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都说在加拿大找工作难,可是对于曾经在中国外企工作过的付炯来说并不难,这次,我们就请她来介绍找工作的经验。然而更想让人们看到的是她身上的乐观的生活态度。记者从她爽朗的笑声中发现了她。她是这样一位总是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京味十足的姑娘,没有很多老移民的彷徨,也没有新移民的不安,她看起来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这正是很多海外移民缺少却需有的乐观精神。相信这种正能量的生活态度也对她寻找工作、与同事相处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受访人姓名:付炯(Jiong Fu)

来加年份:2011年

移民前职业:外企白领

目前从事职业:公司职员

入行时间:1995年

一、在加拿大找工作并非想象那样难

记者:很多人都说在加拿大找工作非常难,可你才半年就轻而易举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一定要把你找工作的经验告诉大家,这样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付炯:说起来也很简单的,就是在网上找的,一共就发了5份简历。让我惊讶的是,同时有2家公司给我打电话愿意让我去面试。我先来了这家公司面试,面试2次后,1个月后就上班了。没来加拿大之前就听说加拿大工作很难找,尤其是找回原来的专业,可自己试过了才发现其实没有那么难的。

记者:你算是很幸运的了,听说你这份工作不错?

付炯:我现在在一家西人公司做采购(buyer)。这家公司原来是一家加拿大小公司,2011年卖给了芬兰的上市公司VAISALA INC.。VAISALA成立于1936年,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环境和工业测量仪器公司。产品主要是应用在气象和水文领域、航空系统、国防部门、道路、气候和能源部门以及生命科学、高科技和建筑自动化。全球1400名员工,我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个国际性大公司员工了。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加拿大?

付炯:2007年的移民纸。2008年第一次短登,用春节一周的假期好好地领略了东部的冰雪,然后继续选择留在中国。一直拖到2011年3月份才决定长登。

记者:听说你曾在中国的世界前500强公司当个主管,算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是什么特别的原因让你选择还是来了加拿大?

付炯:为了更好的环境吧。而且只是想到处看看,没有特别的想法,我和许多移民最大的区别不是为了孩子,因为我还没有孩子。就是为了不一样的生活。北京天天开车就天天堵,像个大停车场;如果坐地铁,人太多了。我妈妈形容得特别形象:”人粥”。看看那些头,我就头晕了。还有就是空气啊、水啊,基本就这些。本来是想去蒙特利尔看看,结果发现还是温哥华气候好些,我征求了我爹妈的意见,然后和我老公商量的结果,和所有普通人一样,我选择来温哥华蹲移民监,他在国内继续工作,支撑家庭日用开销。

二、写简历的关键点:简单明了、目标明确

记者:你只发了5份简历就有2家通知面试,可很多人发了几十、几百份简历最后还是没有接到面试电话?能说说你是怎么写简历的吗?

付炯:我觉得简历很重要,一般好的单位都收到简历一大堆,看都看不过来,更别说一份份地去仔细审核了。所以你的简历要能一下子抓住他的眼球,这才能脱颖而出。写简历这个事情说起来很幸运。我的简历在中国被2家猎头公司改过了。在被猎头公司改过的简历上我简单改了地址、电话。然后,我发现猎头公司改的简历是按照经理LEVEL写的,我把管理人面,我侧重了采购计划、库存控制,强调了原来的工作经验是全球供应链上具体负责中国这个点的全部流程操作等等,细节清晰。这样简历简单明了,告诉雇主,我的目标,我能做什么,雇主看起来条理清晰,自然雇主愿意多看两眼,人家也愿意给你打电话,试试看,你到底行不行了。

记者:看来你写简历的关键点在于两点,第一是简单明了,第二是目标明确。然而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有好的工作履历才能写出东西来吧?

付炯:过去的工作履历要和老板对脾气。在中国的时候,我分别在HP 和MOTOROLA 都干过,这两家公司都是着名的电子企业,而且我都是做供应链管理方面的工作。工作内容涉及到计划、采购、物流、库存、运输等多个方面。

三、面试要诚实加自信

记者:能谈谈你面试的过程吗?怎么那么顺利就通过了呢?

付炯:在面试的时候我非常诚实,表述事实。面试的过程很有意思:在我非常诚实地表述自己的英文能力属于中等的时候,老板也附和着说:”其实英文不是最重要的,工作可以沟通就可以了,关键还是技能,你的英文足够用了”然后我们俩人互相对视就哈哈大笑起来。他问我,明天来上班吗?我说:那好吧。第二天,我就重新开始了温哥华的白领生涯。

记者:这一点我想申明一下,西方文化讲究直率,你要是过分谦虚,对方会真的相信你不行。好在你的实际对话证实了你的英文水平不那么差。

付炯:幸运的是,老板也是菲律宾的移民,都是移民,都是亚洲人,所以大家互相都有认同感吧。要是本地西人,恐怕会真的认为我的英语是中等了。

四、在中国的外企工作经验有助于加国发展

记者:你在中国国内就在外企工作,对比在加拿大工作,感觉有什么不同?

付炯:在中国的时候也是西人公司的管理制度,不同的是在北京都是中国同事,聊天说中文。在温哥华,都是西人同事,聊天说英文罢了。但工作语言全都是英文。所谓的INTERNATIONAL公司的管理制度、理念、文化基本相同。非常尊重人性,公平竞争。差距不大。在加拿大工作,工作内容简单多了,毕竟不是管理层,很多管理的内容涉及不到,具体工作比较简单。在中国就不同了,方方面面需要协调处理的事情复杂得多。工作压力还是在中国大,毕竟是1个人操作整个供应链的环节。在这里仅仅负责采购,也就是BUYER,买东西罢了。

记者:在一家全部都是西人的公司里工作,和同事好相处吗?

