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一直以为美国的种族歧视离开我们的生活很远,没想到,当你突然遭遇的时候,却是如此令人突然,如此令人震惊。

今天与朋友通电话的时候,谈到她学校、孩子以及因为学分造成的对亚裔的新种族歧视。 朋友说,她女儿考大学的时候报考耶鲁,按照耶鲁的规定,她女儿的学分已经超越标准,被录取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在她女儿填写报名表的时候,因为她的种族一栏目里填上亚裔,从而没有被录取。因为,现在很多美国名校面对来自亚洲的亚裔学生的强大竞争与高分数,纷纷采取了提高录取分数线的手段, 这种对亚裔的新歧视策略导致了很多亚裔学生在报考美国名校的时候落榜, 反观其他种族的学生却被低分录取。 我这个朋友叹气说,如果她女儿按照其父亲的血缘而填写爱尔兰裔的话,她肯定就会考上耶鲁。

早前就看到报纸上说,很多亚裔孩子因为惧怕被大学录取而在填写报名表的时候拒绝填写亚裔,这样的事件已经引起美国媒体的注目,而成为了很多亚裔家长担心的焦点。虽然美国有的大学,像加州的柏克莱名校就因为拒绝以种族作为录取学生的条件,而导致学校的亚裔学生总数占了全桥学生的百分之四十。

朋友的电话让我忽然产生了作为亚裔的忧虑,毕竟我们不希望孩子在面多这些竞争的时候因为是亚裔而被歧视。放下电话,我心情沉重,扭头一看身边的儿子,突然吓了一跳。

原来12岁的儿子一直坐在我身边看书,我与朋友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此刻,他双眼噙满泪水,对我说,这样不公平!说完,他开始泣不成声!

从来没有看到儿子如此悲伤,做母亲的心也瞬间被撕扯成碎片,原来的潜在的忧虑与担心突然浮出水面的时候竟然如此沉重与伤痛。

虽然心里异常难过,但我强忍着失落感,拍着儿子的肩膀安慰他说,不要怕,我们要自己努力来证明他们这样做时错误的!

儿子边哭边说,这个星期一是长周末,因为是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日。此刻他忽然明白马丁路德金反歧视的心态与争斗。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马丁路德金要反对种族歧视的原因了,种族歧视太令人愤怒了!”儿子说,”我不明白美国的学校为什么这么做,那不是将我的凭奖学金上大学的梦全部打碎了吗!”

泪水成串地顺着儿子的脸颊流淌下来,他一边愤怒地抹着眼泪,一边气愤地说,”我以为美国是一个平等的国家,原来并不是,我为什么生在这样让人感到羞耻的国家,为什么我要是亚裔?难道我以后不得不作整容变成美国人才行吗?! ”

面对着儿子的责问与愤怒,我简直无言以对,心里七上八下,很不是滋味。从儿子出生,我们做父母的就将全部的爱心与心血倾注在他们的身上,生怕他们受到任何感情上与精神上的伤害,怕他们会重蹈覆辙,受到我们从小做中国国孩子而受到的各种压力与悲哀。为此,我们付出了高昂的经济代价,搬到纽约郊区最好的学区,付出最贵的房价与房税, 就是为了让孩子可以受到美国最好的小学与中学教育。没想到在这种优越环境中长大,一直接受美国教育,熟知在上帝以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儿子在他十二岁的这一天,却明白了学校的教育与社会现实未必是一样的这个残酷事实。 当这个悲伤的日子毫无准备的来临时,一切副作用来得是如此突如其来,让我瞬间不知所措。

虽然我听到自己不断安慰儿子说,所以我们要从自己做起,努力改变这个境遇,就像奥巴马总统一样以自己的经历证明少数民族依旧可以当总统,但是我知道这些语言对于十二岁儿子的痛苦与悲伤却是这样苍白无力!

难道我们做亚裔的真的就是这种命运吗?在一个号称民主自由的国家遭受新的歧视,面对新的不公而束手无策?望着儿子伤心的背影,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诚然,我们很多人也许认为亚裔就是太聪明,学习太好而导致美国大学不想成为亚裔的天堂而对亚裔采取提高分数线的做法没什么了不起,只要自己努力就行了,但是对于从小生长在美国,受到平等教育的儿子来说,这简直是个晴天霹雳,他所受到的教育让他感受到所谓不平等的歧视感觉要比我们来自亚洲的第一代移民强烈的多。

毕竟,因为一个种族的优秀而提高录取分数的做法有失公平,而这种不公平从美国民主教育一直宣扬的所谓在上帝以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这个意义上来讲,就是一种歧视discrimination. 我想说的就是,我的担忧已经不是面对如何为了考上美国上大学而努力埋头学习以提高录取分数线的问题,而是如何面对我们作为亚裔首代移民而对孩子做出有关社会现实的真实教育,如何能够防止类似这样的事件对于孩子的成长教育过程中的精神培养产生某些潜在的伤害。

这个问题已经不仅仅是美国大学录取学生采取的标准是否一样的问题,而是亚裔是否可以像美国其它族裔一样意识到在当今社会中占有一席地位的重要性,从而改变世代所认知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这种传统教育与意识与现实社会所遭遇时产生巨大落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