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之年才来美国,确实迟了点……

我来美国的初衷,不是求学、拿绿卡,也不是奋斗、实现”美国梦”,来前我是国内某一线城市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有一份较好的职业和稳定的收入,我不需要在这个年纪再到异国去拼搏了。我是因为结婚而来到美国的,也许,命里注定我要过飘泊的生活。丈夫是在加州政府工作的公务员,收入还算可以,但我并不想靠丈夫的养活而过完那漫长的后半生,特别是在美国。我要继续学习、工作。然而,和许多来美国留学的年轻人不同,我已过了读书、”奋斗”的黄金年龄,我犹豫、彷徨……

不知是加州那明媚、炽热的阳光,给我注入了活力和信念,还是自己内在的韧性和背水一战的压力,使我在希望与失望的轮回中,在碰碰撞撞的颠簸路程上,步步跋涉,而走到了现在。我想,最美的风景还是在路上……

环境优美的成人语言学校

我来美国后定居在加州的沙加缅度(国内叫萨克拉门托)市,也是加州州政府所在城市。初来乍到,和大多数移民一样,最渴望的就是补习英语,然后读一门专业,找一份好工作。当时我想到就近的社区学院去强化英语,无奈加州的法律规定,成为加州居民一年以上者,才有资格入读加州的公立高等院校,否则按国际学生收费。我才刚来加州,怎么办?不想浪费时间,一个月后,当那份新鲜感还没完全褪去,我便到了市区的一所成人学校修读ESL(外国人学的英语)。

这是一间州政府开办的、全免费的、为成人和移民提供最基本的语言和职业技能培训的学校。它坐落在Midtown(市区中心和边缘之间),绿树草坪环绕,环境幽雅,气氛静谧、祥和,宛如一处世外桃源。这儿教职员工们都较敬业,他(她)们是州府的合同职员吧;学校的学生大部分都是来自世界各地修读ESL的移民,有中国的(含港澳台)、越南的、柬埔寨的、菲律宾的、印度的、墨西哥的……,年龄从十几岁到七十多岁不等。习惯了生活在只有清一色人种的地方,突然看到了这么多不同肤色、着装和习惯的人汇聚在这里,我对美国这个”民族大熔炉”,开始有了最直观的感受,特别是那个墨西哥裔女同学(忘了名字了)在每次Party(派对)、聚餐里的翩翩舞姿,常令我想起了电影”叶塞尼亚”里那个热情奔放的吉普赛女郎。

入学第一天校方对我们进行分班考试,根据分数我被编入了中级班(Intermediate class),学习了三个多月通过考试我又进入了中高级班(Intermediate High class)。在这里,入学注册不查身份,对所有人开放,学习不仅免学费,而且自由度很大,没有时间限制,你可以重复修读,可以旷课,当然,无故迟到早退就不大好了,这会影响他人上课。教材的课文内容大多与移民题材相关,以故事、事例的方式讲述新移民如何适应新环境、如何克服文化差异所带来的问题等,很适合我们这些新移民。在这里也认识了一些来自大陆和港澳台的同胞,他(她)们有像我一样新来的,也有来了很多年,听说能力已没大问题的家庭主妇,甚至老大妈。她们主要是想提高一下英语阅读、写作能力,认识多一点朋友,以打发她们的闲暇时光,而不象我,要直奔目标。所以,读着读着,我感觉有点不大对劲了……

可能因为该校的教学宗旨是基础教育,以帮助文化基础较低者掌握最基本的语言和谋生技能为己任,那种低要求、低标准、松散型的”幼儿园”式教学,对于当时”只争朝夕”的我,好象不大适合。课堂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分组讨论,更有甚之,有时还在分组玩游戏。当然,寓教育于娱乐之中,这本无可厚非,但对于要急于”速成”的我,就另当别论了,想必这更适合那些来打发闲暇时间的大妈婆婆们吧?记得在阅读课时学过一篇题为”Culture Shock”(文化冲击)的文章,现在我是否真的遭遇”Culture Shock”了?我想。待了一个多学期后,听说能力和词汇量确实有了一定提高(这里最大的优势就是锻炼听说能力),但感觉阅读和写作水平的提高不是很大。看来,对于要”恶补”英语的人来说,东方式的以”灌输、强化”为主的教育,比西方式的”启发性,讨论式”教育,是否应该更有效? 或许,我太焦躁,太急于求成了,因为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无论如何, 这个环境优美的”民族大熔炉”,却已成了我生命中难以抹去的美好记忆。它是我在美国开始新生活的”摇篮”,是我接受美国教育、感受多元文化的”启蒙地”,也让我认识了这里基础教育的特质——教你做合格成人(公民)而不是教你”成功”。

社区学院——”平民”大学

在语言学校中高级班结业后,我终止了在那里的学习。次年,我进入了家附近的一个社区学院,打算继续完成高级班的ESL的学习。

美国的社区学院,不可顾名思义,其并非由社区创办,而是由各州政府投资建立的,其因设在居民社区附近,方便学生走读而得名。这是其平民化的一个特点。它是两年制学院,提供几种类型的课程:语言培训ESL课程、副学士课程或学士转学课程(学生在这里读头两年的课程,然后转到四年制大学完成后两年的学习)、职业技术教育及社区服务。在职业技术教育方面,其发挥着尤为重大的作用。

我认为,社区学院教育的平民化特征,还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和四年制大学比,学费很低。在我入读前,学费只是每Unit(学分)11美元,我入读初期提高到每Unit 18美元,一门课大约3-4学分,一个学期下来学3-4门课大约才不超过$300。后来学费提高到$26/Unit,还是便宜,四年制大学没法比!在我写这贴子时,又在网上查看了一下,学费提高到了$46/Unit, 毕竟十多年了,要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非加州居民和国际学生学费是$296/Uint), 还是比四年制大学便宜。基于此,那怕经济条件不太充裕的家庭的子女,没有奖学金,也能入读,还能申请各种联邦或州的助学金。

二是,进入门槛低,不用入学考试,人人都可以报读(先别太激动,与国内大学进难读易相反,美国大学是进易读难,进去后无尽的测验考试和Homework(家庭作业),如果你不努力,Drop(退学)是难免的)。 由于两低(学费低进入门槛低)效应,许多家庭经济条件不太好或本人资质、基础不太高的学生,都选择入读社区学院,要么修读转学课程,两年学习结束后再转到与该校挂靠的四年制大学继续学习;要么修读副学士或职业证书班课程,然后寻得一分较好的工作。社区学院既不对具有精英潜质的人封顶(其可选读转学课程,两年后进入四年制大学,以致进入将来可能的硕士、博士学习),但又不设底线——保障了所有普通人包括较贫困家庭的子女或资质不太高的人都有进入高校学习和进入所谓”主流社会”的机会。

三是,职业培训和继续教育特征。这是社区学院的核心环节,它不以培养精英为终极目标,而是保障所有普通人都能掌握较好的职业技能,以后在各自工作岗位里发光、进步,职业证书课程有如医疗助理、牙医助理、汽车维修、办公室秘书、会计、数据库设计、建筑设计等等。我现在的牙科医生的助手是一个从中国移民来的女子,闲聊中知道她就是曾在我读过的社区学院修读牙医助理的。社区学院在职业继续教育(在职培训)上的功能也可圈可点,例如州府每个职位所要求的课程是不一样的,许多同事如想升职,就到社区学院去读完欠缺的课程,或进修一些电脑提高课程等等。

