋糕。几个月后,经理让我参加了一周的婚礼蛋糕培训班和三天的翻糖蛋糕培训。从此我就成了我们店的首席decorator,所有高难的蛋糕都由我来做。一晃在超市工作了六年多,虽然压力和困难不少,但有好经理JAMES为我们挡风遮雨,苦点累点也心甘情愿。没有JAMES,我绝不可能坚持下去。

众生百态


我工作的第一个超市在亚特兰大下城,我的同事都是一色的黑人,我是唯一的亚洲人。员工如走马灯似的换,与我一起被录用的两个黑人,一个胖得挪不动步的女人和一个年轻女孩不到一个月就离职了。后来又陆续来了很多,走了很多,有的是自己干不了走人,有的是因为偷东西或者是迟到旷工被开除的,还有的是转到另一个店的,总之我工作四年后,就成了我们部门的元老,经理JAMES老大,我老二。经理助理经历了四任,都是高大肥胖的女人。第一任名叫崔茜,人很聪明,可以做很漂亮的蛋糕,特别是她做的玫瑰花十分生动。但是特别的脏,她工作的地方台面和地面都惨不忍睹,如果你看到她做蛋糕的样子绝对要反胃,她的工作服总是布满各种颜料和油腻,白裤子的裤脚总是一半踩在脚下,黑乎乎的。她人很和蔼,特别爱说话,也特别爱吃,上班时嘴比手忙,来我们店没几个月就被开除了,原因是偷盗。第二任名叫Tursima, 我的印象就是她有一个巨大的臀部,脸上布满横肉,暴突牙齿参差不齐,两颗闪闪的金牙十分耀眼。从来上班不久,她就接二连三的请假,不是她的儿子的手指头被人剁了,就是她的未婚夫被人枪杀了,然后就是她的父亲被人开车撞了,一次她幽幽地对我说,这6个月以来我家总是不断地出事,我看着她那闪闪发光的金牙心想,都是那金牙惹的祸,金牙外露,太不吉利了。她干活慢慢悠悠,做出的面包不是糊了就是没到火候,做出的蛋糕一塌糊涂,不久她就被调走了。第三任名叫Lina,黑女,曾是我的同事,后升任部门经理助理。在黑女人中她不算高,但很健硕。她很聪明,有创意,但很邋遢,爱抱怨。她工作后的地方我们都要清理好久。她和她的第二任丈夫工作都很努力,但他们的房子还是被银行强制收回,现在和她的女儿住在一起。她每周到教堂为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做一次饭,是义务的。据说现在她已经被提升为部门经理了。第四任名叫lily,一个有着四分之一白人血统,四分之三黑人血统的女人。据说曾经当过部门经理,后来被降到经理助理。她长得高高大大,肤色是白的,人很聪明,记忆力很好,干活也麻利。但是她的心里极其不正常,有时狂躁起来如大猩猩般可怕。有一次上班,我看见她一直在电话里和什么人吵架,哭得眼睛红红的,然后就走了。留下一堆订单也没交代其他人,6.7个顾客先后来领蛋糕,都根本没做,经理让我们先做给顾客,而且统统免费送给顾客。她来后不久就与JAMES多次发生口角,总公司派人力资源部的人下来调查,结果是JAMES被调走,她却留了下来。JAMES走后,她和当时超市的经历助理(一个黑男人)打情骂俏,天天腻在一起,她做的婚礼蛋糕被顾客全额索赔。因为她知道我喜欢JAMES,所以总是对我找茬,一次我付错了一个COOKIECAKE,她和那个黑男人就给我警告处分。那是我工作以来受到的第一次处分,我拒绝签字。后来JAMES要我调到他工作的店,当时的店经理为了让我留下,特意把那个处分报告从我的档案袋里拿出来当着我的面撕掉,说只要我留下,可以给我涨工资,我拒绝了,因为有那个女人在,我就一定要走。JAMES调走后接任他的经理名叫Bertha ,她的特点就是懒惰,脏。每天工作的大部分时间是依在墙上或者是趴在工作台上唠嗑,与工作无关的闲嗑。她工作的地方脏乱无比,她个人也邋遢的够呛,一身白色工作服经常脏兮兮的,长长的裤脚踩在脚下,黑黢黢的,其中有一段已经裂开,看上去可能随时把她自己绊倒。庆幸的是我只和她共事了几个月,不然我会疯掉。

