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后台有些朋友问到这边的医疗,这篇就写写我去年经历过的一场手术,来了解一下日本的医疗制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听力越来越差,对工作和生活影响有些大了。一直想着去耳鼻喉科检查一下,去年四月的时候,项目组的同事李桑因为花粉症复发要去耳鼻喉科,李桑的日语说的非常好,趁此机会正好一起,可以帮我翻译。

日本的医院分两种,一种是大医院,类似国内的协和同济之类。另一种是私人专科诊所,比如牙科诊所,耳鼻喉科诊所,骨科诊所,儿科诊所,消化科诊所等。一般哪里不舒服都是就近去相对应的诊所诊治,如果情况严重,诊所解决不了的话,就会给你写介绍信,推荐你到大医院就诊。有些私人诊医生的医术也非常不错。

这次我和李桑一起去的是品川附近的一家耳鼻喉科诊所,告知医生我听力不好,医生帮我检查后说,左耳鼓膜没有,右耳耳膜穿孔。难怪听力这么差。

住院时拍下的东京塔

要想恢复听力,需要做一场手术,住院一周左右。这边没有住院环境,如果需要治疗的话,我给你写介绍信,介绍你到大医院。治不治?我说,治。中间省略李桑帮我翻译的过程。

给我推荐的是新桥附近的东京都慈惠会医科大学附属病院,术后和朋友聊起才知道这是一家很不错的医院。打电话预约了去医院的时间,只能平日过去,周末休息。这里顺便提一下,日本的医院银行邮局等机构都是平日上班,周末休息,只有部分诊所和少量邮局周六上班。而大医院周末也有人上班,但是仅限于住院部和急诊科室。这样的制度会让人觉得很不方便,办个事都要请假。

去慈惠医大,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帮我初诊后,约了下周主治医师再诊。

又一周,来到医院,主治医师姓茂木,帮我检查完,茂木医生说,左耳比较严重,需要做一个大的手术,右耳情况好一些,做个小手术就可以。你可以选择先后分两次做这个手术,中间间隔一年时间,或者同时做。我问哪种比较好,他说,同时做比较好。好,那就一起做。

手术前一周,需要做一次体检,检查身体的各项指标能不能做这个手术。住院时间定在5月14号,周一,手术时间定在周二。体检时间定在前一周的周一。告诉医生,现在我一个人在日本,住院手术有没有问题。他说,住院第一天,和手术那天能来一个朋友吗?我说应该可以。和医生沟通这么多,其实以我当时的日语水平是很吃力的。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和公司总务提了一下,五月份需要请了一周假。总务问,干什么。我说住院做手术。很快,公司社长(就是公司老板)一个电话打过来,问我什么情况,我把大概情况说了一下。社长很激动的说,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公司说?万一手术期间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国内的亲人交代?这样,体检那天我没有时间,公司出一个事务,帮你去做翻译。住院那天和手术那天我都过去医院,你把医院地址告诉我。在这之前,和一个初中同学也说好,那两天她会去医院。

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两天需要朋友过去了。住院第一天,需要办理住院手续以及护士会给我介绍住院部的各种设施,可能担心我会有沟通问题。第二天手术期间是全身麻醉,整个过程出现什么异常情况是无法预知的,万一出现事故,全麻状态下的我是不能做任何决定的,所以需要一个亲友帮我做出决定的。

体检时,麻醉师和茂木医生分别告诉了我一些手术细节以及手术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异常状况。

右耳手术是取下右耳鼓膜的一部分,使用粘着剂粘着在鼓膜破损处,让其自然生长。左耳的鼓膜已经没有,会从我左耳侧后方的头部切开一道口子,取出一块组织,粘着到鼓膜位置,替代原来的鼓膜,把听小骨切下一小块,和鼓膜粘着到一起。头部切开的位置大约5厘米,伤口不缝针,也是用粘着剂让伤口闭合生长。

手术过程中为防止失血过多,还会给我输血。虽然日本在输血方面已经做到了世界顶尖水平,但还是有可能会出现意外情况,要做好心理准备。

复杂的描述,全赖公司同事的翻译。当天体检结果就出来,医生告诉我各项指标达标,可以做这个手术。

住院那天早上和同学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医院给了一些资料,其中有一个关于高额医疗费用补助的介绍,打印在一张A4的纸上,毫不起眼,记得先前医院也给过我,一起给的资料很多,懒得看,就丢一边了。这次,同学特意跟我强调说,你出院后,在这个月底前去区役所开一个证明拿去医院,就能减免一部分医疗费用。好,记住了。顺便说下,整个住院手续办完,没有交一分钱,只是出示了一下健康保险证(就是医保卡)和再留卡(类似于居住证)。

手续都办完了,同学呆了一会儿就去上班了。中午刚从缅甸赶回来的社长也来医院看我,护士带着我们,给我们介绍了我们这一层楼的各种设施。我选择的是四人间,用窗帘隔开。病房里面有厕所,外面公共区域有能淋浴的小浴室,和可以泡澡的大浴室,需要使用的话,早上在小白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预约的时间段,每人大约半小时。还有投币洗衣机烘干机等。每个人的病床边都有一台电视和一个小冰箱,需要买卡充值使用。住院期间一日三餐由医院提供。