话说回来,入读社区学院后,学校同样先对我们进行考试分班,可能是高等院校的水准和要求较高的缘故,我还是被分到了中高级班,未能进入高级班。课程有语法课、阅读课、写作课、听力课和口语发音等。这里的教学水准,比原先的成人学校,自然是上了一个层次的。我对中美教学方式上的某种”culture shock”也慢慢适应了。美国高校的教材都很新很丰富,特别是阅读课的课文所反映的故事和人物,都是一两年前发生的,与我以前接触到的”新概念英语”不可同日而语。有趣的是有一篇课文还专门讲述Jackie Chan(成龙)在好莱坞拍功夫片的动人经历,想到我们中国人也能在美国的教材和课堂里扬名了(2003年),一丝自豪感悠然而生。

写作课是我最有兴趣和印象最深的课程之一,授课老师是一位英语博士毕业的白人男士,美派的幽默和睿智,博学、生动、灵活的讲解,常把本来较为枯燥的课程,变得妙趣横生,引人入胜。

有一件事令我记忆犹新,一次老师布置一道议论文,要求是论述”成功的要素”,题目自定。我觉得这不难写,咱们不是有一句名言:成功等于聪敏+勤奋+机遇吗?于是我按照这个思路来执笔,题目是:”成功的三大要素”,文中我还列举了很多名人和成功人士的生动事例,去论证说明。写完以后,在分组讨论时,我让老师评阅我的文章,他看后说:”我总是很欣赏你的作文(我每次都得A),但这篇文章题目较模糊,和内容不是很贴切”……,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接着说:”成功有很多种,比如,一个家庭主妇经营好一个家庭,这也是成功;象某些同学写的,他攻克了一道难题,或打篮球赢了,这也是成功。你这里所说的成功,只是职业上的成功,所以……”。哦,经他一点拨,我恍然大悟,后来我把题目改成了”事业成功的三大要素”,最后我还是得了A。不过,看看周围其它族裔同学写的,多是小题目,内容和老师举的例子差不多,顿时觉得自己是否有点好大喜功了?在我的思维惯性里,一说到成功,自然就联想到事业、名望这些东西,好象成功只有这一种。这件小事,改变了我的某种思维定势,也折射出东西方文化对”成功”的不同注解。东方人的惯性理解是:成功者,功成名就也;而美国人的”成功”观,未必与功成名就或”高大上”相关。成功,就是由生活中很多快乐的小事叠加而成的!

接着,我进入下学期高初级班(Advanced low)的学习。课程结构和学习方式与中高级班的都差不多。完成高初级班的学习后,我的整体英语水平感觉是提高了,成绩也还可以,除了令人头疼的听力和发音课因年龄这个不可逆转的负因素影响而得了B外,其他课程都得了A分。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写作课的期末考试(授课老师是一位中年女士,和蔼敬业),那天,女老师要求两小时内写一篇记叙文,叙述生活中一件令你感到最自豪的事。我写了年轻时在国内参加高考时,如何顶着39度高烧和头晕的折腾,最终考上了广东著名学府中山大学。过后我对我的”中式英语”文风(也许)并不是很自信,曾经也有写得不够好的作文。那天考试结果出来时,老师让大家在室外等候叫名,而她在室内逐一为进来的学生点评作文(美国注重隐私和平等,分数从不公开)。等着等着,看到一些从老师室内走出来的同学分数(自愿公开交流的)只得2+ 或3- (5是满分),有些人还要重写(补考),我更是忐忑了……。轮到老师把我叫进去了,她告诉我得了4分,是全级(含英语系2级, 同一试题)最高分,我顿时懵了……。”是英语系的老师评的分”,她说,”他(她)们对我说,原来我的学生是在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毕业的,难怪作文写得那么好。听到这些评价,我作为你的老师也感到很自豪”。我不好意思地说:”还没得5分呢”,她不以为然的说:”it’s impossible to get a full score,even for me” (作文是不可能得满分的,即使是我写)。那一天阳光格外灿烂,也是我难忘的日子。我在异国他乡从头开始,牙牙学语,也算是小有收获了!当然,我也告诫自己别太飘飘然了,或许这只是幸运。

完成ESL高初级班(Advanced low)的学习后,感觉自己的英语水平应该可以应付专业课的学习了,就没有再报读高高级班(Advanced high),而是开始考虑专业选择和职业方向的问题了。我和家人都觉得会计专业较适合于我,一是该专业或职业主要是和数字打交道,无需多少语言和对话,所以对没有语言优势的新移民特别合适;二是任何部门任何机构都需要会计人才,所以找工作会较容易;三是女性心细、稳重,干此行非其莫属了。我后来的经历也印证了以上的推论——当我进入州府工作后,看到许多部门的会计部俨然是一个移民城、女儿国,这是后话。

接下来的是,到哪里去读会计?应该怎么读?拿学位?拿证书?曾经很有雄心的想到本市的州立大学读个会计硕士之类的,但好象时间已不允许了。后来因家人、朋友及网上信息而知,只要在学院级别的学校读完州府规定的19个units (学分)、大概6-7门会计课程(含审计、商法),就可以参加州府各部门的招工录用考试而进入州府从事初级职位的会计工作,别说学位,证书也不需要。因此我决定仍然留在同一个社区学院修读这19个学分的会计课程。后来知道,即使会计硕士毕业的人,进入州府后也是要从初级职位做起的,没什么两样,因为没有初级职位的经历,是不可能跃升到高一级位置的,这是铁定的制度之一。修读这19个学分,只需一年左右,但修读硕士,30-60个学分,要两三年时间,所以我的选择赢得了时间。多年以后我遇到也是来自大陆的一个同事,得知她竟花了10年时间读完会计本科,然后考进我所在部门工作,我觉得惊讶和不可思议,当然她来美比我早,有年轻和时间的本钱,而想想以我那时的年龄,怎经得起这十年的折腾!

百科全书般厚重的会计教材

2004秋季,我开始了一年多的会计学习,紧张而充实。

当我注册后去书店购置会计课本时,看到一本本宛如国内的大百科全书那么厚大的会计教材,着实有点惊讶和震撼,也知道接下来的学习,要翻山越岭的穿越这些布满英文的厚重物体,并非易事,自信心开始倾斜……

学校对许多科目的选读都有”Prerequisite”(前提)要求,即你修读该科目前必须先读完相关的基础课程。故此,第一个学期我必须从最基础的科目读起,我选读了”财务会计”、”工资会计”和”商业法律”,因为这三科都没有”Prerequisite” 要求,是基础课程;而其他科目,特别是”管理会计”,”成本会计”等,都是以”财务会计”为前提的。”工资会计”不在那19个units要求的科目范围内,但想必以后用得着,也不想浪费多余的时间,所以选了。

与上ESL课不同,上第一堂财务会计课就考验了我的听力水平,由于老师讲课速度远比ESL的老师要快,专业术语又多,我顶多只听懂了不到50% ,无奈,我只能在下课回家后,拿起课本重新阅读老师讲过的章节,才能应付接下来的作业和测验。”白天到校上课(有课的那天),晚上挑灯复读”已成了我当时的学习方式。特别是如遇上理论性较强,专业术语较多,测验又频繁的科目,如后来的审计学,经常要阅读两遍才能把那些Principle(原理)吃透记熟。幸运的是,读着读着,那本厚重的会计课本感觉竟是如此的详明易读,每一个原理和论题的后面,都附有大量的实例、案例、数据、Project(项目)分析等来加以形容和说明,这些实例、案例、数据、project等占据了课本大约80%的篇幅,原来这就是课本厚重的原因。许多时候读着读着,从山重水复,到柳暗花明,豁然开朗,兴趣渐增,已倾斜的自信心开始恢复了平衡。在这里,真的要感谢那本厚重的教材,也从中领略到了美国教育的内核:理论密切联系实践,重视实证、实例、操作、实验。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该国能产生那么多发明创造型人才的原因吧?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会计教材(与四年制大学一样的教材)每年都换新版,相信其它教材也是吧。当我下学期去学校书店购买高一级会计课本时,看到初级课本财务会计已不是我原来学的那个版本了,相信内容也有一定的更新。我在为美国人不惜浪费纸张而感到惋惜的同时,也为其知识更新速度之快而叹服。