下城的顾客大多是黑人,店面与流浪者的庇护所仅隔一条街,每天早上开门,就有一堆黑压压的流浪汉涌进来,在咖啡机前打咖啡,然后再用纸杯装满糖和CRAM.那时我们店的咖啡是5毛一杯。每天都有抓小偷的精彩场面,每天都能看到几个人被警察拷着手铐带走。黑人很能花钱,订的蛋糕很多,也很大,很多人都使用食品券,一次一个黑人要订一个FULL SHEET 蛋糕,而且要把11张照片放到上面,我对他说每张照片要加8元,11张照片就要88元,相当于一个FULL SHEET 蛋糕,他说他不在乎,他有很多食品券。有很多黑人诚信很差,每周都有大量客户订的蛋糕不取,只好扔掉。也有些人根本没有订蛋糕,却说他们订了,因此得到免费的蛋糕,还有人把蛋糕拿回家吃了以后,打电话给店经理抱怨说那个蛋糕不是他想要的,得到全额退款。记得一天我上晚班,两个肥甸甸的黑女人走了进来,胸部几乎完全裸露着,说是要取她们订的蛋糕。我查了电脑和订单,根本没有她们的蛋糕,于是她们就找到当时的值班经理抱怨,经理就让我给她们马上做一个大的花篮蛋糕。当时和我一块上晚班的黑人小伙告诉我,他曾见过这两个黑女人到另一个超市使用同样的伎俩骗取了免费蛋糕,那个超市的人都认识她们,知道她们是妓女。我们把这个情况反馈给值班经理,但是他说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让客户投诉,还是得给她们做。还有个黑女人每次来都要找点麻烦,占点便宜,看到没有PIE SLICE,就到经理那里告状,然后就得到一个整个的免费的苹果派。后来JAMCE被调到中城的一个店,他把我也调了过去。这个店的员工相对稳定,工作时间很多都超过我,但大多的工资低于我。这个店的顾客大多是中产阶级,大多是白人,信誉度明显要高很多,一般订的蛋糕都会按时来取,而且态度要好很多。也有偷盗现象,也有取了蛋糕不给钱直接走人的。

职场利弊


美国超市的工作环境相对国内要宽松,如果犯了错误也没有人指责你,更没有什么罚款扣工资之说。对顾客绝对是上帝,顾客永远是对的。如果顾客在预定的时间取不到预定的东西,或者是晚了几分钟,那么就要给顾客免单;但如果顾客订了蛋糕却没有来取,那我们就只能扔掉认赔。我们超市的浪费是很惊人的,仅我们BAKERY, 缩水率达50%以上。其中有因为订得太多过期的,有操作不当做坏或者不合格的;有偷吃,有做得太多买不了的,都统统扔进了垃圾箱。如按照公司的要求,大多数在店内做的面包如果当天卖不掉,就成了过期产品,蛋糕,派和其他甜点三天过期,有时教堂的人来领走些面包,大多数就扔到垃圾堆里了。我们超市的规矩是,从来不卖过期的产品,也从来不打折。我奇怪为什么如此损失惊人公司还盈利?可能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一是提高产品价格,二是压低劳动力成本。公司的一些工具,丢失损坏非常严重,小到剪刀,大到和面机,但人们不在乎,从货架上拿或者是再订购新的。然后又是一圈短暂的循环。这种情况在中国是不可思议的。说好了是环境宽松,说坏了就是管理混乱,浪费惊人。其实公司的效益完全可以靠加强管理,提高员工素质来提高。美国人的价值关就是人命关天。如果员工在工作现场受伤,那么所有的医药费,住院费都是公司出,而且员工看病养病期间的工资公司也照常给出。如果因公致残,那么公司就要养一辈子。所以公司要求每一个员工都有医疗保险,员工出一部分,公司出一部分。记得我有一次烫伤了胳膊,我们部门的经理助理马上拿烫伤膏给我涂在伤口上,同时向超市经理报告,然后是客服的经理给保险公司打电话,保险公司知道我是中国人,马上又请了一个中文翻译,在电话里询问我烫伤的过程,部位,伤口的大小深浅,同时让我擦去烫伤膏,用湿毛巾护在伤口上,就这样折腾了我2个多小时,才说我可以到附近的诊所去治疗。在那个诊所我又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有个医生过来,兜里揣了管药和绷带,上完药包扎完毕后,告诉我三天后再去。可是在等待的这4个小时期间,我的伤口已经感染了。三天后开始化脓,那个医生给我换完药后,又从兜里掏出一瓶口服药,说是抗菌素。以后我在工作期间摔倒碰伤,我都自己处理,不报告,因为我害怕等待。还有一次一个员工因为挪动咖啡机扭了腰,于是差不多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他都在休病假或者是看病,工资照发,医药费全部由公司承担。

