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大律所。经过了美国法学院的磨炼,挨过了纽约律考的煎熬,在风投做了一年法务,终于拿到美国一家大律所的offer。朝思暮想的地方, 今日得以初见,究竟是如何一般模样?

倒计时2周


从拿到offer到入职之前,有两周的时间在家休息,这两周的时间,基本上就是在家里等着收快递。律所陆陆续续寄过来很多东西。一开始是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有一系列带有律所logo的东西,杯子、雨伞、圆珠笔、U盘、手提袋,还有一盒Godiva的巧克力。美国的企业很多都这样,增加员工的归属感。

倒计时1周


接到HR电话,问我是work in the office还是work from home,我告诉他是三天在办公室工作,两天在家工作。HR于是告诉我要给我设置一个room office,还问我家里电话线接口在哪个房间(这年头了谁还用座机),HR说你用这个电话跟客户联系,还可以用来打国际电话,HR告诉我,”接下来会有一系列的办公用品邮寄过来,确保家里有人收着”。于是,接下来几天,每天早上几乎都是被快递员敲门声吵醒。都是好东西,戴尔最新的pro超极本(触摸屏,360度翻转)、ASUS的显示器、摄像头、罗技的鼠标和键盘、惠普的打印机和碎纸机(律所机密文件多,很多需要阅后即焚)、一个巨大的接线盒和插线板。结果,家里一个墙角堆了比人还高的一系列办公用品。

倒计时3天


HR和培训专员跟我设置了电话会议的时间,上班第一天和第二天每天早上三个小时入职培训。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要培训两天三个小时?

入职当天


7:00——7:55

起床,吃早饭,化妆。因为是skype视频培训,还是要注意一点形象。

7:55——8:00

开机,调好耳机、摄像头,拨通视频通话,等待所有人都进入到通话中。

8:00——9:00

视频培训开始,主要的行政人员都加入到这次会议,开始一一跟我打招呼,HR在芝加哥,培训专员在洛杉矶,市场经理在纽约,客户经理在西雅图,IT在萨克拉门托(加州的首府,虽然这个城市不是那么有名)。美国的三个时区都跨越了,我的早上八点就是芝加哥早上十点,纽约的早上11点,要协调大家的时间,就只好折衷,这在后来的几次全所视频会议以及和客户的电话会议中也经常遇到,也是在美国律师经常会遇到的情况。他们各自介绍自己的职能,这样我就能知道以后遇到什么问题需要找到哪个人帮忙解决。他们都很熟悉了,我对他们每个人都是陌生的,而且也只在美国工作了一年,语言上并不是那么流利,专业术语没问题,日常交流还欠缺,一下子视频会议中面对这么多陌生人,对自己的表现不是那么满意。

9:00——9:15

中间休息。我定了闹钟眯了一会,之前两个星期都没有7点就起床,今天突然早起,有点不适应。

9:15-10:00

继续培训。其他人员都撤了,只剩下HR和培训专员。HR和培训专员都是黑人,美国企业经常雇佣黑人做行政方面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像电影里演的黑人管家那样。他们都比较热情,说话方式也比较夸张,这也让漫长的三个小时培训不那么无聊。

培训的内容非常细致,打开笔记本电脑,里面都已经按照我的名字设置好了账户。无论是一开机的Microsoft界面,还是里面的Skype, Outlook, Chrome,基本上是傻瓜操作模式,我想应该是为了不让你有任何自由操作的空间,所有基础设置都是律所的IT已经装好的,自己也不能装任何软件,为了保证律师不会在电脑上玩游戏、聊天、看电影,专注工作。培训专员还带我认识了各种电脑里已经装好的工作软件,比如专门的提交文档的软件、客户信息软件、记录工作小时数的软件、工资社保医保查询软件、电话软件、律所内部通知联络软件。更重要的是,有一个一键登录的软件,可以用律所的账号密码登陆这些所有的软件,不用一个一个设置用户名密码。后来想想,觉得这还是很有必要的,要想让一个在全美有十七家办公室律所的所有人都统一步调、提高效率,以及让上了年纪的合伙人也能跟随大家一起无纸化办公,这些都是很有必要的。

10:00-10:15

中间休息。我还是定了闹钟眯了一会。

10:15-11:00

培训继续。他们的讲解实在是太详细了,每个页面上每个按钮都会讲到,点开之后的下一个界面上面每个按钮也会都讲一遍。

11:00-12:00

吃饭,稍事休息,拿好东西出门。

12:00-12:30

我家距离律所大约20分钟车程,加上取车停车的时间,到律所差不多十二点半。因为美国大部分地方都不堵车,这一点的确比在北上广深的市中心好很多。

12:30-13:30

一进门大家都很忙的样子。前台一个银发老太,很和蔼,叫”伊丽莎白”,长得也很像我们熟悉的英国伊丽莎白女皇。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就看过我们律所员工的介绍,知道这个伊丽莎白老太已经跟着我们律所一个合伙人做了三十年的前台,后来那个合伙人每次换到更大的律所也会带着她,也是可见她是多么深得信任。