付炯:在和同事相处方面,加拿大这里就孤单多了。但在中国国内的外企如果不是经理层面的,普通员工之间的关系也很简单。在这里我想鼓励原在中国外企工作过的人增强自信心,你能在中国外企干好在这里也一定能干好。

记者:用你在中国外企工作的英文水平,在加拿大能适应吗?

付炯:一般工作和生活能应付,但有些开玩笑听不懂,只好跟着傻乐。上班的时候就1个人对着电脑,沟通交流不是很多。聊天也就是问问周末去哪里玩,平常玩什么,根本聊不深。而且工作时间越长,发现文化差异越大。举个列子,今天才发生的。上午收到一个邮件,邮件正文是:” I have a few free tickets to give away for this show at the Rickshaw theater.收邮件的时候我根本没仔细看,以为什么演唱会,后来盯着屏幕看了半天,发现WHIGS这个单词不懂。马上去GOOGLE才明白WIHGS是辉格党的意思。然后”辉格党”又不懂了。继续Wikipedia解密:原来是英国自由党的前身。1839年辉格党改名为自由党。这到底是什么聚会,我还是不那么明白,幸亏是看邮件,这要聊天根本不知道人家说什么。所以啊,和西人同事接触时间越长越发现文化差异,作为新移民的我们,想融入西人的圈子很难。

五、活着就要开心

记者:这里1年多的业余时间,你自己1个人都是怎么过的?

付炯:我有很多朋友啊。朋友有几部分,一来我就参加了中侨的志愿者,认识了现在最好的朋友张小君,我们两个人情况很类似,所以来往非常频繁。她也是个乐天派,我们两个人每天都傻乐傻乐的。二来我参加教会活动,当然在北京的时候就信主了。教会有很多来自台湾的朋友。再来有很多原来在外企的同事,因为FACEBOOK和微博,陆陆续续找到了很多。所以业余时间很忙碌,很开心,很多人有孩子没太多时间,可是单身的人就总是可以有时间凑在一起,聚会、爬山、打球,有很多饭局哦!

记者:看你总是开开心心的,现已到了温哥华日短夜长、阴雨连绵的时节了,一些人又开始忧郁了,你有没有特别的开心秘诀?

付炯:快乐是一种能力啊,这个和是不是在加拿大没太大的关系,和天气也没有关系。很多人一到阴雨连绵的时节就忧郁是因为自己的心情。在北京我也很开心,这和北京拥挤不拥挤没关系的。在温哥华还是很开心,有工作,有未来,还有很多好朋友啊,当然开心了,哈哈。

记者:作为一个新移民,你对你的新生活有什么感受吗?

付炯:现在的新移民和过去十年前来的移民有很大的区别,作为技术移民的我们,英语能力在工作层面的交流没有太大问题。我们又赶上了中国2000-2010这十年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代,大部分来的技术移民手头也开始宽裕起来,所以大家能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要怎么样的生活。来了温哥华以后能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当然仍然有90%以上的移民还是为了孩子。看待加拿大,我们这些新移民的角度会更加的客观。针对未来,大家都有更清晰的定位,这样我们的心态非常积极,目标明确,每天都很充实。

记者:是准备拿了国籍以后回流,还是选择留在这里继续加拿大生活?

付炯:没有具体的规划。人生处处是惊喜!不论是在什么地方生活。其实在哪里生活不是最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和谁一起生活!我和我老公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我们没有因为一定要留在哪里有歧义。我们俩人觉得哪里都一样的好,不论是我们留学的法国西部小镇,是拥挤的北京,还是悠闲的温哥华,只要我们俩人在一起就行。我觉得中国也挺好的,所以拿不拿国籍的事情还得再想想。

记者:对比北京和温哥华的生活,你觉得哪里更适合你?

付炯:虽然在北京能看到绵延交错的混乱车流,你也可以从喜欢唠叨的出租司机口中感觉到无尽的抱怨和对国家命运的猜测,我还是喜欢北京。回想北京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谈论政治和名人八卦,在三里屯VILLAGE北区的户外,好不容易抢到一个位子,晒着太阳,吹着寒气逼人的大风,看着一堆带着墨镜的型男靓女,偷听他们来路不明的可靠消息,这样一堆穿时装背名牌包的男女老少优雅地坐在时髦的消费场所聊着忧国忧民的话题,着实让我有强烈的行为艺术之感。那儿有798工厂,尽管充斥了无数商业的味道。那儿有各种各样的博物馆、美术展览,各种形式的演唱会、话剧表演。那儿还有悠悠历史感的皇城根、后海、恭王府,还有那些各种摩登各种拥挤。它就是活灵活现的一个地标。北京有着难以抗拒的魔力。

记者:感觉温哥华呢?

付炯:当思路被拉回到温哥华的时候,我能想到的都是自然的壮美,安静悠闲的日子,浓浓的咖啡,唯美的四季,樱花满地的春天,灵动灿烂的夏天,五彩斑斓、落叶缤纷的秋天,无穷无尽的雨季,带着无数诗意的冬天。内心真正的平静和淡定是在温哥华。无法比较孰是孰非,哪个更加好。非常客观地说:北京有它的城市灵魂,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如同温哥华也有自己城市的思想,同样有不好的地方。每个城市都是独特的,每个地方都是充满惊喜的,重要的是看你自己在这个地方撒下了多少情感,怀有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真正地生活过,经历过。我就是想体现一种正能量的精神!

记者:非常欣赏你的”快乐”、”正能量”、”乐天派”这些话语,希望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