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故事主人公, Benjamin Giaimo ,中文名笨夯,他今年29岁,是美国芝加哥人,现在在北京读博士。虽然是标准的西方人长相,但你要是问他母语是啥,大概率他会告诉你是汉语,带点陕西口音的那种。倒不是因为汉语比大山好,而是英语比较差。哦哦还有还有,他在人大读博士,精通中国哲学,业余爱好是给中国学生上国学课。

音频链接:我是美国人,我在中国教论语 

—下面是本期故事的全文—请配合上方音频食用
一.「笨」是个好名字
我英文名字叫 Ben,后来我问一个中国朋友,这个 Ben 在汉语里面啥意思?他说这有好几个——本来的本,奔跑的奔,还有笨蛋的笨,我一眼就相中了「笨」。于是我问他我能不能就叫笨,他说不行,实在要叫这个名字,必须得再加一个字。那我就叫笨夯(bèn)吧。不开玩笑,我的硕士毕业证上也是这个名字。

△ 笨夯与雍和宫住持胡方丈(右二)合影

二.我英语真的不好
我小时候是个一点都不爱学习的人,尤其不爱学英语,我觉得这跟有些人不爱上语文课是一个道理。甚至我从小到大就没有把一本完整的英语书看完过,从来没有。高中每次要考试的那些书我都不看,我就是根据听课的记忆,自己想象这本书应该讲的什么内容——然后就去考试了。我爸爸是歌手,我妈妈是舞蹈老师,他们就说你必须得去参加合唱团和体育队,作业可以不写,书也可以不看。

△ 笨夯在白云观留影

三.「忍者神龟」
我学会说的第一句汉语是「忍者神龟」,我是它们的超级粉丝。那是一帮在大学里认识的中国留学生哥们儿教我的,那会儿我还在美国。和他们混挺好玩儿的,我还学会了说「祝你好运」、「晚安」,还有「三角游泳裤」。快毕业的时候有一个中国朋友说我应该去中国找他们玩,我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挺靠谱。因为我们大学和陕师大有合作关系,只能来陕师大,我就到陕西来了,先学一年中文再说。

△ 笨夯在少林寺旅行

四.我是个怪兽
妈呀,我刚来中国的时候感觉世界都崩了。到了陕西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因为我学过的那些普通话完全用不上,人们说的都是一个我根本没有概念的东西——方言。我在美国学了一句:「你在做什么?」到中国我一次都没有听到人讲过,别人也听不懂我说这句话。我的世界里只有「撒?撒意思?」和「你弄撒咧?」天呐,我学的普通话去哪了?有人说吗?哦对还有热水,我也是很服气的。我从来都喝冰水,没有喝过热的,中国人不仅喝热水,还一边吃辣的一边喝热水。为了缓解看不懂菜单带来的恐惧,我找了一家素包子店,天天去。澡堂就更不要说了,大家一起洗,从来没见过。…

△ 笨夯在中国的生活

刚开始真的很难受,一点都不适应,听不懂,不了解,有一两次我是真的想回去了。那次我特别难受,随便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坐在那里哭。突然,十来个阿姨和叔叔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对着我兴奋地大喊大叫,像是在逛动物园一样。「你看那个!他好像是个怪兽!」「哦不是不是,是个洋人在那边!你过来看看!」 
五.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大概到第三个月、第四个月,就慢慢地明白了一件事——我是在中国,不是美国。我要过中国的日子,要完全变成一个中国人,才能舒服地在这边生活。于是我真的跳出了自己的舒适圈,我开始过中国大学生的生活,还开始好好学习。我非常认真地每天看书,每天背很多单词,写很多汉字。我开始找到状态,因为我不仅想融入,我还想探索更多。我在学习的时候就在想,这些文字是怎么来的,除了背诵课文我还能怎么学?我请教了一个中国朋友,他说你想弄清楚这些你必须得研究甲骨文。