接下来,我又继续修读了其他必读会计课程,一门门课,就是这样一本一本地穿山越岭啃过来了,除了”成本会计”得了B+ 外,其余全部得A。有时想想,以高龄在美国读书,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的吧?!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觉得当时自己有点”好傻、好天真”,干嘛非要得”A”呢?我的追求完美的性情有时真的使自己很累。其实每门课只要”C”以上就OK了(硕士才要”B”以上),州政府招工时是要看你的成绩单,但是他们兴许不会在意你是得A或B或C吧,他们更看重的是工作经验,这是后话(工作以后,我从一些中国同事那里得知还有另一种学习捷径,呵呵)。不过又想,接受正规教育,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学习真知识、掌握真本领应该不是坏事吧。

沙加缅度市的”考公务员热”

2005年底,完成所有的学业后,我开始走在了求职的路上……

自己也许幸运吧,沐浴于”天时、地利、人和”之中。我身处的城市沙加缅度(Sacramento)是加州的州政府所在地。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的政治中心都不在繁华喧嚣的大都市,而是在环境优美的中小城市(如华盛顿)。沙加缅度市虽然大公司不多,但这个号称黄金州、美国首富州之首府,却有着全国首屈一指的庞大的公务员队伍,除了一部分分布在下面各郡、市的分支机构外,其余的都集中在这个Headquater(总部)城市了。这个庞大的公务员”帝国”,不仅为当地提供了可观的就业源,也使”政府服务业”成为当地最大的”产业”,从而”考公务员热”这个似乎中国才有的专利,在沙加缅度市似是隐约可见,只是”热”的程度有别吧。

在我找工作之时,正是美国”婴儿潮”时期(二战后)出生的人都进入退休年龄,州府有较多空缺职位腾出;又恰逢加州政府因前几年财政危机而冻结的职位公开招录又重启了,在加州政府就业网页上,各个部门各种职位的考试、招录信息此起彼伏,好像一切都是为我而准备的。

与中国公务员统考不同,这儿的考试是各个用人单位按照职位录用需要随机放榜的,所以一年中考试的机会次数有很多,细水长流,不会一次考试千军万马来挤桥(当然各有各利弊)。考试由用人单位出题,试题内容与具体职位密切相关,如会计职位的考试,就是考会计知识,也有数学知识。考试结果出来后,合格者(70分以上)的号码(隐私原因不显示名字)和分数会在州府就业网的考试版上公示,分一二三四五…..各等次列出,名列第三或以上者才有资格参加面试,这叫”Reachable”(可达到的)。接下来,用人单位再放出职位招录广告榜,符合条件的”Reachable”的应试者可申请该职位,参加面试。

所以,想找工首先要先参加职位考试。于是我时常到州政府就业网去聊览,注意到有各种不同级别的会计考试信息放出,级别高的会计职位都要求有若干年的工作经验,或要有一到两年的次一级职位工作经历,所以我只能选报没有工作经验要求或要求不高的初级职位,如”会计技师”、”会计I””会计实习员”等。我同时报了一些”会计I”和”会计实习员”的考试(”会计技师”低了点),希望像抽奖一样,广撒网,总有中钩的鱼吧。最先收到考试通知书的职位是某部门Offer(提供)的”会计I”。笔试的那天到来了,我怀着既好奇又忐忑的心情,来到了该局的考试大厅里,其他应试者也陆续到来,人数还真不少,大家各就各位。座位中人与人之间的间隔有一米左右长(预防作弊),应试者还要出示身份证,放在桌子右上方,以方便考官查阅,最后,考官宣布考试规则,然后考试开始。哇!瞧这阵势,也许和当今中国国内的公务员考试不相上下了,竞争的严峻,一目了然。我似乎感觉到我的心开始砰砰跳动……

还好,虽然有点紧张,但试题不算很难,两个小时多一点90多道题,考了91分,好像是排列第四。不过排第一的只有一两个人(通常是退伍军人,优先加分到第一),当他们被录用了,第四列的人自动上升到第三列而成为”Reachable了。后来我又参加了两个”会计实习员”的考试,前后过程也是如此。

面试是一道难过的槛。在得到第一份正式工作之前,我不记得有过多少次面试了,少则三四次,多则五六次吧,失败是难免的。我有点”面试恐惧症”,试想那怕是在中国,在一群评委前即兴回答问题,也会心慌吧,更别说是在美国了,要用不是母语的第二语言来回答问题。所以每次进面试室前心情都沉重不安,面试后步出面试室那一刻,瞬间天都亮了,无论结果好坏,总算过去了,心情顿时豁然开朗、轻松愉悦,外面世界的一草一物都是如此的美!记得第一次面试好象是州税局Offer的Tax “Technician” (税收技师),还好,面试前给你15分钟时间预览提问的问题,使你有所准备,还给出笔和纸,让你写下想要说的内容,然后面试时放在桌面上看着回答问题(我较少用这个,都是心记)。不记得面试时我说了什么了,只是对自己没有自信,加上紧张,最后一个问题(好像也是最难的)我放弃了,提前结束面试。评委们很文明礼貌,没有任何刁难和不满意的举动,以免给你压力,影响面试效果。面试结果出来时我是75分,比想象的要好,从此自信心增加多一点。面试一般是没有分数公布的,现在回想起来可能那次是口语考试,不是招工面试。职位考试有两种:笔试和口试,会计多是笔试,偶尔也有口试,特别是税收会计。

几次面试都没有得到录用,我意识到我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在美国相同工作的经验和经历。每次面试的题目都有问到”请阐述你的经历和教育背景如何使你能胜任该职”。虽然我在中国时也曾有小小的会计出纳兼职经历,相信这是不够的。于是我在继续寻职面试的同时,06年1月我找到了一份也是在州税局的”季节性职员”的临时工作,目的是要积累工作经验,为面试成功做准备。此时正籍美国报税繁忙季,需要很多季节性职员补充。这份工不用考试面试,人人都可以做,里面有很多半工半读的学生,工作职责是对照收到的无数个人报税表,在电脑上计算、核查其数据的准确性,改正错漏。干了四五个月后,一天突然又收到了某局正式会计职位的面试电话通知。这次,由于有了这几个月的工作经历,我的底气足了;又或许,经过以前几次的失败,”死猪不怕热水烫”,没有压力了。当回答我的经历和教育背景如何胜任该职时,我慷慨激昂,畅所欲言:”我在加州税务局工作了四个月,职责是在电脑上计算、核查个人税务缴纳数额,这与我现在面试的工作——在电脑上计算、核准失业者的失业保险金的申请数额和资格,有极相似之处……”。此时,我看到三位评委的眼睛开始发亮,一齐向我聚焦,对我兴趣渐增……。三个星期后我接到了录用通知书。

值得一提的是,面试不仅是考心理,更是考技巧,要懂得如何推销自己(need to know how to “bullshit”)。我记得一些过来人曾告诉我,即使不懂的题也要说,就是要bullshit(吹),或许会有沾边的内容能使你加分,所以后来我遇到不太懂的问题也不放弃回答,还买来了一些介绍面试技巧的书,这个帮助很大,所以我第一份工能通过,除了工作经验增加外,这个也是原因。