噩梦开始


2012年11月26日中午,JAMES突然被解职。这天午饭过后,他突然打电话给我们每一个人,说他不会再回来了,也不再是经理。我说你在做白日梦吗,还是喝多了说胡话,他说是真的。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他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JAMES说你们好好干,别走,我一年后还会回来的。后来我见到我们的店经理,问她发生了什么,她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她说James是个好人,好经理,这样的处理对他显然是不公平的,但那是大老板的决定,我们只能面对。第一次,我在异国的职场流下了眼泪,我不理解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经理会被解雇,他的业绩有目共睹,每年员工给经理打分,他都是全地区最高分。他一个顶三的拼命工作,他已经积攒了600多小时的病假时间却没用过一次。后来听说解雇他的理由是dishonest,因为他变现了部分自己拥有的公司股票,理由不是他说的买房而是买车。我知道他最近买了一辆二手红色跑车,可那又如何?他用自己的钱,又没有损害公司和他人的利益。

可怕的是接任JAMES的就是他以前的经理助理大金牙Tursima,我不知道她凭什么当上了经理,当助理时就没有好好上几天班,当经理后更是懒得要死,上班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办公室睡觉,除了对我们挑毛病或者是处罚外,什么也不干。而她的助理就是那个特别能战斗的lily。通常是经理负责烘培部分的工作,经理助理负责蛋糕部分的工作。而他们二人都呆在烘培一边。每天上班的开场好戏就是两人开始对骂,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扭到一起,进了办公室。两三个小时后,二人走出办公室握手言和。然后第二天再重复前一天的大戏。经理不干活,所有的工作量全都压在员工身上。

再加上公司政策调整后,对员工更加苛刻。首先是不允许超时,哪怕一分钟都不行;第二工资涨幅缩小,每半年最多0.25美分,算上通货膨胀的因素,工资实际上是缩水;第三尽量不增加员工;第四减少带薪病假时间。看年报季报,公司的利润在不断增长,资本家的吸血本性呀。

