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基吉·福斯特(Gigi Foster)来说,移民澳大利亚并不像她想象得那么顺利。

“我下了飞机后差点要找个翻译来帮忙。”福斯特说,她是一名从美国移居西尼的咨询师兼学者。“我习惯了在开会时直截了当。这在美国行得通,但跟澳大利亚同事相处的方式却截然不同。”

她几年前来到悉尼时,已经有过在耶鲁大学和马里兰大学的工作经验。”她希望把握机会在一所澳大利亚大学某得一个职位,她目前已经在那里当上了副教授。“很多人告诉我,悉尼的生活就是海滩和冲浪。”她说,“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这里的文化看似与美国相似,但却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来适应微妙的差异。这种转变并不容易。”

人们告诉我,悉尼的生活就是海滩和冲浪。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基吉·福斯特(Gigi Foster)

她来到澳大利亚时,既期待着生活方式的变化,也渴望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就像成千上万来到澳大利亚的专业人士一样,这里的阳光和沙滩对她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对很多人来说,这似乎只是生活方式的改变——来到了一个在很多人看来工作和生活都很舒适的地方。然而,很多移民却发现,这里的工作文化与他们的想象大相径庭。

1、职场习惯

尽管不像电视剧《Home And Away》描绘的那样永远阳光明媚,但温暖的气候的确让澳大利亚成为全球专业人士趋之若鹜的地方,他们希望在这里找到新的工作,然后在这个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享受触手可及的海滨生活。今年,澳大利亚为希望来到这里工作的人提供了19万个移民名额。

从美国移民澳大利亚的人不到10万,福斯特便是其中之一。澳大利亚最大的移民群体来自英国,总数超过120万。她第一次来澳大利亚是在2005年,后于2007年返回美国。她最终于5年前取得了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双重国籍。福斯特最初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工作轻松的国家,因为这里的员工离开办公室的时间早于她的预期。“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上班时间很早。到了周五,他们还会跟老板一起去酒吧。所以,实际工作时间反而更长。”

尽管拥有永久签证,但很多新移民或许还无法享受冲浪。她警告称,拥挤的交通令悉尼的通勤成了一场噩梦。为了躲避拥堵,很多员工很早就来到办公室。

你需要与上司和同事开展社交活动她还发现,澳大利亚有很多较为随意的工作方式,不必像在美国那样遵守等级制度。而在办公室之外,你还要与上司和同事社交。“如果你工作结束后就回家,那就无法升职。同事之间的关系形成了一套隐蔽的系统。”

2、难以适应

很多来到澳大利亚的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会发现这里的商业用语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别,需要花些时间才能适应。“上司跟直接下属沟通时会使用一些隐晦的方式。”她说,“作为一个外国人,她很快发现了一些细微而重要的差异。这需要努力适应。”“如果你的上司说,他们希望‘顺便’谈谈某事,你必须明白这才是对话的主要目的。”她说。同样地,“如果他们想要‘暂时考虑一下其他方案’,那就应该立刻放弃你手头的工作,然后重新开始。”

不要夸赞自己。澳大利亚人讨厌工作中的“出头鸟”,这样会降低你的威望——基吉·福斯特

她发现办公室里的人都喜欢自贬。“不要夸赞自己,澳大利亚人讨厌工作中的“出头鸟”,这样会降低你的威望。”从伦敦搬到布里斯班的詹姆斯·克里德兰德(James Cridland)也认同这种语言障碍。布里斯班人使用的很多英语单词都跟伦敦很不一样。“就连出去喝酒都要用大杯子,而不是小杯子。”他说。他原以为澳大利亚人的口音跟英国人一样,但却发现澳大利亚英语很难听懂。或许是因为那里跟其他地方距离太远的缘故。

3、假期减少

这里的常规年假只有4个星期,而法国、丹麦和瑞典等欧洲国家的年假最少5个星期。然而,澳大利亚的独特之处在于,某些雇主允许雇员将当年的年假滚到下一年。

澳大利亚市场研究公司Roy Morgan的数据显示,该国员工的年假平均只有3个星期,主要是因为企业不希望员工长期放假。公司往往要求员工在圣诞节期间使用1个星期的年假,于是只剩下3个星期,而在这3个星期中,员工实际享受的年假也只有2个星期。回家探访亲友也会浪费很多假期——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移民回一趟家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对很多移民来说,长距离的旅行实在令人难以忍受。——詹姆斯·克里德兰德

商务旅行也很费劲。布里斯班的克里德兰德是一名媒体顾问,坐飞机在他看来就像坐巴士。“我经常坐长途飞机,上周还刚刚飞了15个小时到洛杉矶参加一次会议。对很多移民来说,长距离的旅行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如果你有任何移民的想法,欢迎拨打麦克斯出国的7×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400-698-3225,或者添加麦克斯小助手微信进行咨询(maxchuguo),备注“移民故事”

本文系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