话说回来,说到”bullshit”,对于没有语言优势的中国人来说,谈何容易,在这方面,黑人最行了。记得几年后我升职到高级会计后,也曾作为评委之一参加过录用面试,记得某黑人应试者虽然会计知识不是所有应试者中最好的,但很会说,英语很好(当然了,本土出生),也很有亲和力。最后在讨论应该要谁时,一个有拍板权的评委说:”他好(指那个黑人),他Talking good (讲话表达好)”。所以,政府工作有许多黑人员工,工作和硅谷比技术性不太强,有语言优势就是最大的优势了。因此在升职上中国人永远都无法和黑人、印度人竞争,这也是为什么在硅谷中国人顶多做到高级工程师,而印度人却能进入管理层。

“刘姥姥”进”大观园”(且谅我这样形容,哈哈)

2006年6月,我进入了州政府从事会计工作。我就象异乡来的”刘姥姥”,进入了”州府”这个眼花缭乱的”大观园”(有点夸张无妨)。不同的文化、人员构成、运作机制……..,百景入眼……,(省略一百句)。 重点说说这几点初步观感吧:

一.在人员构成上,年长者(入职时)、女性、少数族裔人数比想象的要多,还有残疾人员工。

刚进入时,同组的有一个比我早来几个星期的白人大姐,长得年轻,长发披肩,天真烂漫,笑声怡人,开始时我还以为她只有四十多岁,后来知道她已有五十多岁了;次年隔壁组又进入了一个六十岁的老大姐,是个越南裔人。这里不仅没有退休的年龄上限,工作到七十多岁的大有人在,也没有进入的年龄下限。这里女性也很多,特别是会计部,女性约占80%,俨然是一个女儿国。如上所说,女性心细、稳重,所以适合于干会计这一行;当然,这与招工没有性别门槛也有关。会计部少数族裔人数也不少,甚至超过白人,说其是”移民城”也不为过,墨西哥裔、越南人、中国人都较多,当然其它部室也有不少少数族裔员工。值得一提的是也有一些残疾人员工,我第一天上班时,隔壁组的Superviser (监管者、领导)坐着轮椅经过我的工作间时还对我说了一句”Welcome on board”(欢迎入列)! 两年后他又升迁到”Manager I”(经理1)。有些部门个别职位如”人事分析员”有时就只offer(提供)给残疾人应聘(好象现在国内也开始有这个了)。

如某些人所戏称的,美国政府公务员都是老弱病残者,这话当然有点夸张,但也不是完全无中生有。有人认为这是因为美国公务员薪酬不高吸引力不大,所以上述非社会主流群体都容易被吸收进去。其实,这并不完全正确,美国无论是联邦和州级政府,还是郡、市层级政府的公职,由于其在退休、社保、医疗、休假、稳定度等方面的优势,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还是极具吸引力的。所以,其中一个更大的原因,应是与美国招录用人上的反歧视法规,及”政治正确”文化密不可分。这一点在政府部门贯彻得尤为细致,在职位考录流程上,强调考录公开、公平,机会均等,不论性别、年龄、肤色、种族、信仰、残疾等,不拘一格选人用人。各个部门都设有EEO(平等就业办公室),受理歧视方面的投诉。

所以,与香港、大陆和亚洲一些国家公务员的精英化形象相比,这里的公务员似乎没有那么光芒夺目,其平民化特征更为显著,老的,弱的,黑的,还有胖的……, 不说了。除此之外,其平民化特征还表现在其它一些方面,如薪酬不算太高、着装简便(除会议和面试外,平常工作日穿着十分简单,包括一些高层一点的人,星期五还是”牛仔裤日”)、学历准入门栏不太高等等。

二.”吃”文化盛行

在办公室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Potluck”(个人自带食物的共享聚餐)、派对,以及”Superviser”们提供的各种各样的点心和其它食物,应接不暇。我工作几年后,体重增加了10磅。

那些”Potluck”、派对主要有这几种内容:

1.生日庆祝。组织者了解、收集每个员工的出生日期,在其生日那天给其一个”Surprise”(惊喜),庆贺其生日,切、吃蛋糕和其它分享食物。

2.”Baby Shower”。是给怀孕的准妈妈(女员工)搞的一个party,在其婴儿预产期的前一两个月内,大家送礼物给准妈妈和未来的宝宝,并把祝福、忠告连同幽默洒向准妈妈,还有游戏,切、吃蛋糕和冰淇淋等。这是美国的传统风俗之一,办公室也不例外。

3.欢迎新人,欢送退休、调离人员而搞的”Potluck”、派对。

4.重大节日庆贺如感恩节、圣诞节、万圣节。这是最大最隆重的派对了。

特别是几乎天天都有某些处室”Supervisor”提供的点心,有时早上回来上班刚坐下, 就被同事叫去拿点心吃,呵呵。

三.人员流动频繁

这是我感触最大的,也是我最有保留看法的。在加州政府内,员工在各部门之间频繁跳槽换工作已是常态,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隔三岔五就有人进人出,有些人来了三个月、半年左右又消失了,有升职走的,有渴望更好工作环境而平调离开的。按照法律,部门领导是不能卡人不放的,否则员工可以投诉! 这在以忠诚求稳为就业理念的日本等东方国家,这种现象是很少见的吧,但是,在加州政府内,这种看似的”乱像”却是如此司空见惯,我不知道联邦政府或其它州的政府是否也是如此。我不太喜欢这种机制,对既定的工作流程有一定的影响和冲击:有经验的员工、”Supervisors”走了,新来的不熟悉新工作,青黄不接,”老员工”不但要在新人到来前接手离职人员的工作,还要培训新员工,等新员工熟悉了工作,又要走了。不过想想,我自己也是得益于这种机制的吧,我曾从一个部门升职到另一各部门,从自我的角度来说还好,所以这种机制是不合理但合人性——寻求自由和个体发展的本性?

我想,人员频繁流动的原因还在于,一是加州政府的体制架构使然:州府下属各个部门的财政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员工工资的出处、以及整个加州政府的资金运作都是由州主审计长办公室操作控制的,无论你到哪个部门,”出粮”的地方都一样,所以,员工只需对州府忠诚,没有必要对工作部门忠诚。二是其自由求变的价值理念吧。对许多美国人来说,工作不仅是谋生手段,更是实现自我价值,寻找生存意义的场所,他们追求变化,喜欢创新和独辟蹊径,所以变换工作环境也是他们寻找新感觉,挖掘自我潜能的途径之一。

由此话题可以联想到更多,不愿一辈子呆在一个地方,做一样的事,墨守成规,连比尔盖茨、扎克伯特中途辍学去创业搞发明了,四年都呆不住。所以求新、求变、流动、冒险是否是科技创新、社会进步的动力?