我跟周围同事都打了招呼,第一件事当然就是去我上司那里报到。我这个上司是做中国业务比较有名的老美,我感觉他无论长相还是行为方式都挺像英国人,上海话叫”有腔调”。这也使得他还是让人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不敢惹。他的办公室里墙上还有美国内战的油画、美国国旗,看起来是爱国人士。我一去报道,他就拿出来几份文件,《工作小时数记录指南》、《工作记录描述上的要和不要》、《成功交易师的七个习惯》、《七个让工作更有效的办法》,让我回去仔细研读。还告诉我三句箴言,第一,如果他吩咐的任务我没听懂一定要问;第二,如果客户问的问题我不知道就不要假装知道;第三,如果案子做砸了千万不要做出冲动的事情,以后还有很长的人生。怎么这听起来这么沉重,像是临别赠言。合伙人还告诉我要建立三个文件夹,一个是平时做的案子,里面分门别类把所有他给我的任务都排列好,他随时问我我都能随时找到;第二个是文档模板,就是平时常用的比较典型的文档保存起来,以后备用;第三个是心得体会,平时学到的经验的总结。感觉是个大工程。

接着,我的合伙人带我跟律所其他的合伙人都打过招呼,让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告诉我等他发邮件给我任务。

13:30-14:00

就在我刚刚收拾好自己的办公桌,把电脑拿出来,连上网,就发现我的邮箱咻咻咻收到七封邮件,这就是刚才合伙人提到的他要给我的任务,真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这是七个不同的案子,因为我是在公司业务团队,主要就是给公司改合同,由公司章程、股东决议、可转债合同、股权转让协议等等。每封邮件里面都有差不多一两个附件等着我处理。对于我这个才工作了一年的律师,看起来每个文件都很复杂的样子。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把这七封邮件都看懂。

14:00-18:00

从第一个开始做起吧。

不过,说实话,那一个下午,我连一个都没写完,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其实并不是多么难,但是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上手很慢。

而且中间到了四点的时候我就饿得不行了,平时都不会这样。决定明天一定要自带泡面过来,中间加餐。(后来发现其实律所的冰箱里每天都有很多好吃的,以后的文章中再给大家具体分享吧~)

18:00-18:30

就在我为虚度的这个下午后悔不已,并且思考今天晚上应该怎么尽可能多完成几个的时候。合伙人冲进办公室,扔下一份文件,说”6:30有一个客户会来我们的办公室跟中国合作方的公司电话会议,需要你参加。”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合伙人就走了,他刚才说的是6:30开会么?现在是6:00!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准备!

无助、恐惧、亚历山大!

赶紧迅速浏览,看起来好像是一家深圳公司要获得美国硅谷这边一家公司的技术许可,在中国市场销售,而美国硅谷这家公司要先获得斯坦福大学的技术许可。然后还有许可协议。一边看文件,一遍就有无数问号冒出来。

18:30

我还没理清楚头绪,合伙人又来了,说”客户到了”。

什么?客户到了!客户到了!客户到了!

半个小时这么快就过去了。赶鸭子上架,我被拖到了会议室。

18:30-19:30

客户一看就是女强人,很干练的样子,听客户和合伙人交流,我也对刚才文件中一些不懂的信息有了更直观的认识,明白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电话会议开始,对方的律师英语的中国口音很严重,实在听不下去。而且听得出他们那边有好几个人,我推断是公司管理层,除了律师跟我们说英文,另外几个人都在用中文小声讨论,偶尔会冒出来一两句中文,这个时候合伙人就会让我用中文回答他们。一个小时的电话会议,就是在中英文混合地对于许可费、许可期限、许可方式、许可范围进行各种讨价还价。

有的时候对方会提出一些非常无理的要求,比如许可期限从原来的五年延长到终生许可,许可费砍掉80%,没办法,我也摆出菜市场上砍价的招式应对。

19:30-19:35

会议结束,合伙人把客户送走,然后问我有什么感想,我说对方律师和客户太过分了,合伙人说”你永远不知道你会碰上什么样的对手。”还说我干得不错。

看来,律师既要能拿出姿态,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又要能放下身段,撸起袖子,真刀真枪。

19:35-20:00

收拾东西并开车回家,

20:00-21:00

做饭,吃饭。

21:00-23:00

吃完饭后正在恶补白天没有完成的工作,又收到合伙人的一封邮件,让我看看下面邮件中提到的这个有没有必要参加。这封邮件下面接着另一封邮件,是同所的另一个合伙人发的,说他以前律所的同事现在回到了北京做合伙人,最近正好在美国短暂出差,问我的合伙人作为亚洲公司业务团队要不要跟他见面聊一下。我就从网上查了那里面提到的北京那位律师,他这个北京的律师事务所和这个合伙人的概况,并且列出了我对于必要性的分析。接下来很迅速的几封邮件往来,确定了明天早上8:30与那位北京的合伙人在星巴克见面。

23:00-23:30

洗澡,准备睡觉。

总结:

可能让大家很意外,没有很多人预期的熬夜环节因为这第一天太费神,第二天早上还要7点起来准备8点的培训。

不过这一天算是状况百出了,很难想象这一切都是一天之内发生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不过,这就是我这一天真实的生活,也是我将来很长时间内的生活。后来的经历也让我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在律所工作,就要随时准备好有突如其来的任务打破你原有的时间表。

正所谓”键盘打字飞快,步如霹雳弦惊。了却客户天下事,赢的合伙人满意。可怜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