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一个普通护士可以轻松的养活一个三口之家,还可以拥有一套不低于100平方米的房子、两辆汽车,享受舒适的生活。”冯秀清如是说。

勤奋学习,让我走出国门

1984年,我从卫校护理专业毕业后,到了徐州市云龙医院工作,年轻的我对工作充满了新鲜感,对医学领域专业知识技能的高要求,和医者仁心的职业道德激励着我不断地进行自我挑战。我一边工作一边在北京燕京医学院护理系学习,两年后顺利取得了该校的大专毕业证书。

1990年,徐州市卫生局举办出国护士英语学习班,护理能力的技高一筹,以及对英语学习的渴望和追求让我得到了这次学习机会。也就是这个机会,成为我未来事业上的转折点,也为我踏出国门,追求梦想奠定了最坚实的一步。

在学习班,我接触了护理的英语专业术语和沟通技能,以及英美等先进国家的护理理念。这些新的护理知识、技能和理念激发了我走出国门,追求更高更新知识的愿望。学习班结束后,我非但没有停止对英语的兴趣,反而促使了我对英语学习的挑战。当时, 我白天上班,晚上去夜校学英语。 那时候,女儿还小,没人照看孩子,为了不落下课程进度,我就带着孩子一起去上课。徐州的冬天干冷干冷的,看着孩子冻的红扑扑的脸,和尚不知世事的清澈眼睛,我几度流泪想要放弃。但是不服输的个性和对护士这个职业的喜爱让我坚持了下来。

终于,我的机会来了。1996年,科威特卫生部到中国招考护士,我顺利通过考试,和一群年轻富有朝气的护士一起来到富有热带风情的科威特,拉开了我国外打拼的序幕。

挑战自我,当上美国护士

在科威特的日子,我白天工作,晚上学习英语和阿拉伯语。在我最初离开祖国的几年时间里,是我的父母一直支持鼓励我追求自己的梦想,帮我照顾年幼女儿的生活起居。而我为了回报他们对我的付出,也把整个身心扑到了工作上。我一边完善自己的专业操作能力,一边学习国际护士认证资格考试的知识。

2000年,我拿到了英国护理学会的注册证书,并得到英国伦敦一家医院的录用。 那家医院给出了14英镑一小时的工资(折合人民币180元左右),怀着满心欢喜,我开始准备去英国的一切手续。

就在我临行前的一个月,美国commission of graduate of Nursing School 的通知, 给了我参加美国护士认证考试的资格。这只是一个认证考试的资格,是否能通过考试还是一个未知数。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对护理要求最严格的一个国家,也是最难拿到护士资格证书的国家。美国护理专业毕业的学生也只有70%可以通过考试,对于一个没有在美国上过一天学的中国人,我真的能通过这个考试吗?

是赴英工作,还是留下来参加美国注册护士资格考试?如果去英国,我可以提供父母家人舒适的生活条件,也可以亲身参与到先进的医疗团队中。虽然去美国当一名护士一直是自己的梦想,但是留下来准备考试却有失败的风险。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给自己一个挑战, 因为美国对医疗的一丝不苟和对人生命的尊重都是我向往的。经过半年多的准备,通过了医学、英语能力和口语三个部分考试,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拿到了美国护士的资格证书。2002年,我开始赴美从事护理工作。

十年拼搏,过上舒适生活

美国对护理工作的要求相当严格,而我又没有在美工作的经验,同时还要面对语言关,一开始时总是不能得心应手。

当时,按照规定,我跟着医院的老师学习1个月就要自己独立工作,但我知道1个月的时间对我来说还是太短了。看出我的为难,热情的美国护士给了我很多帮助,特别是医院手术室的护士长很能理解一个外国人初来乍到的难处,给了我3个月的时间去学习。为了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我也加倍努力地去学习,每次手术后都详细记录下操作程序,每天晚上到家都不忘好好复习一下。我的勤奋好学,也让老师刮目相看,很快我就在工作上得心应手了。

经过十多年的拼搏和努力,我目前已经在风景秀丽的北卡罗来纳州定居下来,成为当地杜克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手术室的一名护士,拥有一份9万美元年薪的稳定工作。同时,我也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的老公是典型的美国人,具有美国人的开朗,大度,幽默。他曾在部队服役20年,现在是一名警察。22岁的女儿目前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学习生物工程,勤奋懂事的她,学习之余还在实验室兼职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