但是如何保持工作的稳定连贯性,又确保个体的自我发展,这是理性和人性的对立统一体,不同的地方和文化,体现不同,即使在美国不同的州,可能也不一样吧。加州是民主党的天下,自由、保护弱势群体是其价值理念,但川普上台后,在美国一些传统价值理念受到冲击,包括上面提到的政治正确原则,有一定的争议。或许以后政府部门里不会再有那么多”移民城”了,呵呵。幸好各州都是相对独立于联邦的,有自己的法律,以上担忧只是说说而已。

四.工作自动化程度较高

州府的会计工作,与我在学校里学的会计课程大不一样(当然会计知识和基础原理永远不会过时),主要就是电脑化、程序化、数据化了。记得在学院里曾有一门课与电脑会计有关,叫”Quick book” , 我当时没有选修,曾经后悔过,私人公司都是用这个系统。但是进入州府后才知道它有自己的会计和财务报告数据系统。这个庞大的电脑数据系统就等于一个大的会计账目本,各个部门所有会计数据都输入到此,各部门的会计只能看到和输入本部门的数据,州主审计署能看到各个部门的数据,并进行综合平衡。这个数据体系较精准、高效,具有平衡和改错功能,有什么错漏都会及时弹出,从而能够较好的保证各部门经费收支、会计记录和财务报表的准确性。数据输入有人工的,但更多是自动化的,我有一个付款项目,只要你按一个键,所有在Excel表里的数据就会自动Upload(上传)到这个数据库系统里了。现在好像又要更新新的系统了。但在一些较新较小的部门,数据库和自动化系统还没建立起来,人工操作的部分会大很多。

好了,说了几点大观园的观感,不止这些,风景很多,暂且省略几百句吧……

白人经理(Supervisor)二三事

话说回来,我入州府的第一份工是在某就业局的”会计I”职位,Supervisor 是一位女性白人,为人和蔼慈祥,但相处的时间不太长,五个月后我又调进了另一个局,因那个新职位级别更高一点(收入上),也算是升职了吧。如前所述,我之前象撒网一样同时考了几个部门 Offer 的职位大小不一的笔试,哪个部门先要我,就 Get in first (先进入那里再说)。现在另一个部门因我已 Reachable了,所以通知我面试而我通过了。招我的经理也是一位白人女士,但一个月后她又升职到另一个部门了(人员流动目不暇接),并把她手中的一个项目转给我做了,我有点诚惶诚恐,毕竟是经理级的项目啊(在她之后我很少看到有经理在做固定项目的了,给她一个点赞),我能胜任吗?她培训了我两个星期就走了,还好我还是顺利地做下去,特别是后来有接替她的白人男经理 Michael(化名)的帮助。

这个 Michael是值得我着墨多一点的。他是在隔壁 Unit (科组)”合同付款”组升调到我们”应付账款”组的,典型的美国白人男子模样,已近六十岁了,戴一副金丝眼镜,很有知识绅士的范儿,虽然他不是知识分子出生。他曾在美国空军服役多年,也曾驻扎在菲律宾,所以后来娶了一个菲律宾妻子(第二次婚姻),并把它带到美国来。四十多岁时在空军退役后,他来到这个政府部门会计部开始了他的第二次职业生涯(他现在已退休了,享受着联邦和州的双份退休金)。我认识他时他已在这里干了十多年了,工作经验已是十分丰富了。他调到我们 Unit 后,他原来的 Unit 和其他 Unit 的员工特别是新来的人还是时常过来问他一些他们自己工作上的问题、方法,令到我们的 Unit 有时就像是一个圩镇,但他总是乐此不疲,热心解答。按常理他是可以不接受其他 Unit 的员工的问题的,只需提醒他们去问他们的 Supervisor 就了事了。我想他是有兴趣也乐于解答,所以他的敬业和无私精神实在令我敬佩。

Michael 集中了军人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如果有的话),而且他的优点同时也就是他的缺点。军人的刚正不阿、豪爽直率、忠诚正直,但又要绝对服从军令,唯我独尊(如果是军官的话)的性格,他都有。他脾气较大,情绪化,虽然都是为了工作,但有时令人很难接受,包括我,不过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从工作的角度而言,他也许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Supervisor”了,瑕不掩瑜。一是对工作的一丝不苟和完全钻进去的劲儿。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在政府部门,在我视野可及的范围内(不保证不是以偏概全),以后遇到的 Supervisors 中,没有多少能像他那样的了,很多只是管一下员工,开开会,面试一下新人,派派 Timesheets (工作考勤表) 等,真正愿意做项目或解答员工专业上的问题的不多,要么不懂要么不愿意;而 Michael 好象是乐在其中,常见他对着电脑数据一分析就是老半天,从很细微的数据中他都能发现隐藏着的大问题,男人能够这么坐得住,这么”Detail oriented”(注重细节) 的很少见,难怪他来做会计工作了。员工有什么问题要问他,他不但帮你解答,很多时候还把他(她)们手中的 Problem invoices (问题账单)直接要过去,说:”让我来吧”!所以他的桌面上问题账单总是堆积如山,找出问题症结后他才来向我们一一解答。二是勇于承担错误,保护自己的下属。记得一次他一时疏忽致使某员工出错而影响到总账 Unit 数据平衡时,总账部的那个经手的员工(越南裔)对那个”出错”员工大有发难之意(其实错漏是难免的,这个会计系统有很完善的改错程序),事后 Michael知道后居然发 Email公开道歉,说那事所有一切都是他的错,真是军人作风!

应该说一下的是,上述 Michael 面对的多是初级职位或新来的员工,随着我们职位越往上升,就越来越要独当一面了,有时反而要去培训新来的 Supervisor。

升职的点点滴滴

不知不觉在Michael手下干了一年了,试用期也结束了。在这里任何职位的初入职者都要有一个试用期,试用期有的是一年,有的是半年,取决于不同的职位。试用期能否通过取决于你的领导写的对你试用期的总结报告。不过一般都能通过,除非你太不靠谱。记得Michael在我的试用期总结报告里对我的评价还可以,什么考勤好啦,责任心强,准确性高啦,知足了。接着该部门人事部就推出了Accounting Officer (属于中级会计水平)的考试信息,一切好象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似的……。

州政府的升职考试有两种:内部晋升考试和外部公开考试。前者只对本部员工适用,多是口试,与招工面试差不多;后者与我上面提到的公开考试差不多。当然人人都喜欢内部晋升考试,因为不用考笔试,而且如果你考试通过了, On the list(在考试通过名列上),如果另一个部门有同样的职位要招人,而该部门没有自己的list,那它可以借用你部门的list直接对你进行招工面试,通过了你就可以升职到该部门了(我后来升到高级会计就是通过这种渠道)。所以升职的机会还是有较多的,特别是中级职位。

考试的细节就不赘述了。08年1月,口试和面试之后的某天,Michael突然来告诉我我已正式升为”Accounting Officer”了,并为我祝贺,我自然很高兴。同时升职的还有很多原先都是我这个”Accountant Trainee”职位的员工,也有几个中国人,一般而言,做”Accountant Trainee”一年后升到”Accounting Officer”并不难,就像学徒满师了升为熟练工一样(不过也有例外,我见过有做了十年还未升的)。一两天后,两个白人女同事Lisa和Rose(都是化名)把我们这些升了职的女同胞叫到了某室,我们进去一看,愕然了,那儿摆满了许多Pisa(比萨)、点心和饮料,原来是她们俩自费为我们搞小Party,庆贺我们成功升职了。Lisa和Rose都只是”会计I”(相当于我刚进入州府时的职位),在这里工作有二十多年了,她们没有升职是因为她们学习的课程还不够,会计I只需要读够12个学分就可以了,但”Accountant Trainee”以上的职位都要求19个学分以上。我曾问过Lisa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去修满所欠的学分然后升职,她说她很满足这个职位,她先生将来会有一份很好的退休金,加上她自己那份就足够了,所以她不想再折腾了。现在她们没能升职,反而自费来庆贺我们这些只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的资历很浅的人升职。

