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我移民美国。那晚,当我只身一人带着孩子,降落在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时,我们四目相望:“妈妈,我们现在去哪儿?”“去新家。”我说,但我心想:“我们现在要在美国‘漂泊’了。”

女儿8岁的时候,我离婚了!离婚的原因,和很多家庭一样,长辈干涉过多,对孩子教育有分歧……心如死灰还是重新开始,我开始学会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让它在我的每一次决策过程中占据重要的地位。

那个夏天,女儿从国外的夏令营回来,原本受到父母婚姻影响,变得郁郁寡欢的女儿,突然活泼开朗起来。我看到女儿从机场巴士跳下车的笑脸,不由自主地说了声“真好”,现在我对此依然记忆犹新。

重拾笑容的女儿说起美国的蓝天,说起美国的小伙伴,那种开心油然而生。一直以来,在我的内心,对故土的概念并不重,我心安处便是家,我和女儿在一起就是家,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

自由地接受教育、自由地选择生活、自由地漂泊,这种对自由的渴望再一次向我袭来。第二天,我就向新通移民去咨询移民美国的事宜。我做决定很果断,很快选好了投资项目,准备好了钱,等到绿卡获批。

登陆前,我们去了几趟美国,去看了新通帮我事先找好用来过渡的出租房,联系好了女儿的学校,这样一来,我和女儿去到美国,有地方住有书读,我再慢慢地看房子买房子,找一些合适的工作。

来到美国后,我除了买了一套心仪的房子之外,基本上一事无成。2年时间,没有社交圈,没有找工作,吃着老本……生活无趣的很,买东西,去沃尔玛;吃饭,去subway;买家电,去Bestbuy;买衣服,去GAP;买鞋子,去Nike……重心,就是每天围着孩子转。

我的隔壁邻居,也是一个离异的女人,养娃的方式很轻松,忙着自己的工作,一对儿子自己在湖边玩耍,从玩具桥上摔下来了,爬起来继续玩;下雨小儿子还出去玩,弄得衣服裤子全湿了都不管;孩子们去河边玩皮划艇,也不看着。她自己却可以每天下馆子喝小酒,和朋友聊聊天,有自己自由的生活。我,在美国的生活,就像是底层。

于是,我开始改变,我开始重操旧业,做翻译。在美国,做翻译竞争太大了,几乎很多人都会英文以外的起码一种语言,但幸运的是,我努力了半年,成为了一名自由译者,为生物科技公司等提供翻译。在美国,一些比较难的语种译员,可以轻松拿到六位数年薪,我译中文,作为爱好,收入差不多小康。

不过重要的是,我结识了一些朋友。2012年,我和工作中认识的华人一起参加了新春团拜会,这是我第一次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热闹的感觉。

和中国的朋友聊起,她们对美国的印象,停留在电影中的美国,处处不夜城,梦想斗志。但是,我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有了不少朋友后,如今的生活,依然是寂寞与平静。然而,在寂寞的外表下,内心却不空虚。我做着自己喜爱的工作,和喜欢的朋友一起喝茶聊天,招待来美国旅行的中国朋友,以前虽然有一丝苦涩,但现在真的很充实。

朋友越来越多,我越来越忙,女儿也长大了,我也开始放心像美国人一样“放养”。我现在酷爱钻研美食,左宗棠鸡、果塔饼干、奶油蛋糕……

有一次在家开派对,我想做个与众不用的榴莲烤鸡招待她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美国买到一个马来西亚榴莲,新鲜出炉,我的美国邻居第一个尝试,她先舀了一勺烤鸡肚子里的榴莲闻了闻,说像洋葱的味道,随后尝了一小口,感觉还不错,紧接着第二口第三口……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开心。

有时候,女儿会带她的同学们来家里,我会给她们做一些新菜品,每次看到这些大小孩们各式各样的表情,我都觉得很有意思。有些大小孩还会问:“中国男人现在还梳着辫子吗?”我会跟她们讲讲中国的历史,给她们看看我小时候的中国,和我女儿的小时候的中国。

女儿说:“妈妈,你来美国之后做了很多在中国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是的,如今我终于可以体会到我移民美国的初衷——自由。如果你有任何移民美国的想法,欢迎拨打麦克斯出国的7×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400-698-3225。

本文系转载自网络,移民故事网诚意推荐,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