刚性的工作时间加上不断加大的工作量,再加上那两个不作为的经理,如此多面夹击,使我们的工作环境急剧恶化,工作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特别是我们蛋糕部分,工作量徒增好几倍。JAMSE在时我们蛋糕师一般都保持3-5人,而且经理助理总是工作在我们这边,所以工作一般都可以保质保量的完成。JAMES走后,一个蛋糕师因为总是被客户投诉,被调到烘培那边。经理助理也被要求工作在烘培那边。我们这边就只剩两个人,人员减了一半,工作量却成倍增加。从前我们只需要接受客户订单,专心做好我们的蛋糕工作就可以了,有需要只要喊一声JAMES,问题立马解决。现在还要负责清理地板,查验清理过期食品,订购装饰用的各种玩具,工具以及原材料,接收搬运订购的冷冻食品,整理冷冻库等等等等,这些工作以前都是经理助理做的。每天除了要完成客户的订单(平常一天最多20多个,最少也有8.9个)还要按公司要求填满三个展示柜蛋糕和甜品,大概近百个品种),同时还要完成各个品种的后备产品,以便及时补充前台,还要直接服务客户卖产品给顾客,接受顾客咨询。如果逢年过节,或者有婚礼蛋糕,工作量又会加倍。而且公司不断推出新产品,品种年年增加,也就意味着工作量不断加大。每周蛋糕装饰这边5天只有一个人,只有天是2个人。如果我们两人有一个人生病,请假或者休假,那就是一个人面对如此大的工作量。那时我最怕的是一大早店经理过来巡视,指着装饰柜说”there are have holes!”而订单一大堆难以按时完成,恨不得自己变成章鱼生出八只手来。我最恨就是在你专心做蛋糕时被打扰。有些公司上层的来检查,在那对我们做的蛋糕甜点吹毛求疵。如REDVEVELTE蛋糕,给顾客的书上的照片是9撇,给我们的书上是11撇,某人过来检查就查撇,说这不对那不对,蛋糕被撤下要求重做。我把书的照片拿给他看问到底该按那个做,他回答不上来了。后来回去商量打电话来说就8撇吧。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如果把不完美的蛋糕卖给顾客,会让我很内疚。但是如此大的工作量要求我们必须完成,否则轻则责备,重则警告处罚。那个接任JAMES 的是个黑。我们曾不止一次的要求增加人,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你们的工作量不大,用不着增加人。从JAMES 离开后,我就不再是模范,而是不断地收到警告处分:比如一次客户订了两个大的巧克力翻糖婚礼蛋糕,一般这样的一个蛋糕需要三个多小时,两个就需要7个小时。可是翻糖ICING下午三点以后才到,那时离我下班时间不到三个小时,我对lily说我需要帮助,否则到下班的时间做不完。可是她什么也没说,下班自己悄悄走人。我是拼劲全力,直到7点才完成,还要清理打扫。结果超时50分钟。周一我就被告知因为我超时工作给我一个警告处分。还有一次我在做蛋糕后用抹布清理台面时,正赶上客户前来订蛋糕,没有及时把抹布放到消毒桶里,被那个黑女人经理偷拍了照片,于是给我一个警告。一次是因为我没有把工作服塞到裤腰带里,给了一个警告处分。一次是因为我顶撞了经理,那天我连续工作了11个小时,没吃没喝没上厕所,清理完后正要准备回家,经理晃悠悠地来了,发现柜台里少了一个品种蛋糕,就问我为什么,我说太忙了,明天再做吧。他要求我马上做,我没有说话,扭头就走了,说实话,那时我已经累得连跟他解释的劲儿都没有了,结果第二天我就得了一个警告处分。还有一次也是我正准备下班的时候,店经理颠颠地走过来,看了看展示柜的蛋糕说,一个蛋糕的水果装饰的做的不对,我把书拿给他看,说我看不出哪里不对,这时我们的经理助理要我把那个蛋糕撤换下来,我说对不起,下班时间到了,就走人了。第二天就得了个警告处分。想想看,那么大量的工作和压力,无论你如何努力也做不完,还总被责罚,你的直接上司根本不支持不帮助不理解你,还在背后给你下绊,让你没有长工资的机会,那是一种什么心情。我是个要强的,追求完美的,自尊心很强的人。在那个环境里我简直是度日如年,要发疯了。为了完成工作,提高效率,我上班就如机器人一样闷头工作,走路都是小跑,经常没时间吃饭,喝水,上厕所,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有时时间到了,为了不超时,先CLOCK OFF,然后接着做完客户的订单,经常是FREE WORK,NO PAY.这就是资本家的狡猾。一次周五,我有个大的婚礼蛋糕,我正在抓紧时间做我的工作,那个黑女人走过来说,你本周至今为止有两小时超时,所以你必须在公司间休3个小时,然后接着干。我当时就急了,公司没有这样的硬性规定,如果你硬要我这样做,我马上就回家。于是我撂下做了一半的蛋糕拿起包就往门外走,两个经理在门口拦住了我,那个店经理助理说,如果你今天走了就不要回来,我说可以。那两个经理还是拽着我不让我离开。就这样拦了我一个多小时,直到我答应回去接着做蛋糕。回家后我就把在公司发生的事告诉了我老公。老公听了非常气愤,说这是强行扣押,加上威胁。于是给公司总部写信投诉信,地区经理亲自给我老公写了道歉信,并派HR到店里调查了解此事,最后得出的结论是”very bad manegement”.并给我补发了两个小时的工资。

半年后,那个懒得要死的大金牙经理终于回家靠残疾补助金生活了。之后,那个充满负能量的总经理助理因为威胁推搡Helen(除我之外的另一个糕点师)被停工一个月后调走了,后来听说她得了癌症。后来又陆续有两个经理接任,环境稍微改善一点,压力却越来越大。曾经有很多次我想辞职不干了,可又心有不甘,想着我的40个积点眼看就要满了,想着JAMES迟早还会回来,就强撑着继续往下走。可是一年又一年,JAMES没能如愿再回到PUBLIX。我始终不明白,那么多懒人都可以在PUBLIX呆着,那么多犯过错误的人都可以再回来工作(如那个偷盗的崔西),为什么不让JAMES回来,PUBLIX太让我失望了。

2015年底我终于辞职了,此时我已经在超市工作了九年半,年过60,获得40个积分。我所做蛋糕获得了很多顾客的好评,我的每一个婚礼蛋糕都非常完美,没有一个客户投诉或者是退款。我的工资虽然不高,后来的几年几乎没有涨过,但仍然高于早我进PULIX的员工。虽然很辛苦,但我感谢这个超市工作的机会,学会了一门谋生的手艺,同时让我对美国底层社会的工作和生活有了一些了解。我特别要感谢的是我的经理JAMES和我的老公,巧合的是他们的生日是同一天,而且都是工作狂,苦命的我夹在两个工作狂之间,注定要历经这次超市工作的磨难,也算是人生的最后一搏完美收官。祝好运,我的工作伙伴He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