那一刻,我百感交集,想想如果反过来,我们是否也能有如此境界呢?或许有,或许没有?现在国内有一句流行语:”羡慕、嫉妒和恨”。是什么驱使这些白人同事”羡慕不嫉妒不恨”呢?是自信,没有自信,你很难心平气和地去祝贺身边的同胞,哪怕是密友。那为什么她们能有如此自信呢,我想,回到上文所说的,是价值观。这里无论谁干什么,都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干事的人心态很快乐和敬业,不会因为职位低而消极;人不需要与他人比较而体现自我价值,也不需要别人的肯定来证实成功与否,活出自我,乐得其所。直到现在,我还是在思考着一种现象:我们这些升了职的国人,不知是因为身为”边缘人”的困惑,还是对前(钱)途、梦想这类东西期望太高,在快乐、幸福的指数度上,是远远不如Lisa她们的。还是那句话,价值观决定人生。”成功”不在”功利”,一个普通平民(我有很严重的平民情结),即便没有获得太多的金钱、权力、地位和名气,也能活得快乐和自信。

金融危机下的”裁员潮”—— 波澜不惊

日子象涓涓细流,一天天流淌前行,两点一线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生活,倒也安稳平静。但树木静而风不止,2007-2008年,那场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进而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铺天盖地扑来,到处都可以看到门前插着”Foreclosure”牌子的房屋(银行收回产权的房屋),华尔街很多银行和美国很多大公司纷纷倒闭,加州政府也未能幸免,再度进入财政危机状态,为了节省开支,开始是强迫休假(无薪假),先是强迫每星期休假一天,之后发展到两天。后来,最担心的事似乎就要来了,08和09年跨年之际,当时的州长阿诺就致信每个员工,说年资较浅的20%的员工有可能被”lay off “(临时解雇),一时间人心惶惶,这个号称”铁饭碗” 的强大堡垒,难道也在摇摇欲坠了?

按照州府的政策和法令,一般是年资越浅的人越会被优先裁掉,工龄越长的人越得到保护。人事部会将所有员工按工作时间长短做出排列,年资越浅,排列越前,危险越大。按照过去的惯例,工作1-3年以下的员工是最有可能先被”lay off”的。在”lay off “名列上的员工,从接到通知信的那天起,州府会给其四个月的缓冲期,这四个月内其照常工作领工资,但应是其寻找其他工作自谋出路的时候了。拥有”lay off “通知信的人,在危机过后州府重新招收员工时有优先被雇的优势(和同等条件的新应聘者比)。

想想自己工作才不到三年啊,这个工龄,以加州23万公务员来计,我在这20%被裁员工的范围之内是必定无疑了。我和其他工龄较短的同事都心照不宣,偶尔擦身而过也少不了会互问一句:”你多少年了,怕不怕”?而那些工龄二三十年的”老人”,却有一种我自岿然不动的自豪,真是有人自豪有人愁,呵呵。

同一部门的其它一些分支机构(处室)已有一些”lay off “名列了,唯独我们这里似乎还静悄悄的,终于,某天会计部的顶头上司召集所有员工开会,说有事要宣布,谁都知道要宣布什么,决定命运的时候到了。我没法形容当时大家走进会议室时是一种怎样的忧闷气氛,很多人脸色沉重,愁云密布,拖着沉重的步履,蹒跚地走进了会议室……

那个能说会道的日本女上司,好像在故意卖关子似的,先说了一大堆有关其他处室的裁员情况的话,这个处有多少多少人在名列上,那个处又要怎么改组整编的……。其实,和私人公司比,州府总体上说还不算很惨,没有很大的伤筋动骨。最后轮到说我们会计部了,她说,”我们会计部嘛,No hurt (不受损害)”。顿时,欢呼雀跃声一片,人们笑逐颜开,乌云尽散,相拥道贺,现在回忆起那情景,让我联想到抗日影片里当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时,国人民众一派欣起若狂的情景……

一百多人的会计部,没有一个被”lay off”的。看来会计确实是”铁”中之”铁”吧?我猜想可能是因为是与钱打交道的,职能重要,不可替代,资金链断了就大事了?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其实裁改的多是无关重要的臃肿部门)。看到当时华尔街、硅谷乃至全世界的职场裁员之浪滚滚,而我们却能屹立不倒,内心一丝安慰悠然而生。不过有时还是纳闷,不是说政府部门是铁饭碗吗,怎么也会有裁员?原来铁饭碗也会有生锈的时候,谁料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来了一场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

后来知道,这次所谓的”裁员潮”,其实也是只是虚惊一场,那些在”lay off”名列上的人员,也只是在名列上,没有多少人最后被lay掉的。看来这个”铁饭碗”堡垒还是摇而不坠,经受住了百年一遇的危机的考验。

借着这个话题,说点与生活有关的东西吧:

所谓”危机”,顾名思义,就是”危险”加”机遇”,绝望的深渊有圣光。加州是全国次贷危机的重灾区,沙加缅度又是加州的重灾区,重中之重,到处可见被银行收回的法拍屋,不能说是”遍地哀鸿”,至少也是”遍地凄楚”,一派萧条,危机爆发一两年后许多房子特别是小房子的价格都跌落到象白菜价了,机会由此而生,一些有投资意识、胆子稍大的人们便趁此抄底买房,尤其是华人同事朋友们,买三几套房的大有人在,现在应是收获的季节了,美国房地产又进入了新的更大的上涨期(国内何尝不是如此),房价已超过危机前的顶部了,上述房屋价格已比买入时价格涨升了一两倍。当然,在美国投资房产主要是为了出租赚取租金,炒房是没有意义的,有税收的制约。当时最抢手的是小房子,原因可能一是价钱便宜,可负担;二是小房子出租更合算,这里无论什么区,一个1000至1200平方英尺的小房子,租金不会低于$1000,而价钱高几倍的大房子,租金也就$2000左右;三是小房子容易现金支付,如果你亲历其中,你会有这样的体验,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小房子,offer(出价)了,最后中介告诉你房子被付现金的人要走了,如此多次往复……,买房真不是易事,特别是在”卖方市场”下,现金优先!不知什么时候,沙加缅度这个低调的城市,好象突然来了一批神秘的现金购房大军,当时我不得其解,按理说美国人是较少现金买房的,多是贷款,一来没有那么多现金,二来贷款购房的利息可以抵扣部分收入税。现在我明白了,除了本地,是否也有一部分来自外地乃至中国的华人购房大军?来到天涯社区后,看到海外版那么多同胞在撰写他(她)们的美国买房故事,更坚信了我的判断。加州房地产市场复苏之强劲,少不了我们同胞们的一份贡献哦!

沙加缅度本来就是淘金潮时代的产物,在市区靠河边处有一个占地约八个街区的”老城区”(Old Sacramento),是旅游热地。这里呈现了淘金热时代美国西部的样子,建筑还保持了当年的风貌,有150多年前的木屋,还有蒸汽火车、淘金机器等,走进了老城区,就如同走进了19世纪加州的淘金时代,火车跑,轮船叫,商家店铺人头涌动……。这个经年的风水宝地,在前几年的次贷危机后,是否再次迎来了又一个淘金热潮——抄底投资买房的热潮?