我住院的病床,电视下面就是小冰箱

病房外的走道

周二中午十二点半做手术,十二点就把我推进手术室,点滴注射全身麻醉,只记得医生喊了我名字两声我答应了,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到医生把我叫醒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脸上带着氧气罩,手上插着点滴管,头包的跟木乃伊一样。社长和同学都在病房等着我。医生告知,手术很成功。

医院的探视时间只能到晚上八点,他们也很快回去了。那个晚上感觉特别漫长。第二天护士给我拿了一些止痛药来,告诉我如果伤口痛的话,可以吃,不痛就不要吃。后来才知道这些药是医生开好,护士帮我去医院隔壁的药店买的。

这里说说日本医药分离制度。医院或诊所的医生负责看病,开处方单,是不会卖药的。你可以拿着处方单去外面卖处方药的药店买药。药店有两种,一种叫药妆店,主要是卖非处方药,比如感冒药,退热贴之类的,还有保健品,比如钙片,骨胶原,DHA等,还有沐浴液,洗发水,普通的护肤品,化妆品,奶粉尿不湿等。另一种叫药局,是卖处方药的。医生给你开的处方单,你可以拿着到全国的任意一家药局去买处方药,药价全国统一。而有的比较大的药妆店里面会有药局的功能,门口会放有“处方药受付”的牌子,就是可以买处方药的。和看病一样,买处方药健康保险可以报销70%,而买药妆店的非处方药及保健品等,都需要全部自费。个人感觉处方药非常便宜,而且疗效很好。

之后的一周里,社长和同学也多次来看望慰问,买的吃的喝的太多,最后只能放在冰箱冷藏了。医院给我送饭菜时,会附带一张菜单,把这个星期每天三餐的菜单打印了出来,每餐的定食(类似于国内的一个套餐)都有两个种类可以选择,面食和米饭类。开始没有在意这个菜单,于是每次给我送饭,餐盘里都会有这个菜单,后来一次我把菜单填好,吃完饭和餐盘餐具一起交给工作人员,下一次送饭的时候,就没有这个菜单了,每餐按照我选择的送。

住院时营养师调配的伙食,包括米饭,主菜,蔬菜沙拉,水果,酸奶

手术完第二天的午餐,容易消化的乌冬面定食,包括鸡蛋汤,乌冬面,蔬菜沙拉,香蕉,鸡蛋汤是浇在乌冬面上吃的

住院期间的各种定食

营养师调配的伙食,饭菜量都比较小,饭量大的话,肯定吃不饱

身体恢复的比较快,到了预定的时间周六就可以出院了。出院这天上午护士长带着照顾我的护士来和我寒暄一下,把我的医疗费用单子给我,让我走的时候,自己去一楼的自动结算机上缴费。然后一直送我进了电梯,鞠躬,目送我离开。看了下,健康保险报销70%,我还需要承担30万日元左右(约人民币18000元),这里面包含我住院期间的所有花销,包括手术费,医药费,输血费用,餐费,住院费等等。电梯下到一楼,找到自主缴费机上缴纳了费用后离开。

到家已经是中午,第二天周日,区役所也休息。于是在周一上班前,又请了半天假,去区役所开了一个“医疗负担减免认定证”,把在留卡和健康保险证交给了区役所的工作人员,等了十分钟左右,就帮我开好了这个证明,就是一张小硬纸片,写了我的住址姓名等信息,还有比较重要的一个被保险者番号。拿到这个认定证后,再去医院的住院部一楼缴费处,跟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把健康保险证,认定证,之前缴费的领收书(类似于国内的发票)交给了工作人员,她让我在沙发上坐一会,好了叫我,等了十多分钟,就叫我过去,退了我22万日元左右(约人民币13000元),回收了我之前那张领收书,重新开了一张八万多(约人民币5000元)的领收书给我,这就是我手术住院期间的总花费。

从区役所申请到的“医疗负担减免认定证”

后来,我仔细看了下之前医院给的那张高额医疗补助的介绍,才知道这个医疗补助是根据家庭年收入来的。

政府按收入将家庭分为五类,分别是ア、イ、ウ、エ、オ,类似于英文中的ABCDE,下面就用ABCDE来替代吧。

A类是家庭年收入在901万日元(约人民币54万)以上;

B类是家庭年收入在600万-901万日元(约人民币36万-54万)之间;

C类是家庭年收入在210万-600万(约人民币13万-36万)之间;

D类是家庭年收入在210万(约13万)以下;

E类是不用交税的家庭,日本2018年1月的纳税标准是个人年收入103万日元(约人民币61800人民币)以上,E类就是收入最低,达不到纳税标准的家庭。

家庭类别不同,看病的花销上限也不同。

医院给我的关于高额医疗补助的介绍

去区役所申请高额医疗补贴认定证时,区役所给我的资料

上面两张图,分别是医院和区役所给我的关于高额医疗限额的说明,第一张图是东京都的说明,第二张图是神奈川县的说明。东京都的A类家庭月收入是在83万日元以上,那年收入就是996万日元(约人民币60万)以上,略高于神奈川县的标准,其他BCDE类家庭也是如此,毕竟东京都的平均工资比神奈川县高。

