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绍文,南海九江人,1933年出生,44岁移民美国后白手起家,从建筑工人做起,最终成功打入美国建筑界,并在装修行业创下不俗业绩。70多岁高龄的他目前担任旅美福荫堂书记长、世界南海联谊总会副会长,为南海的发展继续发挥余热。

近日,在九江镇侨联,笔者见到了传奇的南海旅美乡亲吴绍文。说他传奇,不仅仅是因为他44岁才走出国门的勇气,更因为他闯荡美国,在美国建筑界杀出一条血路,成了第一个敢”装修美国”的中国人。

听说有客来访,一身休闲装的吴绍文特地去换了西装,并打了领带,不知这是不是他见客的习惯,不管是不是,笔者都从他如此的郑重其事中,感受到了他对人的礼貌和做事的认真。

吴绍文今年已经73岁了,在美国的事业做得红红火火,本来,他完全可以闲下来好好地享受人生,但是,为了搭起旅美侨胞和祖国之间的桥梁,这些年来,他不顾高龄,频繁奔走在美国与中国之间。

说起在美国这几十年的打拼,吴绍文说,只要肯干,没有什么事干不成的。

44岁移民美国

清朝末年,南海九江有一个名叫吴联贵的人,远渡重洋去了美国,他就是吴绍文的爷爷。吴联贵的儿子吴荫祥二十多岁时,回家乡九江结婚,生下了吴绍文。那时,吴荫祥在美国 “办庄” (经营贸易公司),手上有点钱,本来是打算把吴绍文母子接到美国的。谁知运气不好,遇到美国移民政策收紧,没去成。直到后来中美建交、”文革”结束,吴绍文才获准申请移民。这个时候的他,已经44岁了。这么大把年纪,连英语都听不懂,还去美国干什么?村里的乡亲说,你去美国做土地(等死)啊?

买车一定买奔驰

那个时候,美国在广州还没有设领事馆,吴绍文只能到香港申请签证,并在香港堂弟家住了三个月。想到此去美国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吴绍文内心怎么都平静不了,特别是从社会主义的大陆来到资本主义的香港,耳闻目睹的种种,令他的思想经历了一次巨大的震荡。在九江,他曾经做过人民教师,对社会和人生,早有自己的经验和看法。他想,美国和香港是一样的吗?我到了美国,应当怎么样才能活得更好?

有一天,堂弟带他到浅水湾去玩,途中,堂弟随手指着路边一辆车说:”这是奔驰,靓车来的,你唔识吧?快去拍张照片啦。开奔驰的人,非富则贵。”堂弟无意间的一句话,在吴绍文心中激起了巨大的波澜。那时候,许冠杰唱的一首歌正在流行:”我地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为钱币做奴隶……人必须旨意自己创路途,快去奋斗你实会攀得高,你要坐奔驰靠自己个脑”……这首歌对吴绍文影响巨大。他想,我这么辛苦移民去美国,要不创一番事业出来,不是白去了么?我不做奴隶,我要靠自己闯出一片天。他对堂弟说,”你等着,我去到美国,买车一定买奔驰!”

吴绍文不是”吹水”讲大话,1986年,他开着奔驰450回九江,那是他移民后第一次回家乡,经过十多年的奋斗,他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做了一个油漆工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吴绍文带着大儿子到美国,原本就是作好了捱苦准备的,虽说他父亲在旧金山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按理说他此去是要继承万贯家产的,可是,命运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等他到了美国,摆在面前的现实是,父亲因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他到美国来不是享受父亲创下的财富,而是来尽为人子女的孝道。

自己这么大把年纪做什么好呢?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语言不通的问题,到学校苦学英语。这期间,他认识了不少华人同学,大家在一起时,便互相交流各种打工信息。一大把年纪,却什么都不会,做什么好呢?曾在家乡做过人民教师的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到美国的第一份工,竟是帮老板守肉铺卖猪肉,这一干就是三个月,那时他甚至想哪一天自己也开一间肉铺,谁知一问吓一跳,要想开肉铺,起码得15万美金的本钱。他上哪儿弄那么大笔钱去?肉铺自然是开不成了,那么,就这样帮人家卖一辈子猪肉吗?显然不是上策,思来想去,他选择了到建筑公司去做小工。为他介绍工作的朋友说,见工的时候,要装着有经验的样子,这样见工成功率会高些。可是,真到了见工时,吴绍文还是没敢骗老板,而是老老实实说自己什么都没干过。老板看了他一阵,问他想干什么,他选择了刷油漆,”因为我认为那是最容易学的”。那时,刷一天可挣到12美元。

既是老板又是工仔

吴绍文不甘心一辈子做打工仔,他这辈子还想开奔驰呢,因此,从油漆工开始,到木工、水电工,所有的建筑工种,他都是用心在做,在钻研,真到完全掌握了整个建筑装修的流程。

因为活干得快又干得漂亮,才一年多时间,他就成了40美金一日的大工了,没过多久,老板又升他做了经理,手下管了人不说,工资也涨了一大截。本来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大喜事,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对老板说,只做半年,做满半年辞职。老板以为他嫌工资低,想加薪留他,他摇了摇头,他说,这不是工资高或低的问题。

是的,这不是工资问题,而是理想,是信念,他要在美国干出名堂,必须干出名堂!