风景永远在路上!亲身经历见证了金融风暴、次贷危机的大起大落,人们的大悲大喜,感觉生命就是体验,在飞驰的一去不返的时光列车中去感受窗外千姿百态的风景。

歧视问题掠影

在美国,种族歧视是一个很难一言以蔽之的问题。美国地方大,种族庞杂,各地的情况不大相同。例如,一个移民很多的地方(如加州)和一个全是白人为主的地方(如内陆州)相比,少数族裔受到歧视的程度是大不一样的。以我在加州的经历来看,在职场之外,我没有遇到过很明显的种族歧视(白人歧视少数族裔),相反,在很多场合我都受到一些白人很文明、友好的对待:如在早年有时开车迷路了,当我停下来查看地图时(那时没有GPS),迎面而来已越过我十多米的车的主人居然后退回到我处,打开车窗问:”May I help you”(我能帮你什么吗)?还有一次我乘公共汽车错过了我的下车站点,要求司机立刻停车无果(司机要到站点才停),到了下一站准备走路回到上一站的我,幸遇一位同时下车的女白人,她主动提出开车送我到上一站(她的车停在下车站点),我感激之下答应了。难怪很多人都说,美国到处都是活雷锋!所以一概而论说美国有严重的种族歧视,未免有点笼统和不公。

在职场之内,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加州乃至美国,职场中的种族歧视是犯法的。联邦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叫EEOC: US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美国公平就业委员会),其职能就是维护执行联邦法律,惩治所有基于种族、肤色、宗教、性别(包括孕妇)、国籍、年龄、残疾等因素的职场歧视。加州政府的各个部门也设有EEO(公平就业)办公室,以保障本部门职员的权益,负责受理员工的投诉申请,如对上司的歧视、性骚扰等的投诉。领导和部门经理必须非常小心不要被员工抓住把柄告上EEO办公室。我丈夫曾是州府某部门里的 Manager I (经理1),一次他的一个下属问他一个小问题,他有点不耐烦地对她说,”你看资料了吗”?事后那人告到他们的顶头上司那去,说他歧视她(暗示她笨),暂且不说这是否属于歧视,但被下属告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还有,某局会计处有个做 Manager II(经理2)的女士,一次她向年轻女性下属开玩笑,说她是谁谁谁(某上司)的女朋友,谁料这个女下属竟向EEO办投诉她性骚扰,结果这个 Manager II 被罚上课一个月。所以,由于有法律的明文保护和EEO的严格监督,在美国,职场种族歧视的现象确实会比其它一些非移民国家(欧洲、日本)要好得多,所以才有黑人奥巴马当总统的”奇迹”!

但是,如果说美国完全没有歧视,那也是不符合实际的。就象美国法律规章很严明,但还是有人犯罪一样,歧视现象和案件也应是此起彼伏的。我认为,每个人对美国职场歧视的看法,与其所在职场的人员构成和行业阶层的关系很大,所以我只能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去体验和阐述。就我的职场体验来看,主要的歧视有:

一、语言文化弱势歧视

“语言文化弱势歧视”是指针对英语水平引发的口才语言能力的歧视。虽然EEO把这个也视作种族歧视,当有少数族裔员工投诉时,EEO职员都问投诉者是否其上司曾有述及或鄙视过其英语能力问题,以此来界定案子是否属于种族歧视;但是,我觉得将其称作语言文化弱势歧视可能更为恰当,因为肤色比亚裔人更为弱势的黑人员工,由于他(她)们是本土出生,有着和白人一样强势的语言能力和文化背景,所以受到的歧视远比亚裔人少得多;同是亚裔人,来自英语系国家如印度、菲律宾的职员所受到的歧视,也比来自非英语系国家如中国、越南的职员受到的歧视要少。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来自国内的曾在硅谷工作的一个著名的IT网络创办人(我忘了名字了),忍受不了在印度经理和同事下工作的压抑氛围,辞职回国创业去了,我想语言弱势(歧视)是一大原因。类似的东西,在我们这里也有:

早年在某局工作时,我隔壁Unit (组)的Supervisor(经理) Sonia(化名)是一个来自某印度族裔人为主的国家的中年女子,此人性格较张扬、刚烈。她手下的一个女华裔员工Anna(化名)和我较好,据Anna说,Sonia总是有完没了地找她岔儿,一丁点儿的差错她都会拉大嗓门诉落她,还告诫她英语要说好一点来着。后来Anna因压力太大不得不向顶头上师反映这一情况,最后被同意转调到另一个Unit。后来Sonia的Unit又招进了一位越南裔员工Jennifer(化名) 以填补空缺,Jennifer后来的遭遇与Anna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有次Sonia在责备她时还把她递交给她的资料从桌面拨散到地上(或许是一时激动不小心吧,但至少也看出她当时的态度),让她几近崩溃,于是四处面试寻找其它部门逃离。Anna和Jennifer都不是那种人品恶劣、消极怠工的人,从常理来说不应遭受到如此的对待,和她俩相比,同Unit的有英语优势的菲律宾裔、印度裔员工就幸运得多。显然,Anna们由于语言上的弱势,本来就让经理看不顺眼,当遭遇”Problem”(问题)的时候,面对咄咄逼人的经理,缺乏为自己辩解和据理力争的能力,从而成为暴躁的经理的发泄对象。据她们说很多”事情”过后才知道是小事一桩,有些甚至是经理强加给他们的莫须有的”罪状”。

我所在的会计部门,因职业特性,女性员工和移民员工特别多,形成了有别于其它部门的独特的人员结构和混合文化。值得一提的是,有些”经理们”往往会把她们原住国的文化习俗也带到这个工作环境来,这是很糟糕的事,看谁不好运了。Sonia是一个脾气暴躁、也有点像我们以前所说的旧社会的老板这样的性质,以上例子看似特殊个案,但是,从她对白人和有点地位的黑人讨好有余,对有语言优势的员工敬而待之,而对语言口音较重的族裔员工则极端刁难的倾向性来看,这种偶然性却包含着必然性——语言弱势歧视!

二、逆向歧视

“逆向歧视”是指因反种族歧视和”政治正确”原则而对黑人的矫枉过正的照顾和倾斜,反而造成了事实上的对其他人员和种族的不公正和歧视, 或黑人歧视他族人。缘于黑人运动的成功,在美国,很多反歧视的法律、法规、法案,在实行起来似乎更多的只是对黑人受用,中国人有时是沾不着边的。由于第二第三代在美中国人都较优秀,从事IT、医生、教授职业的都很多,所以华人不再被视为”弱势群体”,而享受不到一些倾斜优惠。而黑人,因以敢投诉敢抗争闻名,又有语言文化的优势,加上”政治正确”原则,很多大公司和政府机构都未雨绸缪,平时就很注意平衡本部门雇员的种族(主要是针对黑人)和性别分布,以防止将来陷入可能的种族歧视的官司中。通常是会把一两个黑人妇女放到中高管理层上,以此来显示本部门的公平竞争态势,这也是1960年代兴起的”平权运动”的结果。我在某局工作时,曾有一件事令我和很多华裔都不解:在一次”经理1″的升职选拔中,两个候选人中一个是黑人女子,另一个是华裔男子,前者看起来成绩平平,优势不明显;而那个华裔男子不但工作干得好,还是本部门炙手可热的电脑程序修理人才,谁都离不开他,但结果是,那个黑人女子被提拔了,落选的华裔男子随后一走了之,升调到另一个部门去了。过后很多员工因电脑程序无人及时修理而抱怨上头不珍惜人才!在美国,黑人在升职人选中被优先提拔已是不成文的惯例。我想,这种矫枉过正的反歧视上的倾斜政策,是否也是一种歧视和不公——对其它有色人种的歧视和不公?或者,这也是一种语言弱势歧视,因为除黑人以外、他国出生的有色人种缺乏能言善辩、据理力争的能力(所以投诉的几率远远低于黑人),因此对他们可以忽视?!”逆向歧视”除了在晋升、招聘中常见外,在日常工作中也存在,那就是员工在工作中出错或产生问题的时候上司不能一视同仁,对黑人很能克制,以免自己陷入种族歧视的罪名,而对其他少数族裔员工,就未必是这样了。