而自己负担上限额也是根据家庭分类来的。这个上限额度,两个地区都是一致的,所以我猜测这个应该就是日本全国的标准,第二张图已经写得非常明白了,我还是罗嗦一下吧。

在日本住院,医疗费用是每个月底结算一次的,像我这种只住院一周的,就在出院的时候结算。上面这个表格写的是,每个月底,自己需要承担的医疗费用额度上限。五类家庭承担的医疗费用上限都不一样,ABC类家庭需要用公式计算,D类家庭是定额57600日元(约人民币3456元),E类家庭是定额35400日元(约人民币2124元)。

而如果长期住院,超过三个月了,从第四个月开始,五类家庭承担的医疗费用上限还会再次下调。比如,D类家庭下调到44400日元(约人民币2666元),E类家庭下调到24600日元(约人民币1476元)。

也就是说,D类家庭如果有人不幸住院,并且是需要长期住院治疗的疾病,不管医院如何医治,花了多少钱,前三个月自己家庭每个月只需要支付57600日元(约人民币3456元),之后每个月只需支付44400日元(约人民币2124元)。E类家庭花销更小。

难怪我手术前后,医生从来没有问过我关于用药,麻醉,输血,手术等方面,如何选择的问题。因为医生知道你不会担心医疗费用的问题,自己只需要承担范围内的那部分,其他的全部由健康保险机构报销,所以医生也只会给你用最合适的药。

不管是公司的正社员,还是个人事业主,缴纳健康保险都是很大的一笔开支,而收入越高,每个月需要缴纳的费用就约高。收入最高的这类家庭,每个月缴纳的健康保险费用是最高的,如果不幸生病住院,在相同的医疗服务水平下,这类家庭需要承担的医疗费用也是最高的。

而健康保险是可以一人带全家的。比如一个家庭只有爸爸上班,妈妈是全职家庭主妇,养育三个孩子。那么爸爸在缴纳健康保险时,妈妈以及三个孩子作为爸爸的抚养人,可以一并缴纳,抚养人的缴纳比例很低。女儿皮皮刚到日本的时候,作为我的抚养人,健康保险跟着我走,现在作为我老婆的抚养人,跟着她走。

上面说的是成年人医疗时的健康保险报销情况。而小孩子的医疗费用是全额报销,就是儿童免费医疗,一直到十六岁。十六岁之后,报销比例就和我们是一样。

而七十岁及以上的老人看病的报销比例比我们更高,有另外一套计算公式,不太清楚,不多叙述。

出院时,茂木医生帮我预约了下个月再去医院复诊的时间。此后每个月都会去医院复诊一次,茂木医生会根据的的恢复情况,给我开一些药。每次复诊的诊疗费用都是220日元(约人民币13元),三个月后,两侧的鼓膜已经很安全闭合了。听力检查的结果也很不错,有80分左右。

但是第四个月去检查的时候,右边鼓膜上又出现几个小孔,医生告诉我是因为鼓膜收缩导致的,手术半年后,可以给我再做一次小手术。小手术可以当天回家,不用住院。

就在去年十二月份去复诊时,茂木医生帮我做了这个小手术。就是剪下一块人工皮肤,用粘着剂粘着到鼓膜上,让其促进鼓膜生长。我问医生,植入的人工皮肤,需要下次来取出吗?医生说不用,会自然分解的。手术时间很短,可能就十多分钟就完成了。

仔细看了下领收书,听力检查费用约3500日元(约人民币210元),手术费用约1500日元(约人民币90元),总共约5000日元(约人民币300元)。健康保险报销70%,自己掏30%,也就是自己承担约1500日元(约人民币90元),算下来,手术费用的花费才30人民币左右。

今年一月份再去复诊的时候,鼓膜再次完全恢复。茂木医生帮我预约的是5月份再次复诊,在这期间有任何状况,立刻来医院找他。

从去年五月份住院手术,到今年五月份复诊,每次都是茂木医生帮我诊治。可能日本的医疗制度就是如此,每个主治医师一直跟踪自己患者的病情一年以上时间,直至患者完全康复。

记得上篇文章推出后,有读者朋友加我微信,咨询来日本旅游时顺便看病,可不可以。按我的经验,是没问题的。只是没有健康保险的话,医疗费比国内贵。还有一个需要注意的是,最好提前和医院预约好时间。

前几天,做个人申告的时候,把去年的诊疗费领收书整理出来,一共12万日元(约人民币7200元)左右,医疗费用提出后,减免个人所得税34000日元(约人民币2000元)。相当于以另一种方式返还了一部分医疗费给我了。

如果你有任何移民的想法,欢迎拨打麦克斯出国的7×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400-698-3225。

本文系转载自公众号 码农在霓虹(已获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部分转载文章均有注明出处,如有侵权请告知,马上删除。