半年后,1980年10月31日,吴绍文辞职走人,接连又做了两家大公司,他给自己规定,每家公司只做三个月,时间一到立即走人。不为别的,只为”偷师”,三个月的时间,他将那两家建筑公司的运作全部”偷”到手。

机会总是垂青于有准备的人,1981年的时候,有人给吴绍文介绍活儿了。”记得我头一次自己接活做,是帮人油房子外墙,我既是老板又是工仔,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搭公共汽车,去雇主家,一直要干到天黑了,看不见了才收工。那个累啊,真是无法形容。但心里却是极兴奋的,我做了十天,得了2000多块钱,是打工的十多倍。”吴绍文至今说起这事,都禁不住内心的激动。

为了赚美国人的钱

万事开头难,只要开了头,就可能一发不可收拾。活多了人手不够,吴绍文就和工友合伙开起了公司,专门给当地华人做装修。后为,他独立出来”单飞”,一边帮人干活,一边考建筑执照。

“因为在美国搞建筑必须有执照,没有执照是做不大的,只能在华人圈子里小打小闹。”吴绍文说,当时,华人的小公司很多都是无照经营,违法不说,主要是没法做大做强,更不可能进入美国的主流社会,真正地赚美国人的钱。为了赚美国人的钱,吴绍文白天工作,晚上上课,因为英文水平有限,他考试的时候还雇请了翻译帮忙,这样考了两次,终于拿到执照。

杀入美国建筑业

1988年,打拼多年的吴绍文已攒下了十多万的家产。大儿子吴潜斌建议他把钱拿出来,打入美国主流社会。吴潜斌说,不能光在华人圈子里转,这么多的华人公司,为什么没有一家能赚美国人的钱?

吴绍文当然知道儿子说的是事实,华人公司一年到头都只做些装修厨房这样的小生意,像修建大酒店的工程,从来都没华人什么事。他想,他得在美国吃一口螃蟹。吴潜斌已经为他算好了:第一年亏7.5万,第二年亏4.5万,第三年不亏,第四年开始赚钱。

吴绍文信儿子更信自己的能力。可是,怎么样才能在美国人开的建筑公司里分一杯羹呢?想到来去:先亏本,以行规一半的价钱低价杀入,把信誉做起来再说。

在这种思路的指导下,他先给一家美国建筑公司做外包工程,一年下来亏了3.5万。”看到那么辛苦赚来的钱就这样不见了,真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过还好,比我个仔预算的亏得少。”吴绍文笑着说。也就是这一年,他抓住了一个机会,得以杀入美国建筑业。

“装修美国”的中国人

当时,一家大酒店正在装修期间,就有客人要订房开会,酒店老板想赚这笔钱,于是提出提前2周完工,可是,美国建筑商不干。酒店老板急了,跑来酒店问做外包的吴绍文能不能赶工。吴绍文说可以,但有条件,第一,酒店装修由他掌管,第二,酒店和那家美国公司解除合约,直接与他签约。老板高兴坏了,马上点头照办。

吴绍文签下”军令状”后,把40多名伙计分为三班,年老的上白班,中年的上中班,年轻的上深夜班,24小时开工。酒店老板见吴绍文真能干,又想再提前一个星期,并不惜加工钱。

从此,吴绍文绕开美国公司,直接承接美国人的酒店工程,改写了华人在美国建筑业的历史。成了第一个敢”装修美国”的中国人。

这个时候,那个被退了合约的美国建筑商气得要命,因为他从没想到过可以把工人分为三班日夜开工。

“鬼佬”为他打工

现在,吴绍文的建筑公司主要由他的小儿子打理,在美国6个州,有他正在开工的9个工地,为了搞好这些工地,小儿子隔几天就要坐飞机跑一个地方。在他的公司,还有三个美国人为他打工,一个打理业务,一个搞预算估价,还有一个工地管理。”我给他们的月工资是7000美元,和美国公司的差不多。他们也很落力帮我。”吴绍文说。

关怀老人关爱孩子

在九江,有一块旅美南海福荫堂买下的土地,土地是用来安放骨灰的,而骨灰的主人,则是那些没有钱,没有亲人的旅美南海乡亲。旅美南海福荫堂书记长吴绍文说,不要以为到了美国就进了天堂,不要以为美国遍地都是黄金,很多在美国的中国人其实也是很穷的,有的无儿无女,客死他乡后,如何魂归故里?南海福荫堂之所以要在家乡置下一块墓地,就是为了让这部分人能回到家乡,入土为安。

旅美南海福荫堂不单关怀老人,也十分关心华裔儿童的成长,创办了86年的南侨学校,就是一间专门教中文的学校,所有旅美南海乡亲的子孙,在那儿读书都不用钱。吴绍文是该校校监,他说,为了让南海子弟得到正宗的中文教育,他们请有教师,全都是师范大学或教育学院的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