逆向歧视还有一种就是黑人歧视他族人。不知是因为妒忌,还是因为本土出生有语言优势,感觉黑人对亚洲人、中国人是不太友好(ty_宇翔509 说的对)。在我升调到某局几个月后,我科又调来了一个台湾女士,职位比我高一点,是平调来的。我问她为什么不愿在原单位干,她说她原来那个科室有几个黑人对她很不友好,还经常作弄她,趁她不在时把它贴在工作间墙上的家庭照、孩子照片都颠倒放,她来这里就是为了逃离那个环境。我的新职所在局招绿我的上司是一位和蔼可亲、通情达理的白人,后来他调走了(人员流动真频繁),随之升调来一个女黑人(ManagerII)取而代之,那个女黑人后来也相继招进来和提拔了一些黑人职员,久而久之,那儿也成了一个黑人王国。还好,情况不致象那个台湾女士前科室那么糟,但那个能说会道,嘴巴不饶人的女黑人,对自己族裔的黑人员工偏袒有余,哪怕一些黑人员工吊儿郎当并时常在上班时间缺席,但她总是选择性”无视”,而对其他族裔员工总是吹毛求疵,抓住某些小过节而大加批评。在这里,要给黑人点赞的是,无论他们对外族如何不友好,但对自己的族群,自己内部的人员之间,都会很团结、互助、抱团,而不像某些族群一盘散沙和内耗,也许这就是黑人运动能够成功,黑人能成为政治正确原则的受惠者的最大原因吧?!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也有比较友好的黑人的,我也遇到过。

州府公务员工资和福利待遇一瞥

州府公务员(也适合联邦和市郡政府)的工资制度实质上是由市场决定的,各种有关工资薪酬和福利待遇的法律制度也是根据市场变化产生的。总体来说,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一般,但福利待遇较优厚,涉及生老病死各个方面,而且职业稳定性高。虽然薪酬不算最高,但综合折算一下,这份职业已能够让人过上较好的物质生活。

由于经济水平不同,各州县郡市雇员的收入水平会有差异。50个州州长的年薪是7万至20万,其中全美最高的加州州长是20万,年新低于12万的州长占美国全部州的50%。多数郡、市雇员的福利和州雇员接近,有些完全一样,工资则有些差别。市长工资根据各地经济状况不同差别很大,高于州长工资的市长则有很多,如三藩市、圣荷西市长工资要比州长高;只领取象征性工资、以服务地方为志趣儿的州长和市长也大有人在。如前州长阿诺.舒华辛力加只领取象征性的一元工资。

一位政治科学家在评价和分析州长薪水时,曾说这些竞聘州长的人在私人企业里能拿到高很多倍的薪水,因此对多数人而言,竞聘州长不是为其薪水,而是想拥有权力来做一些有益地方和民众的事。任州长前已是电影明星已很富裕的阿诺.舒华辛力加就属于这类。

加州公务员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州长直接任命的政务官,第二类是”职业公务员”,即事务官。政务官无须经过考试,主要是州一些重要部门的主管,其中一部分人的任命须经州议会的批准,这些人的任职是不稳定的,受政治影响很大。第二类公务员即事务官,也即是我们这一类,经过参加公开的竞争性考试而录用的公务员,一经录用,就受到公务员制度和工会的保护,任期不受政府更迭的影响,如本人无重大过失(主要是刑事犯罪),可一直任职到退休。另外还有一类是民选官员,如议会议员和州财务长、主审计长等,稳定性与政务官相似。政务官和民选官员的年薪多数是10几万;至于事务官,即一般的职业公务员,如果是高级专业技术人员,如工程师、公立大学教授,或部门高管等,薪酬一般是10多万,如果是一般文职人员,年薪从3万多到10万不等。州府雇员的工资是实行同工同酬,不论部门、地区、性别、种族、信仰、年龄,只要做相同的工作就应取得相同的报酬,并保持工资与职称或者职等的相应关系,同时随经济发展和物价的变动而相应调整。员工在每个职位任职的前6-7年,经年度考核合格后其工资每年可晋升5%,升到该职最高工资点后,如想继续加薪,那就要进行升职考试了。

与其他行业相比,州府公务员虽然薪水一般、加薪不算快,但福利待遇相对比较好。比如,州府雇员的福利待遇,一般包含医疗保险、牙科保险、残疾保险、退休福利、休假福利、车费补贴等,比美国许多大公司都好,而且自己需要掏腰包的数目较少。最有吸引力的就是”一人工作,全家保险”的医保福利,即家里有一个人在州里当公务员, 其医疗和牙科保险全家都可以享受,自己只需要付保险金的10%左右,看病自付部分也极少,子女可享受到26岁自立工作为止(奥巴马前是22岁)。基于此,许多夫妻都希望至少有一方在政府工作以惠全家医保。

与私人公司相比,州府的退休金福利也较好,除了每个工作达到点数(40点)的人都有的联邦社安金(即社保养老金)外,州府还有自己的退休金系统Calpers(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系统),每月由州里直接打入每个员工在此系统的退休帐号,单位出大头,个人出小头(从工资单里直接扣除约7-10%税前收入)。据说Calpers基金曾到中国投资股票,未知真假,是也不奇怪,中国的社保基金不也入市了,呵呵。与州府比,私人公司特别是小公司,员工退休后就只有联邦的社保养老金了,当然其可以参加401K等计划,这个州府和其他层级政府员工也是可以参加的。州府不会强制退休,你可以50岁退(最低年限),也可以干到80岁。退休金多少取决于你的工龄和工资,一般工龄有三十年的都可以拿到在职时工资的80%。中国好象是100%吧?与国内比确实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过有一点是值得借鉴的,就象医保福利一样,无论是州的退休金或联邦的养老金,都是以家庭为单位计算的,就州府退休金而言,你会有4-5种退休计划选项,其中有一种是你去世后,你的受益人(在世配偶、子女)可以继承你100%的退休金,但你在世时拿的退休金会比完全自己拿不考虑受益人少一点,约少6-8%(不多嘛)。例如,按你的工龄和工资档次,你退休后若完全自己拿不考虑家人,退休金是$4500, 若你选择惠及家人和配偶的选项,则你只能拿$4000,而你过世后你的受益人可以继承这$4000。但即使是前一个选项,一方去世后,其配偶都可得到遗属金(相当于其退休金的25-30%)。

顺带说一下联邦的社保养老金(虽然不属公务员退休金),其对家庭成员的照顾更明显。如果夫妻有一方先去世了,那么其配偶在达到领取养老金年龄时可得到其100%的养老金,未成年(18岁以下)子女可得到其80%的养老金,如果在世配偶正在抚养未成年小孩,也可得到已逝一方的80%养老金,不用等到领养老金的年龄。如果夫妻一方已达到领养老金年龄而享受养老金时,没有工作(或工作点数不够40点而无资格享受养老金)的配偶,在达到法定年龄时可以领到相当于前者50%的养老金(政府发,前者没有损失)。还需一提的是,假如一对夫妻(结婚十年以上)离婚了,收入较低的配偶,在达到领养老金年龄时,也可以拿到收入较高一方的50%的养老金;如果一位男子离了3次婚,那么他的收入较低的3位前妻都可以分别在法定年龄时领到他的50%的养老金(要结婚十年以上,而且没有再婚)。难怪有人开玩笑说,大家可要珍惜夫妻关系,不要浪费政府的钱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