△ 笨夯在陕西师范大学穿着汉服拍硕士毕业照。当时,他是全校唯一的一个欧美留学生,也是全班唯一一个男生。

 

六.我是不是投错了胎?
说起来这个事情太奇葩了。我想你应该还记得我的中学时代和书本是没啥关系的,我甚至没有完整读完过一本英语书,很多单词我都是会说不会拼。但是当我在陕西第一次看到甲骨文的时候我惊呆了,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真的,感觉我在哪见过这种文字。「一看就很熟悉,很亲切,有一种归属感,觉得这种文字可能是我自己的。」后来我买了一个甲骨文字典,天天翻,天天看。看了一两年,开始读硕士。

△ 戴着雷锋帽的笨夯

七.蜘蛛侠和君子
我后来的硕士专业就是古文字学,专门研究汉字,在研读儒家经典的时候,我接触了中国哲学。我惊讶地发现几千年前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思考的问题,竟然和我在大洋彼岸的很多成长经历和思索不谋而合。我很开心,因为我会在学《论语》的时候想起在家里和爸爸妈妈相处的细节,会在学《庄子》的时候想起小时候做梦的经历。当我发现我可以把中国哲学和生活真正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学习不再是一件有负担的事情了。那天上《尚书》课,老师说笨夯你来读一段,给我们翻译一下这句「柔远能迩」。一般中国学生会翻译得特别正式,但我就说这句话意思是让各个部落好好玩在一起,好好开 Party ,嗨起来。嗯嗯,我真是这么理解的。

△ 笨夯主持的一场关于佛教文化的分享会

不然我不会把《论语》翻译成美国的俚语,还把君子解释成蜘蛛侠。你别笑——「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就是没有人知道我做了多少好事,帮助了多少人,我也不会难受,不会生气,这不就是一个君子的行为吗?美国的蜘蛛侠、蝙蝠侠、忍者神龟不也是一样吗?没有人知道蜘蛛侠是谁,但是他每天帮助多少人,每天救多少人的命。这就是君子的精神。 
八.我教不了英语,只能教论语
研三的时候,陕西师大的汉学院邀请我开了一个课程,教中国学生国学,那是我第一次教课,反响很好。后来我就开始各种作讲座,好玩的那种。因为我想让中国人知道外国文化是什么,并且可以通过中国的文化去让他们理解外国文化。后来我回美国一年,又在在北佛罗里达大学,我本科毕业的学校,给他们讲了一年的国学。实话说比教中国学生难多了,对于他们来讲比较难懂,但是我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 笨夯给其他留学生科普中国历史常识

九.多元与融合
也是机缘巧合,我在美国认识了几个国学圈的老师,经过他们的推荐我来到人大读博士,专业是中国哲学。我们班特别有意思,有我,有个马来西亚的比丘尼,就是尼姑,还有好多中国的佛家法师,画风非常清奇。更有意思的是,我还遇到一些中国的牧师和神父,他们给我讲一些基督教的东西,我觉得还蛮有意思。不过后来确实发现有些颠倒了,一个中国人给我讲基督教,而我作为一个美国人给中国人讲儒家思想。时代真的变了,世界现在多元了,现在就是这样。我已经十年没有看过英语书了,全都是汉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

△ 不久前,笨夯以人民大学博士研究生身份出席的一场学术研讨会

我们的采访快结束时,笨夯提到,他第二天要去见一位研究中国礼仪的清华教授。几天前,他还跟着几位道士朋友去了趟白云观。他觉得在中国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奇妙,不断有新的事在发生。退回十年前,他万万不会想到,将来有一天,自己会穿着皱巴巴的道袍,念着之乎者也,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如鱼得水。这是命运,是缘分,也是属于他的道法自然。

如果你有任何移民的想法,欢迎拨打麦克斯出国的7×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400-698-3225。

本文系转载自公众号故事FM(已获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